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书画摄影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灵魂的图案


□ 苏小燕

  | 内容摘要 | 本文基于实地考察,用纹样和色彩解读凉山昭觉彝族丧葬枕头的文化内涵,试图不仅仅作纯美学意义和形式感的分析,而是基于彝族的生命观和民俗传统进行解读。
  [关键词] 昭觉彝族/丧葬枕头/图案/色彩
  
  灵魂的图案图片1
  1→昭觉彝族妇女葬服
  2→昭觉彝族妇女丧葬枕头
  
  大凉山昭觉县因保留了较为古老的民俗与服饰文化,堪称凉山彝族服饰的缩影。彝族服饰中各种图案,取自生活自然,抽象提炼,代代相传,成了图案和符号,有着深远的象征意义可探寻。其中昭觉彝族丧葬枕头上的图案尤为特别,这种象征着灵魂的图案,是昭觉彝人对生命的理解。
  
  一、昭觉彝族丧葬枕头制作工艺考察|||
  
  笔者于2005年2月份在大凉山昭觉县城考察彝族服饰时,发现了这种用于丧葬仪式的枕头,遂被枕头上独特的图案和色彩传达出的神秘意蕴所吸引和震撼。
  首次见到这种丧葬用枕头是在县城中心农贸市场旁的一个加工和出售彝族服饰的“专卖店”里。这是一个用湖蓝色棉布做的长方形口袋,在正面的两头用黑色的布剪贴有图案,沿边用粗的白尼龙线镶嵌,形象似动物又像怪异的人物,其间还生长着富于生机的植物,传达出怪异、狰狞、恐怖的意味。经过询问,得知这口袋原来是当地彝族女人去世后火葬前睡的枕头。彝族男人死后也用枕头,但枕头上不用绣花,为纯黑色。对于这个图案表达的是什么意思,店主回答说是为了好看,纹样是她从老人处学来的,这个图案就是她自己剪的。通过商量,店主答应以五元钱的价格为笔者剪一个枕头上的图案,剪制过程如下:
  将一块长方形的黑布作两次对折,第一次对折是便于剪出来一对纹样,而再次对叠则是因为图案的上半部是对称的。然后用一个圆形硬纸作辅助工具,放在黑布上半靠中线一边,用剪刀从布的外侧剪出圆形的一大半后,拿掉圆纸壳,剪刀顺势往里旋转剪成一个旋涡纹;再将布展开,另在中间下部放上一个稍大的圆形硬纸作辅助工具,从旁边用剪刀戳穿双层布剪出小半个圆,拿掉纸壳顺势往里面螺旋剪到圆心。再重新将其对折,剪出图案的外轮廓。最后展开后调整大形,将旋涡纹中间剪出一些空白空间,使纹样图和地的空间分布有主有次。
  剪成后的图案是由中间向四周呈发射状。图案顶部中间和侧边向上伸展出卷曲的植物形,底边中间和旁边向下伸展出卷曲的植物形。整个图形像一张奇异的鬼脸,图形线条向四周伸展、卷曲,犹如一个灵动的生命体,图案古灵精怪而奇异,很接近商周时期的饕餮纹,有鼻有眼,裂口巨眉,一副凶神恶煞的形象;疏密相间的线条,回环屈曲,盘旋缭绕,以一派神秘的恐怖气氛传达出一种死亡的阴森。图案四周镶的白色线条象征白云,它们通过凹凸旋转的线条,体现了一种无限的、不可言喻的原始宗教的感情、观念和理想,给人以狞厉的美。剪纹样时,一块布拿在这些不识字的妇女手上,徒手剪来,造型生动,空间比例分布合理,展开后上半段的纹样是对称的,下半部是不对称的,在对称中寻求一种不对称的美。每一次剪出的图案都有小的变化和随意性,每一个面孔都是一个新的生命,性格千差万别。也许是她们剪得熟练了,可以得心应手地任意发挥,这些形态各异的图形都装在她们的脑海里,成为她们表达情感的特殊方式。
  在枕头的工艺上,可能因为是给去世的人用,故制作比较粗糙,以她们的话说“好看就行”。具体的制作方法和步骤是:第一步,将剪好的图案摊平,在枕头的左右两边摆好,图案比较大,中间需离开一点,否则头会遮挡住图案。第二步,用手针将图案平整地串缝在底布上。第三步,沿图案的边缘用针将粗白尼龙线和图案缝在蓝色的枕头布上,缝时可再适当调整图形,使黑色的图案和湖蓝色的底之间分布和谐。图案做完后,将枕头布料缝成筒状,待用时再装枕芯。
  除了枕头面绣有丰富多彩造型各异的图案以外,枕头里面装的填充物也是五花八门,就地取材,各见所能,可以装艾草、火草、苦荞壳、包谷皮或须、羊毛、棉花、破烂衣服等,根据各家的经济条件而定。枕头里面装多满也是以死者生前的喜好而定,喜欢睡高枕头的装多一点,反之装少一点。
  
  二、昭觉彝族丧葬枕头图案和色彩的文化考察|||
  
  其实对于同一个图案,每个彝族妇女的态度、观念是不一样的。次日,我带上买来的“枕头”去了离昭觉县城2.5公里的菩堤村,这是一个有三百七十多户人家的彝族村落。在一位名叫沙玛乌姑的彝族妇女那里看到另一个绣好了图案的枕头套。枕头的色彩同样是湖蓝色的底布,黑色的图案,白色的边,图案也是放在枕头的两边,但图案的造型不一样。几经询问,得知枕头上的花样是她自己剪的,而让笔者深感意外的是这个枕头是沙玛乌姑为她自己做的。笔者对她这么年轻就给自己做死后的东西深感不解,她的回答则是:“我都48岁了,有儿有女,自己给自己做死后的枕头是可以的。”她说这话时的表情轻松、开朗、愉快,一点都没有对死亡的恐惧。笔者在县城另一家服装店询问女店主会不会剪此图案时,她神情则是不悦而严肃,并解释说剪这类图案和卖这类东西不吉利,对自己和后人都不好。而她友好地主动回答了笔者许多有关彝族服饰方面的问题,这个妇女的性格和长相比帮剪图案的妇女要朴素、憨厚一些。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