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书画摄影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热眼看江湖


□ 刘 新

  戴士和 1948年9月生于北京。毕业于北京师范学院美术系、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壁画研究生班。曾作为高访学者在俄罗斯列宾美术学院进修。出访英国、法国、美国、日本、澳大利亚、埃及、南非等国。现任中央美术学院教授、造型学院院长、油画系主任。中国美术家协会油画艺术委员会委员、中国油画学会理事、中国壁画学会理事。
  
  照鲁迅的说法,人过三十,便“灰色可掬,老态可掬,圆稳而已。”的确,一般地讲,很多人都跑不掉这个规律,以此往后推断,更是这样。所以大多数进入五十、六十岁后的“老”人,从性格、能力上都会失去年轻时的勇猛精进和鲜活敏锐。也是由于这种情况,当我们看到少数越老越恣肆、开放、鲜活的创作者时,便会由衷的心生感佩,如面对年逾九十的冯法祀先生及那些充满生命活力的作品时,我会有这样的感受。当然我这里要写的还不是冯先生,而是年轻得多的戴士和。
  
  
  
  
   说戴士和年轻,那是相对七、八十岁的人而言的。但年近甲子的戴士和,怎么讲也是逾过了中年的人。从常态来讲,好多这般岁数的人已不同程度地褪去了从前对新事物敏锐及作风生猛的劲儿。戴士和却没有落这个俗套,相反是随着年纪增递,作风是越来越硬派生辣,状态是越来越鲜活纯粹,玩性是越来越新致大方,一点也看不出“灰色可掬、老态可掬”的样子。从这个阶段看戴士和,说他入人书俱老之境,不算夸张。
  
  写生
  
   戴士和绘画的面很宽,从八十年代至今,不同的阶段有着不同的面向侧重。比如他画过恐龙,做过插图、装帧,还画过一批民国的文人艺术家。但究其主流而言,写生还是占据了他艺术实践中的大部分空间,他笔头上的精采也是在写生中体现得最充分。
   的确,在绘画方式的取向上,戴士和是偏于写生的;之所以如此,大抵是因为他喜欢这种直接、鲜活的视觉形态和表达方式。用他的话讲就是与现实生活短兵相接,容不得你犹豫、周到和修饰,必须拿出全部的激情攻其一点方能奏效。这种出于内心而非假情假义的美学诉求,使他在绘事过程中始终是按着自已的喜欢,做着各种各样新鲜、前沿的实验,“八五”时期是这样,现在也是这样。眼下的当代画坛,普遍的跟风追潮、胡编乱造、真性了无,在千奇百怪的图像背后透出的是一面面的苍白。因而在与这一片所谓的繁盛生态相对久了,会猛然怀念起那些我见过的、普通的但却令人信服的视觉方式来,譬如写生。这种方式不管其当代性如何,我以为是起码守住了创作中最本质的一些品格,那就是对艺术还存有敬畏之心,在实践中努力去追求令人信服的视觉表达和流于其中的真性真情。当然写生也强调与时俱进,也要求个人解读的独持特性。所以戴士和的艺术方式,尽管大多是以写生这种最普通、常见的绘事方式去表达他的视觉意兴,但这种普通与常见,不等于说就该是学院习性,是一成不变的老方式。相反它也有自身现代演进的艺术逻辑和过程,它也与当代文化的脉向和当代人的艺术格调保持着同步的趋势。看戴士和近几年的写生作品,该是诠释当代艺术生态中写生方式的最好版本。
  上个世纪三十年代,倪贻德先生写过一本《画人行脚》的书,表面看是记录了他户外旅行写生过程中的见闻种种,感想种种。其间的文笔,清新抒情,兴味盎然。但往深层里看实在是三十年代油画普遍侧重于写生的特质提示,倪贻德只不过是其中的一个积极分子、自觉分子。然而倪先生的行脚范围事实上只是上海附近的苏杭地区,细究起来,其行程与视野都很有限的。新中国以后, 与苏俄现实主义相辅而成的写生方式、热情进一步昌盛,其中侧重于写生取向的画家也相应出现,这个传统一直持续到今天。而且随着时代的进步,持续至今的写生传统已越来越趋于精英化、学院化。于画家来讲,这既是价值取向的选择,也是一种坚持的结果。新时期以来,当代艺术中的写生方式如何,我一直持以关注。否则现在一讲到当代艺术就排除了写生方式,一讲到写生就将其圈定在基础练习的位子上。事实上在当代艺术生态中的写生方式,已大大地改变了它原有的质性。它原有的那份基础练习的功能不再是其唯一的身份所在,写生已走在艺术表达的前沿,成为当代艺术中有效的一种表达方式和令人信服、感动的一种视觉形态。所以要叙述中国的当代艺术,回避不了戴士和就是有这方面的史观考量。也因为如此,在当代艺术过程中确立起写生方式的戴士和,并不恪守“本份”的,在新的语境下他把写生带离了原本狭小的立场,改变了它老式的观看之道和美学形态。在写生领域里,戴士和的先锋性显而易见,他在画写生过程及作品里的澄明纯粹、玩兴酣浓、神采飞扬,看着就令人提气神往。他对活现实活人生感兴趣,对市井江湖心生游兴。前年他出了一本《02 03 04戴士和笔记三年集》〔广西美术出版社2005年〕,里面生动的随笔种种,似乎就是他近年里用图像表述自己履屐的一部江湖飘记,里面的农民、小贩、学生、朋友、同事及森林高山、江河湖海、文明遗址、市井格局都写进了画家明确的态度和意兴。由此相比起来,戴士和的履痕酣意大大超过了倪贻德和他的时代。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