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怒江:愤怒之河


□ 孙 敏

“一支超过十万人的部队、一万多头骡马和毛驴、两万多挑夫散布在险峻曲折的隘道上,沿着山路,走向怒吼的激流。武器装备的碰撞声和骡马的铜铃声回响在七千至八千码的深谷中。”
——中国远征军美军顾问团参谋长弗兰克·多尔回忆录
一个闷热的下午,我费尽周折在昆明的茫茫人海中找到了陈宝文老先生。他就是1944年5月11日的早上“沿着山路走向怒吼的激流”的十余万远征大军中的一员——前中国远征军第十一集团军作战参谋。
陈宝文毕业于黄埔九期,今年90岁,走路已经颤颤巍巍的了。自始至终老人都以一种温和平静的语气讲述他八年抗战里一天都没有离开过前线的经历。晚年的寂寞中,老人翻译了多尔将军回忆录的部分章节。回忆录是迄今为止对怒江战役的惟一完整的记录。中国远征军里有一支4000多人的美国陆军部队,称为Y部队,提供中国军队指挥官的训练,制定反攻计划,供应武器、弹药、医疗和其他装备。多尔准将就是Y部队的参谋长。
在那个应该载入史册的早晨,当太阳升起的时候,青年才俊陈宝文渡过了怒江,与千千万万的从军青年一样充满了自豪——我们民族历史上第一次抵御外辱的战略反攻开始了!正如军政部长何应钦在承诺多尔将军的出兵要求时所说的:“这个事实,在中国过去一千年的历史上从未有过。”
就在他们渡过怒江之后25天,1944年6月6日盟军在地球另一面的法国诺曼底登陆,开始了代号为“霸王行动”的作战计划。就像怒江战役改变了中缅印战区的进程一样,诺曼底登陆决定了欧洲战场的胜败格局。除了作战的规模不同,在战役时机的选择、战役阶段的进程以及战斗的惨烈程度都有许多的相同之处。它们之间的不同只在于,当胜利的旗帜降下之后,每逢诺曼底的纪念日到来时,盟军的老兵们一次次地接受着全世界的致敬,那样威风,那样荣耀。而每年的5月11日,整个怒江的两岸却静悄悄的。年复一年,西南季风带来的雨季准时来临,农民赶着慢吞吞的水牛犁地耙田,准备一茬又一茬的栽种。我们民族有史以来最壮烈的远征,已经悄无声息地湮没在高黎贡的密林之下,湮没在怒江永恒的流淌之中了。
2005年5月11日,战争结束整整60年之后,我沿着远征军反攻的路线踏上了追溯历史的旅程。

我第一次看到了那可怕的怒江河谷,与我们科罗拉多大峡谷一样的伟岸雄峙,但更加险峻。怒涛拍岸,其声在数英里之外都可以听到。就在这里,我们将横渡十万人的部队向日军阵地进攻。
——弗兰克·多尔回忆录
我理解多尔将军为何望文生义把怒江称作“愤怒的河流”,我见过怒江最可怕的河段,那是在怒江上游。迅急的江水咆哮着,淹没了两岸的一切声息。也许是受全球变暖的影响,2005年5月的怒江已经没有60年前那么大的脾气了,迟迟不到的雨季,让混浊的江水显得疲惫和困顿。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中国国家地理》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