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戈治均故事:六十五岁成“影帝”


□ 徐林正

戈治均故事:六十五岁成“影帝”图片1
2001年,《押解的故事》荣获当年金鸡奖最佳处女作奖,戈治均荣获最佳男主角奖,傅彪荣获最佳男配角奖。这是戈治均首次获得影视奖项,却是含金量很大的“金鸡影帝”。这真是“情理之中,意料之外”。有媒体这样报道:“让我先给你一个提示——三个字:李公安。李公安有两个电影版本:张艺谋版,见《秋菊打官司》;齐星版,见《押解的故事》。这两个李公安都是戈治均演的。金鸡奖影帝是戈治均的新头衔。不知道是幸或不幸,演了40多年戏之后,65岁才拿到第一个电影奖,而且竟然是影帝!”
戈治均说:“在获奖后的好一阵子里我都感觉手足无措,不知说什么、也不知干什么好。作为一个老演员,我知道自己能吃几斤干饭。以前我演的好片子也不少:《秋菊打官司》《秦颂》《二嫫》……但都没有获奖,没想到在齐星这样一个新导演的一部小制作电影中,却会有这样意外的收获。”

2001年,65岁的戈治均凭借《押解的故事》成为“金鸡”影帝,方引起传媒更广泛的关注。1940年,四岁的戈治均随父母逃难到了陕西,由一个河北人变成了一个陕西人。从此,他在这块高天厚土汲取营养,塑造出一个个与这片黄土地紧密相关的艺术形象。半路出家、中途转行、大器晚成、千里长征等等,给戈治均的艺术人生增添了许多传奇色彩。近日,戈治均接受了记者采访。

水利和表演

我自称自己是陕西人,因为我四岁就来到陕西,今年69岁,我在陕西呆了65年了。
——戈治均
“以后我的子孙不可进入军政两界,不可依靠笔杆子嘴皮子生存,不可依靠文艺生存,一定要有一技之长。”多年以前,戈治均的祖父有这样一条家训。 戈治均祖籍河北,那年为了拥护“戊戌变法”,祖父把所有的积蓄都捐出去买了一个官,想实现自己的抱负。但还没有赶到北京,戊戌变法失败了。于是祖父就给下了这条有点怪异的祖训。
随后的日子里,戈治均的父亲和兄弟一直恪守着这条遗训。父亲就读北京医学院(北京医科大学,现北京大学医学部前身),成为一名医生。他一度担任冯玉祥将军所辖军队的戒烟院院长。
戈治均故事:六十五岁成“影帝”图片2
抗战开始后,父亲带着四岁的戈治均夜渡黄河,逃亡来到西安。很快潼关战事吃紧,他们来到甘肃平凉,在此迎接了抗日战争的胜利。一起逃难到平凉的还有著名画家赵望云,他在此生下了第二个儿子,取名赵季平(平就是平凉的意思),就是现在著名的作曲家。
1945年,抗战胜利后,父亲带着全家回到西安,依然居住在西安南城。“我自称自己是陕西人,因为我四岁就来到陕西,今年69岁,我在陕西呆了65年了。我从小喜欢的东西只有两样:画画和演戏,我父亲爱好京剧,唱歌、画画也不错。”
戈治均说:“我对西安这片土地很熟悉。西安的文化积淀很厚,所有宝贵的东西都埋在地底下了。那时为了躲避日军轰炸,西安城墙挖了很多墙洞,狼经常由墙洞进入城里。很多次,我曾经沿着城墙角的排水管爬到城墙上,那个时候城郊很荒凉。”
——西安碑林是我小时候经常去的地方。每天都有几个老头(其实是理学家)在那里辩论《说文解字》,我们不愿意午睡,就和同学在那里捉迷藏。
——画家黄胄的最早的作品,有“骑着骆驼下着雪”的,就是在西安碑林画的,我是看他画的。
——我住的地方,离阿房宫电影院、民光电影院都很近,很多电影都是在那时看的,如《魂断蓝桥》《出水芙蓉》《太太万岁》《一江春水向东流》《八千里路云和月》等等。
——在西安,父亲经常带我去看京戏,听秦腔。包括马连良和四大名旦的戏我都看过。后来我跟大哥去了兰州,我们住的地方双城门外是“兰州天桥”,我家的隔壁就是戏园子,晚上躺在床上都能听到舞台演出。
这一切,都让戈治均对从事表演产生了很大的兴趣,在中学的剧团中也是骨干,西安话剧院甚至希望高中毕业后就让其加盟。但因为祖父的遗训,高中毕业后的戈治均就读西安交大水利系。“学水利这专业不是我挑的,我妈给我挑的。她说,咱家学医的也有了,学化学的也有了,学航空机械的也有了,戈姓是大禹之后,我必须治水去,就稀里糊涂地上水利系了。”
那么,戈治均是如何实现从水利走向表演的呢?有趣的是,这个过程正印证了当前流行的一句歌词:“如果有一天,爱情理想会实现。”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