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鳖殇(外一篇)


□ 朱道能

  乡间有句谚语:滑不过黄鳝精不过鳖。可有个叫老憨的人,却偏偏是鳖精的克星。

  老憨捉鳖很独特,到了一方池塘,先拿眼逡巡一周,有鳖无鳖,便了然于胸。瞅准了,就扛起“扣盆”,下到塘中。这扣盆用木板箍成,形如脸盆,深似水桶,中间置有一柄。老憨在水中立定后,先在掌心吐口唾沫,然后一搓,便把扣盆高高抡起,呼啸着扣在水面:嗵!这极具穿透力的一声闷响,在天性胆小喜静的鳖听来,无疑就是一声霹雳。于是,惶恐之下,那鳖便拼命地往淤泥里钻去。这一钻,一串串气泡就咕嘟嘟地翻腾到水面。老憨一见,便水蛇般的游过去,把手中的鱼叉往气泡下一叉,然后一个猛子扎下去,在鱼叉四周的淤泥里,拿手一摸,一抠,一只四爪乱弹的老鳖,便成了老憨的囊中之物。

  靠着这手捉鳖绝活,没爹没妈的老憨,日子照样过得有滋有昧。28岁那年,老憨还亮了更绝的一手,竟然拿两只鳖换回一个媳妇来。

  那天,老憨去了几十里外的山村捉鳖,远远地看见了一口大塘,没等他走过去,就听见扑通一声。老憨还以为有人洗澡哩,可一走近,水里没人,只有一缕长发隐约可见。老憨慌了神,把工具一扔,就跳了下去……

  老憨把姑娘送到家后,才从她母亲口中得知,姑娘打小就体弱多病,上不得田下不得地,嫂子来家后,就对着她比鸡骂狗,翻白眼珠子。姑娘实在怄不过,就想一死了之。老憨昕了,把笆篓里的两只鳖往地上一倒说:留给你女儿补补身子吧……

  就是这两只鳖,一下子打动了娘俩的心。

  结婚那天,村里人打趣道:你老憨鳖了这么多年,从今儿起,就不用再“憋”了。

  看着弱不禁风的媳妇,老憨就想,三十年的老鳖百年的参,这都是养人的好东西,给媳妇多补补,一定错不了。老憨他先拿几年的嫩鳖给媳妇温补。过了一段,再拿五年以上的成年鳖滋补。最后,就拿上十年老鳖大补。经过老憨这一番调理,原本干皮巴拉的病婆娘,几年下来,便滋润成丰腴水灵的俏娘们儿了。一村的男人,眼睛瞅着,心里像有鳖爪在挠。

  媳妇的病好了,可老憨却添了块心病:这年头,田都没人种了,水塘自然无人管理,堤垮了,水干了,鳖就成了没娘的娃。再加上水里土里,到处残留着农药,让生性娇气的鳖更是雪上加霜。这鳖越来越少,可吃鳖的人却越来越多,鳖价自然是一路疯涨。于是,便有人拿着一瓶“鳖扫光”,见水就往里面倒。木消一个时辰,那鳖的祖宗八代,便全都漂上来集合了……

  这一来,老憨这个捉鳖大王不得不背起行李,远走他乡去打工。也许是前世与鳖有缘,一个偶然的机会,老憨进了一家养鳖场。到了这里,老憨才知道什么叫人外有人,自己的捉鳖手艺算个啥,人家这养鳖技术才叫一个绝:酒盅大的鳖仔,饲料一喂,就像吹气球似的,一天一个样……老憨虽然没上过学,却有鳖样的灵性,很快,他就掌握了全套的养鳖技术,然后,行李一背,兴冲冲地回了家。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方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方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