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麦尔维尔的1851


□ 乌热尔图(鄂温克族)

  作者简介
  乌热尔图,鄂温克族,1952出生。上世纪80年代初,以反映鄂温克人生活的短篇小说连续三年获得全国优秀文学作品奖。1985年至1990年任中国作家协会书记处书记。1990年回到呼伦贝尔,在贴近大自然的环境中写作。1997年当选中共十五大代表。
  
  1851年,美国作家麦尔维尔完成了他的长篇小说《白鲸》。
  《白鲸》出版后,麦尔维尔曾给霍桑写过一封信。他在信中称:“我刚刚写了一本坏书,现在我感到自己像羔羊一样纯洁。”自称写了一本“坏书”,却“感到自己像羔羊一样纯洁”,这话听起来有些玄妙,无论过去还是现在,这样的自白都不能不给读者带来几分迷惑。究竟是麦尔维尔本人对如何评价自己的作品缺乏洞见,还是有意以谦卑的姿态,取悦他所崇敬的作家?从麦尔维尔与霍桑的个人友情看,似乎两者兼而有之。不过,更有趣也更重要的,是作家无意中在这一段话里显露出的某种微妙的心理状态:对写出这部大有别于普通读者口味的《白鲸》,带有几分自嘲,怀着某种歉意,同时又流露出作品脱稿后难以抑制的喜悦。在歉意与喜悦交错相融的情绪之间,这明显地暗示着什么,似乎作家意识到自己接近了一个宏大的目标,且有充分的把握贴近和捕捉它;并且,在追寻和捕捉这宏大目标的过程中,他的心灵得到了升华,有一种洁白如雪的愉悦感。那么,麦尔维尔欲言又止,隐而不谈的到底是什么?
  深究这个问题,1851年这个年头决不能忽视,它是一把必不可少的入门的钥匙。因为今天重新解读《白鲸》,我们不能只关心文本,不能把阅读死死地框在文本的小牢笼里,相反,恰恰应该在一定程度上有意识地放弃在文本的曲折小径里流连徘徊的“细读”方法,让历史回到阅读和批评中来,以从整体上理解麦尔维尔的写作以及作家所处的时代。
  
  一旦让历史之门敞开,我们就不能不看到《白鲸》绝不是某种象牙塔中的写作,不能不看到这部作品与历史之间那种曲折隐蔽的关系,并将其视为庞杂历史系统的一部分。这段历史就是1848~1875年前后资本主义对全球的扩张和征服。对新兴的资本主义而言,这一时段极为显赫,也极为重要。历史学家霍布斯鲍姆在其《资本的年代》中不无自豪地说:“资本主义在1848年前的60年里已经获得历史性的突破,在经济阵线、政治——意识形态阵线上皆取得胜利。”值得注意的是,虽然霍布斯鲍姆指出资本主义在全球的扩张及其探险活动,已经将“世界地图上的空白逐渐填满”,但他还是疏漏了一个广阔的领域——海洋。
  是另一位历史学家沃勒斯坦在对资本主义体系进行历史性动态分析时,注意到早在17世纪初,或更早一些时间,荷兰在世界经济体系中取得了霸权地位之后,不仅垄断了北海的鲱鱼捕捞业,还垄断了冰岛以及斯匹兹卑尔根的鲸鱼捕捞业,甚至统治了世界海运贸易。当时荷兰的造船业已经十分发达,在阿姆斯特丹“有一系......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