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风干的骰子


□ 海 桀

米克是运输公司的卡车司机,陆静是石油管理局医院的外科医士,两个人已经有了一个四岁的儿子。说好那天一起回去为儿子过生日,然后,就离婚。但是,在回去的路上遇到了沙暴,卡车因为载重陷住了,两个人被困在沙漠里。于是,一场生与死的考验开始了……

1

红嘴谷是离基地最远的一个油气勘探点,直线距离约180公里,实际路程310公里,途中山高路险,既有被称为黄羊滩的草甸子,又有大沙窝、黑戈壁、干石沟,基本上属于无人区。
米克是运输公司的卡车司机,跑这一线的物资运输已经半年多了,一般讲,正常情况下一天跑一个单趟,两头不见太阳。
5月17日这天,米克拉了四吨钢筋,从基地早早出发,一路急驶,在太阳尚未坠山前,赶到了红嘴谷201井队。匆匆卸完货,就去找妻子陆静。陆静是石油管理局医院的外科医士,到红嘴谷下点给一线工人作体检,已经十来天了,工作任务已完成,说好米克今天赶上来接她,明早俩人一块儿下山,给四岁的儿子过生日,后天上午去办离婚。为此,陆静不仅早就作好了准备,还破例为米克用酒精炉在她的小帐房里做了一锅他爱吃的揪面片。不巧的是,米克饭还没吃完,201井队的大胡子队长就急匆匆赶来说:小米,队里的推土机坏了。米克说:知道,上次来你就说过了。队长掏出烟,递给他一支说:是大毛病,得拉到基地修理厂去修。米克接过烟,给队长打着火说:你不是早就在找车往下拉了吗?队长狠吸两口烟说:都不愿拉,几吨重的大铁疙瘩,怕路上难走。米克说:我也怕,谁能不怕呢!陷了车或上不去山怎么办?再说又没有队里的派工单,万一有了麻烦什么的不好说。队长果断道:我可以给你开201的用工单,可机子还是要麻烦你来拉,你知道的,201的工作面离不开它。米克放下饭碗,跟着队长走了,待到把那庞然大物弄到卡车上,已是两小时之后。
初夏时节,是海拔3500多米的红嘴谷最旱、最燥、最难熬的季节。但春天毕竟是来啦,山涧里的红柳条、沟坡上的草棵子,在漠风和尘沙的肆虐中开始泛出一层层似绿还黄的色泽,猛一看,就像被风暴剥光了外衣,极是惹眼和鲜亮。而这个时节的司机们,一天经历四季是常有的事。比如说现在,车里开着暖气,米克身上还必须要披皮大衣,尤其是靠门的一侧。否则,他的胳膊肘和腿关节,就会受寒出毛病。待到太阳出来,正好翻越海拔4300多米的紫金山,那里冰雪皑皑寒光闪闪,即使在6月的阳光下,气温也常在零度以下。翻过紫金山,穿过沙丘逶迤的大沙窝,沿着可以看到雅丹地貌的戈壁滩行走约40公里,就到了基地,那里绿树成阴、鲜花烂漫,女孩们早就穿了十来天的裙子了。
陆静裹紧羽绒服,瞪着大眼睛紧盯着路面一声不吭。她向来怕坐夜车,尤其是在崎岖的山道上,车子转弯时大灯跟着一转,常使她产生开下路基的错觉。但她并不大喊大叫,只是死攥着双拳受刺激。米克也是一声不吭,他开车时向来不爱说话。......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