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遗留在“老山”的愿望(散文)


□ 钱海

  

  文/钱 海

  这一天,等我千里迢迢地赶回家,全家人都成了泪人。这一天,医院和医院的医生尽管使尽了浑身解数,用了最高档的药剂,派上了最温情的服务,也没能较劲赢穷凶极恶的死神。这一天,年仅54岁的叔叔还没来得及交代一下后事就离开了我们。叔叔走了,医务工作者们抢救叔叔时那感人的一幕幕牢牢悬挂在我和我的家人记忆中。

  曾记起叔叔刚住进医院时老爱叨念:战争都过去了这么多年,不知老山那些被战争毁坏了的植被彻底还原了没有,等病好了找个机会定要去看看!谁也未曾想到这就是他最后的遗言。叔叔走了,走时仍面带微笑。得了这病还能能活到这一天,叔叔知足了。在这么多医务人员的奔忙中离去,何尝不是一种幸福。叔叔知道医生们已尽力了,更重要的是十堰市人民医院帮助叔叔完成了那个埋藏很久的心愿。

  爷爷奶奶去世得早,叔叔在父辈中排行老五。由于家境贫寒,家中老是吃了上顿没下顿,叔叔穿的衣服都是哥姐穿过了的破衣烂衫,还没读完小学叔叔就辍学了。一九七三年叔叔应征入伍成为了一名光荣的解放军战士,三年后叔叔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凭借在农村养成的吃苦耐劳精神,叔叔苦练军事技能,苦学军事知识,虚心学习宣传报道等多面的知识,在部队专门从事过宣传工作,从事过军队文艺工作。从军十三载担任过宣传干事、班长、排长、特务连连长等职务。曾两次参加越自卫反击战,荣立过“三等功”,戎马一生参加过无数次大大小小的战役,身上大小伤疤无数。我没忘记叔叔每次战前和父亲的临行诀别信,书信一到父亲总要偷偷地哭上好几天。父亲关心老山的战况,夜深人静时还在收听着广播,也为这父亲在堂屋里挂起了中国政区图,以此了解叔叔行军路线和所处位置,以之祈祷叔叔平安归来。我还知道一场胜战过后,我家堂屋的墙壁上都会多出一张喜报,那一刻父亲都要吩咐母亲炒上几个菜咕上几口。它们就是叔叔的战功,更是我家几代人的骄傲。

  一九八五年叔叔转业到滇中一所监狱工作(我也是沾了叔叔的光才到叔叔工作过的监狱工作的。),但叔叔仍保留着军人办事雷厉风行等优良作风。叔叔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工作。为了工作他很少回家,为了使监区能打好经济翻身战,他四处奔波联系劳务输出项目,为了确保监区监管安全,他把吃住都选择在监区。几年间叔叔先后被监狱任命为副大队长、大队长、监区长等职务。叔叔一丝不苟的工作作风和他为地方经济建设,为确保一方平安所做的贡献得到单位肯定,二十余年的监狱工作间他荣立过“三等功”,数次被评为优秀共产党员和优秀公务员。可就在他尽情地释放工作激情之时,无情的病魔也悄然向他袭来,但病痛中他从来没有放弃与病魔进行抗争,每天坚持晨炼,他安慰到病榻前看望他的每一个人。可我知道他在疼痛中所流的汗时常打湿被子。叔叔坚强的毅力深深打动了省上几家知名医院的医生,尽管医生作出了最大的努力,叔叔还是离开了我们。叔叔走了,我心目中却永远定格了一个共产党的军人形象。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麒麟》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麒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