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时尚娱乐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海清:让我红得慢一点,再慢一点


□ 蔡 蕾

  《赵氏孤儿》开机,搭作媒体区的台子意外坍塌,轰然而倒那一刹尘土飞扬,主席台上包括范冰冰、黄晓明、王学圻的一众主创惊愕不已。葛优和海清最先反应过来,试图为记者们做些什么,阻挡混乱。
  事后海清的回应也一如继往地平民化,“这个事件让人难过,幸好现场没有小朋友。”
  这几天来,她连轴转。北京、上海来回跑,轮流接受各种通告—不过,这些她似乎都不太喜欢。可演戏、宣传、做访问、走红,这是一个打包好的套餐,你别想甩掉其中任何一个环节。
  她就是这么单纯,只想单纯地演戏,不要当明星。
  
  这是在位于北京北二环的一间影棚。
  衣服已经被平滑地烫好,等着今天的主人给它们生命。摄影师正在试光。造型师的家当摆满了化妆间,让气氛显得略有些紧张。
  
  粗糙的“豪哥”红了
  因为上一场拍摄的延迟,她比约定的时间晚了1个多小时,午饭也没吃,脸上也还带着上一场的妆。
  “开始工作!”她甚至没有坐下来喘一口气,便赶紧宣布开工,语气却又更像是给自己打气。
  脱掉外套,她开始给自己卸妆。
  经纪人问她要不要去有热水的地方。她连忙说不用。就着化妆室水池里的冷水,她手脚麻利地行动起来。
  这是严冬的北京,尽管室内有暖气,可是自来水还是有着尖锐的冰冷。
  “其实我这人平常挺糙的。”海清小声说,耸耸肩膀,顽皮地一笑。
  糙是北方话,大概意思就是粗糙、不讲究,甚至有点草根。
  倒上卸妆油,她用力地在皮肤上搓揉起来。我忍不住倒吸一口气——力道会不会太大了点?都快搓掉一层皮了。
  海清满不在乎。她经常洗完脸就忘了擦护肤品。
  卸了妆的海清看起来很清丽。为了方便化妆,她随意地把头顶上的头发揪在一起,扎了个冲天辫,显得活泼率性,一笑就忍不住头往后仰,嘴也咧得很开——真是畅快。
  我立刻明白了为什么朋友们都爱叫她“豪哥”。
  化妆师开始在她的脸上作画。
  到了眼睛的部分,她格外仔细。反复对着镜子研究。她想要更像自己一点。
  夹睫毛的时候,她觉得有点疼。
  “是不是睫毛夹一上来眼睛就开始紧张。”我跟她开玩笑。
  “他(指造型师)比我更紧张。”她笑。
  有一点睫毛膏掉到了她的眼角。化妆师想最后一起整理,海清坚持让经纪人给她找来棉签。
  “你别急,先让我擦掉。我不愿意看到这些渣渣。”她一边对着镜子用棉签擦掉那些不乖巧的睫毛膏,一边温和地安慰化妆师。她怕自己的举动让化妆师误解。
  “我是有心理洁癖的人。”海清说。
  “嗯,舒服。”擦干净了,她如释重负。
  经纪人给她买来快餐。那种便利店里都有的盒饭。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风尚周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风尚周报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