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缠绕


□ 张大朋

  以前我闲暇的时候,时常会接到玫瑰小姐的电话。

  现在想想,我真的无法说清她那时究竟给我打过多少回电话了。如果把玫瑰小姐打给我的电话收集起来,我相信会是一部卷帙浩繁的心灵倾诉史,那里边有情节紧张的事件描述,有张长李短的人物分析,有股市中的涨涨跌跌……当然,我和玫瑰小姐在电话里也不乏偶尔的打情骂俏,玫瑰小姐在电话里很会拿情作调的,她总是装出一副天下男人唯她是爱的姿态,她以为只要自己朝男人回眸一笑,立刻就会百媚生辉,所有的风流鬼们全都乖乖地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有段时间,玫瑰小姐险些成为我的初恋女友。我俩之所以没有走到一块,是因为她长得太美,而我的模样又实在对不起人民大众。两人走在街上,别人以为我是玫瑰小姐的大叔或者跟班。我知道自己配不上玫瑰,就按照她的说法,心甘情愿地跟玫瑰做那种不是恋人意义上的终生朋友了。

  玫瑰小姐算是一个诗人。我不太懂诗,我觉得诗人要么是疯子,要么脑袋瓜进水或是被驴子踢过,因为他们说话极不着调。有一次,玫瑰非常得意地把她的杰作朗诵给我听,玫瑰的诗是这样的:

  我多想,多想生出蜂的翅膀

  纷飞在男人的森林里

  瞧着他们的小脸蛋

  伺机把我带毒的锋芒

  留在他们的笑容之上

  我多想,多想自已是一条

  斑斓的美女蛇

  用我旺盛的汁液

  麻痹男人的血管和目光

  看着他们疯狂地抽搐

  我的快乐无比清爽

  老实说,玫瑰的这首诗着实把我吓得不轻。我怕她,却又情不自禁地离不开她。她身上有着怎样的魔力呀!

  你这个人心眼不坏,实诚又厚道,咱俩做一生的朋友吧。玫瑰居高临下地对我说出这番话。那时,别人都以为我这个癞蛤蟆已经吃上玫瑰这块天鹅肉了。我也时常以玫瑰的初恋男友自居。可是玫瑰对我这样说出她的想法,一下子就让我觉得人生有时候真挺让人绝望的。

  一生的朋友是啥呀?我傻乎乎地问玫瑰。

  一生的朋友就是……玫瑰语气停顿了一下,目光迟疑地上下打量了一下我又瘦又矮的小身板,说,一生的朋友就是你不能动我,不能跟我上床,但你永远不能离开我。

  也不允许我找别的女人?我质问玫瑰。

  可以呀,你当然可以娶妻生子了,玫瑰好看地微笑着,继而又说,你感情是自由的,但也得把一部分留给我,就是……就是好朋友那种感情。

  我明白了,你真残忍!我盯着玫瑰漂亮的脸蛋,恨恨地说。

  玫瑰嫁的当然是帅哥。这位帅哥不是别人,就是我表哥孙大明。大明一表人才,平时喜欢搞搞摄影,搞得挺有品位挺有层次的,最终都搞到了国家级摄影协会会员的程度了。哈哈,搞得厉害吧。大明眼睛非常大,也有神,盯着小姑娘的时候,却非常温柔,温柔到柔情似水的程度。大明飘逸的长发一甩,温柔地盯着玫瑰,玫瑰就六神无主了。于是玫瑰给我打电话说,她想嫁给大明。我说,我表哥比你大七八岁呢,这样合适吗?玫瑰抢白我说,什么合适不合适的,在我看来,大才不是问题呢,大的男人才知道疼女人呢。我酸溜溜地说,你想嫁就嫁吧,反正也不影响我这个终生朋友的地位。玫瑰说,你是不是有点吃醋了?我说,我不吃醋,只喝酱油。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方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方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