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裙子与情怀


□ 王俏梅(回族)

  女作家三毛在台湾逛旧书市场,在二楼的古董店里,遇到了一条桃红色的古裙。当她把裙子拿在手里,便觉得“时光倒流到那个古老的社会”,倒流到《红楼梦》大观园里了,并且“看见林妹妹黛玉穿着这条裙子,正在临风涕泣”,便买了回来。穿着这条裙子在欧洲的大街上,每当有人问她,她便不说是买的,而说是中国一位姓林的小姐送的。

  三毛是有灵性的人,在这之后她居然又遇到了一条宝钗送给袭人的裙子。“这一回,林妹妹已经死了’宝玉出家去,薛宝钗这位做人周全的好妇人,把她一条裙子陪给了袭人,叫她千万不必为宝玉守什么,出嫁去吧。当袭人终于嫁给了蒋玉涵之后,有一回晒衣服,发现这条旧裙子,发了_一回呆,又给默默地收放到衣箱里去。许多年过去了,这条裙子被流到民间去,又等了很多年,落到我的家里来”。

  这都是三毛在散文集《我的宝贝》中“林妹妹的裙子”一篇的描述。穿着这样两条裙子的她顿觉“那个夏天过得特别新鲜”了。

  我总觉得,我也算是眼光独到的人,哪怕是遇不到西施、貂蝉的裙子,怎么也会遇到条婉容、美龄的裙子吧?可惜想法总是太浪漫,生活总是太真实,事到如今,每当我整理衣柜的时候,翻出的裙子倒是不少,只是条条都是我自己的裙子。许多年过去了,我终究没有觉得哪个夏天特别的新鲜。

  终于在我四十岁的那个夏天,我与一条浪漫的裙子相遇了。那是个星期天,从不干涉我着装的先生突然情绪高涨,要买一条裙子送给我。于是来到商店,我试穿了几条他都摇头,终于他在一条裙子前停下脚步,眼睛亮了。这条裙子是真丝面料,柔软飘逸,浅灰的底色,上面有银色和金色的小圆点儿,样式中规中矩,有一点点袒胸,有—点点袖子,胸前竖着一排小扣子,腰间一条两寸宽的带子,穿上以后给人安静而雅致的感觉,的确是条好裙子。我心想,这条裙子从上个世纪到下个世纪都可以穿。也许这就是真美,它的力量足以经受时间的考验,它的光彩不因时尚的变幻而黯淡。

  于是我问他,这条裙子是最符合你的审美的吗?他说,不仅仅是审美的问题,而是情怀的问题。这条裙子在他的眼中是一幅风景画:午后的阳光透过茂密的橡树枝叶,一缕缕洒在草地上,这条裙子穿在一个年轻的夫人身上,那夫人坐在草地上,神情专注地读着一本诗集,她身旁,丢着一顶宽檐的草帽。

  我最终还是没买这条裙子,原因就是他讲到了情怀。我说,这条裙子符合你的情怀,却不符合我的腰围。虽然这条裙子我穿得上,但是我感觉,我的腰身与他想象的油画中那女人优雅的腰肢相去甚远;坦率地说我喜欢这条裙子,但是我每天料理的生活与午后阳光下的闲适还有一段距离,即使穿上这条裙子,我的这个夏天也不会就特别新鲜,就让这条沐浴着午后金色阳光的裙子,在他的情怀里,在他想象的油画里,在那株葱郁的橡树下,永恒地优雅地飘逸吧。

  布衣荆钗更符合我,以及很多像我一样的女人。我找得到那条裙子,但是我找不到与那种情怀,那种画面相吻合的环境,那么我就宁可放弃它,否则,就是慢待了它。生活是一生一世的事,日子要一天一月地过,简单也许好一些,我怕让一件简单的事,承载了太多的故事,迈出的脚步会沉重。但是,情怀不能丢,可以放在心里,那条裙子,已经与我有缘了。

  浅黛双弯说画眉

  常有人争论,女人是“素面朝天”好,还是“淡妆浓抹”好。清朝文人李渔写了本《闲情偶寄》,书分八部,其中一部为“声容部”,讲的是女人什么样是美,如何能更美。李渔认为:天然的美是美,修饰的美也是美。他说:女人,生得仙姿国色,肯定是不用“修容”,否则,就要进行“修饰”。想想,天然生得“国色”、拥有“仙姿”的能有几人?所以我理解他的观点是:所有的女人最好都化妆。

  电影《手机》里导演费墨叹道:“还是农业社会好!”费墨羡慕的是农业社会时人与人之间相处的状态。我也深有同感地觉得农业社会好,我羡慕的则是那时的生活节奏,缓慢、从容,所以,人就能够活得散淡悠闲。不说别的,单说女人化妆这事儿,在现代,化妆是礼仪的要求,事情到了“要求”的地步那就是强制被动的状态,可是在中国古代,就是费墨先生和我艳羡的农业社会.“弄粉调朱,贴翠拈花”则是闺中乐事,更有“画眉之乐”来体现夫妻间的恩爱和浪漫。

  《汉书·张敞传》中就描写了丈夫为妻画眉的故事。张敞,官拜京兆尹,就是京师所在地的行政长官,相当于现在首都的市长,是很重要的官。他在家常为其夫人画眉。中国古代的官员多是文人出身,受启蒙教育时学的就是琴棋书画,即使为官也改不了书生气质和文人情怀,工作之余当然免不了释放—下压抑了的浪漫。可是有人觉得作为他这样的官员每天为夫人画眉,也太“小资”了,分明属于没正事儿,于是把状告到了皇上那儿。不料皇上却说:这是人家的私事,我们不好乱管的,只要不影响工作就是了。告状的人自然是讨了个没趣,张敞却由此被世人誉为“画眉京兆”而传为佳话。汉代的皇上觉得丈夫为自己老婆画眉是私事,不予以鼓励,也不用制止。可是到了唐玄宗那儿,居然发展到亲自组织画工画《十眉图》,眉毛的式样由他定,画面就由画工们心领神会地去发挥了。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裙子与情怀”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