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历史风物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考古学视野下的两域都护府今址研究


□ 林梅村

  摘要:西域都护府城不在轮台县野云沟或策大雅,也不在车尔楚或轮台县卓尔库特古城。汉代西域都护府遗址当在轮台县东南的奎玉克协海尔古城。该古城有两重城,中心区域为一圆城,此城当即汉代西域36国之乌垒国都城——乌垒城。乌垒国或许得名于圆城内的高台建筑。这座圆城之外是一座汉文化传入塔里木盆地后西域流行的方城。汉宣帝神爵二年郑吉在乌垒所立西域都护府就在此城。王莽托古改制,乌垒城更名为“埒娄城”。西域都护陈睦死于该城,亦称“陈睦故城”。北魏时乌垒城仍在使用,《北史·唐和传》称作“柳驴城”。其名来自王莽所易城名“埒娄城”。

  关键词:乌垒国 西域都护府 奎玉克协海尔古城

  新疆古称“西域”,塔里木河孕育了西域沙漠绿洲的古文明。这条中国最大的内陆河横贯塔克拉玛干大沙漠北部,自身不产流,由喀什噶尔河(源于帕米尔高原)、叶尔羌河(源于喀喇昆仑山)、和田河、克里雅河、车尔臣河(皆源于昆仑山),以及阿克苏河、渭干河、迪那河、开都河等(皆源于天山)九大水系汇流而成,最后注入台特马湖。塔里木河全长2179公里,干流(阿克苏等三河汇流处至台特马湖)全长1321公里。

  塔里木河九大水系均有水汇入干流。由于人类活动和气候变化影响,20世纪40年代以前,车尔臣河、克里雅河、迪那河相继与塔里木河干流失去地表水联系,40年代以后喀什噶尔河、开都河、渭干河也逐渐脱离干流。历史上,塔里木河南北摆动,河道迁徙无常;最后一次河水改道在1921年,干流向东流入孔雀河,最后注入罗布泊。1952年在尉犁县附近筑坝,塔里木河与孔雀河再次分离,复经铁干里克故道流向台特马湖。于阗、扦弥、莎车、疏勒、姑墨、龟兹、乌垒、轮台、焉耆、姑师、楼兰等西域古文明皆发源于塔里木河九大水系,而汉代西域都护府治所则建于西域中心——迪那河下游乌垒城。

  关于乌垒城的位置,学者多主张在轮台县策大雅或野云沟。如黄文弼认为在野云沟,瑞典考古学家贝格曼认为在车尔楚(今库尔楚,或称“依玛什”)。谭其骧《中国历史地图集》标在策大雅,而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考古科技实验研究中心则认为在野云沟协海尔科塔克。这些说法应本白晚清徐松《西域水道记》卷2《罗布淖尔所受水下》,其文曰:“河水又东二百里,迳策特尔(今策大雅)军台南。又东一百六十里,迳车尔楚(今库尔楚)军台南。两程之间,平原衍沃。南近河者,渠犁故地,北近山者,乌垒故地。汉于此置都护,以为西域之中。”这个解释相当随意,并无史实依据。其实,策大雅(Chadir)、库尔楚(Charchi)分别为汉代捷枝、尉犁(或“尉黎”)的现代译名。据《汉书·西域传》记载,乌垒在仑头西,而捷枝(今策大雅)在仑头东,那么,乌垒当在策大雅之西,不在策大雅或野云沟。2011年夏,我们到策大雅之西迪那河下游实地考察,确认西域都护府实际上在迪那河下游支流克孜尔河畔奎玉克协海尔古城,黄文弼考古报告称作“柯尤克沁旧城”,可惜他误以为是仑头城。2011年7月10日,笔者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图书馆举办的“昆仑讲坛”上首次提出,西域都护府治所乌垒城当在轮台县奎玉克协海尔古城。草拟此文,介绍这项研究成果。

  一、塔里木盆地北道诸古城考古始末

  塔里木盆地考古肇源于20世纪初西方探险队的一系列考察活动。1900年3月,瑞典探险家斯文赫定从新疆赴西藏考察途中,首次在孑L雀河北岸发现汉代烽燧,从而揭开了塔里木盆地考古之序幕。随后,英国考古学家斯坦因、中瑞西北科学考察团瑞方队员伯格曼和中方队员黄文弼相继来此调查发掘。

  《史记·大宛列传》记载:太初四年(前101),“汉已伐宛,立昧蔡为宛王而去。岁余,宛贵人以为昧蔡善谀,使我国遇屠,乃相与杀昧蔡,立毋寡昆弟日蝉封为宛王,而遣其子入质于汉。汉因使使赂赐以镇抚之。而汉发使十余辈至宛西诸外国,求奇物,因风览以伐宛之威德。而敦煌置酒泉都尉,西至盐水(今孔雀河),往往有亭。而仑头有田卒数百人,因置使者护田积粟,以给使外国者”。孔雀河北岸的汉代烽燧线,正是汉武帝天汉元年(前100)李广利第二次伐大宛后构筑的。这条烽燧线东起罗布泊北岸LJ烽燧、土垠遗址,西经营盘古城附近七座烽火台(斯坦因编号Y.I-VII,图1),北至黄文弼1957年考察的雅库伦烽燧。

  1907年,斯坦因到库尔勒和轮台考察。据当地乡民介绍,库尔勒南部有三座古城,分别为玉孜干布拉克(Uzgen Bulak,今玉孜千古城)、羊塔克协海尔(Yantak Shahr,今托布力其古城)和夏哈勒墩(Shah Kalandar,亦称“夏渴兰旦”)古城。斯坦因在报告中介绍了三城形制和尺寸,但是对其性质一无所知。从城制和出土文物看,前两城皆为唐代方城,后一城为汉代西域36国流行的圆城。我们之所以这样认为,是有科学依据的。2007年,日本奈良女子大学相马秀广教授利用遥感卫星统计了内蒙古和新疆的上百座城。如汉居延都尉府、汉居延县城、绿城(青铜时代至元代城址)古城址。从中找出了规律:那些正南北方向的方城,往往为汉代古城。为了抵御西北风,魏晋西域古城方向改为呈45度角。据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陈戈考证,尉犁王治可能在库尔勒南约6公里的夏渴兰旦古城。该古城西北40公里有个地方叫“库尔楚”。瑞典考古学家贝格曼认为,汉代乌垒城在车尔楚。其说有误。正如新疆和田古称“于阗”(Khotan),库尔楚实乃汉代尉犁的现代译名,《新唐书·地理志》称作“于术”,那么,汉代尉犁国当在库尔勒市托布力其乡至库尔楚之间。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考古学视野下的两域都护府今址研究”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