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线装的平遥


□ 王松波

漫步在明清街上,有和煦的阳光洒下,那是大明,或者大清的太阳吧,以一种富丽把古街的繁忙渲染,因而我的眼睛里就映出了那个时代的富庶,因而那一座座临街的建筑就把它旧有的辉煌朝我次第展开。
从走入城门的那一刻,我便为那青石板的路,为那古旧的大屋,为那精致的垂花门楼而感叹了!
平遥是一本线装的书,青色的封面,泛黄的书页,一行一行竖版的繁体字,古旧的书卷里,明朝走了出来,清朝走了出来,一位老者走了出来。他青布的衣衫,轻拂的长髯,拄一竿手杖,拢一卷牍册。他的老态里,分明有一份威严,有一份富庶,有一份饱经沧桑,让我顿生敬畏之感,把步履小心地迈出,随着他,去倾听古老的故事,感受岁月的足音,体悟世事的变迁。
这就是平遥啊!四大街八小街七十二蚰蜒巷依旧整齐,威严的城墙把七十二座敌楼整齐排列,古县衙还是稳稳地矗立在古城的中心,高耸的市楼金井传播着古风古韵,因而我就把票号“日升昌”比作了中国银行业的乡村祖父,把“城隍庙”比作了属于神界的另一个城市管理机构,把“清虚观”比作了隐居于闹市里的仙境……这一切,让我有点目不暇接,生一种领略人生大美的惊讶,发一种由古及今的幽思。
漫步在明清街上,有和煦的阳光洒下,那是大明,或者大清的太阳吧,以一种富丽把古街的繁忙渲染,因而我的眼睛里就映出了那个时代的富庶,因而那一座座临街的建筑就把它旧有的辉煌朝我次第展开。那是大明的风度,是大清的韵味,凝聚于那些精美的木雕、砖雕、石雕、彩绘、照壁、石狮、门楼、神龛、烟囱、拴马桩上,并把这一切和那砖木结构式或者窑洞结构式的建筑极为精巧又不失宏大地结合在一起。点睛般的匾额———日升昌、百川通、天吉祥、协同庆、汇源当、同兴公、天成魁、泰长永……给我一种恍如隔世却又是润物无声的亲切,这是一种文化啊,是一种曾有的辉煌啊!透过它们,我看见了一进进院落的幽深,那里面,该藏着多少不为人知的故事啊,是有关财富的,是有关创业的,是有关武林的,是有关兴衰的,一下里,你给了我这么多,以至我来不及哪怕半点的思索……
伫立在市楼金井下,仰观这座金碧辉煌的建筑,我找到了关于市井的来源。古人曰:“古者相聚汲水,有物便卖,因成市,故云市井。”这就是“市肆”的来源了,因而你的财富也是从这里发轫的了。在日升昌我领略了雷履泰的风采,他该是平遥财富发展与积聚的代表了。当然,他的东家李大全更是获利丰厚。面对他们的智慧,你只能是惊叹,只能是折服,只能是仰视。这些临街的建筑无一不是富丽堂皇,庭院深深。就是那些小巷子里的房屋也透出无与伦比的富庶,一色的深宅大院,砖墙瓦顶,门饰繁丽,让你怎不惊叹它辉煌的过去,那是在明朝,那是在清朝啊!
我不知中国还有哪里能找到功能如此齐全的古城,官廨衙署、城郭垣墉、街衢巷陌、寺观庙堂、民居宅第、商铺作坊一应俱全,因而它就成了世界遗产,成了一份极为宝贵的文物,让来者走入旧有的岁月,去感受古人,让逝者再生,让来者惊叹。于是你旧有的辉煌再一次复生,让你的儿孙庇荫在你的福泽之下,源远流长,绵延无尽。于是有那么多的人涌入你的城门,踏上你的街衢,走文庙、逛武庙、观衙署、伫书院,过贺兰金桥、上凤鸟栖台,攀巍巍城垣,揽无尽风光。
夜晚住在昌颐丰客栈,是座窑洞式的四合院,上下两层,一样的雕梁画栋,金碧辉煌,里面的高台上,卧一回廊,连起南北的建筑,还植了苹果树、梨树,结了红红的、黄黄的果实。那堵山墙,斑斑驳驳的,主人说,这是明朝的山墙啊!我禁不住去抚摸,去倾听,明朝的风风雨雨就那么来了,给我以润泽,给我以流连。
夜深了,却不想入睡,在这样的古城里,连睡意都消失了。于是去看夜的平遥,原来她和我一样地不想睡,街上的灯火更映出了它的古意,所有的店铺还在开张,人们的兴致依旧浓烈。徜徉中,登上马石,摸石门墩,看几眼描金的漆器,不经意间把一份满足装入心里。平遥夜晚的繁忙,这该是从明朝、从清朝就养成的习惯吧?要不,哪会积累如此巨额的财富?正冥想间,忽就闻到了牛肉的香味,于是就了过去,切上几两,薄薄的,来上一壶黄酒,热热的,就这么坐着,一个人,慢慢地咀味,伴着线装的平遥,浸着浓浓的古意。
责任编辑 朱吉余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