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绘画中的笔触与材质


□ 吴永强

  笔触是手带笔运动在画面上留下的痕迹。笔触产生于笔法,其基础动因乃是艺术家的个性。中国画讲“骨法用笔”;欧洲画家自提香始,有意识地呈现笔触效果。鲁本斯甚至认为,笔触是否有表现力,是衡量一名画家是否能成大器的标志。笔触直言不讳地展现了画家的修养和才情、技巧水平和情感状态,如文学作品中的语言或钢琴家手下的琴键,具体而微地构筑了一幅绘画作品的审美基石。
  历史上优秀的画家总是以自然奔放的用笔显示出他们对技巧的驾轻就熟和心灵的自由。哈尔斯的欢快轻盈、凡·高的遒劲奔放、苏丁的暴烈狂怪等,无不把艺术家的个性和情感、技巧和风格表现得淋漓尽致。例如,哈尔斯描绘的贫苦人肖像,其感染力不仅来自画中人物的性格魅力,也来自处理这些人物形象的笔触。在他的画中,笔触负载着明快的色彩,短促而敏捷,如展开的乐曲连续涌现,将画家本人的乐天性格投射到了画中人物身上,使我们与画中人一道忘却生活的艰辛。凡·高那狂放劲遒的笔触,令人仿佛触摸到画家跳荡的神经和澎湃的心潮。凡·高在给弟弟提奥写的一封信中说:“有时感情非常强烈,使人简直不知道自己是在工作……笔划持续连贯而来,好像一段话或一封信中的词语一样。”的确、凡·高把笔触当作了传达生命激情的语言,那扭曲与翻滚于画面的笔触,使天空和大地好似要燃烧起来。雷纳德·巴琉说得好,这些笔触真是“驱动万物的推力和表现生命的树液”。
  可是,如果我们把凡·高的画拿来同苏丁的作品对比,便能觉察到前者在激情背后隐藏的节制。凡·高仍然以用砖块筑墙般的结构控制着笔法;而苏丁——这位20世纪的波希米亚艺术家——却斩断了理性绑缚直觉的最后一段绳索:他的笔触从未丧失描绘性,却有牵动毫发的敏感和洪水决堤般的冲击力。他以贮满痛苦的狂热对待题材,笔触所到之处,撕裂一切,好像把自己也撕成了碎片抛入画中。这些笔法已在为三十年后的行动绘画作出预演。
  我国当代女画家闫萍,以家庭生活场景为题材,反复表现她自己与孩子之间单纯而快乐的情感,十分符合女性对爱的诠释。她用沉稳的色彩为母子亲昵的镜头赋予了怀旧的情调。不过,这种怀旧感又有别于“老照片”,因为她的笔触如快歌劲舞,热情激荡,为画面染上了阳光。一如母亲对孩子的爱,闫萍的用笔是毫不犹豫的,有时,她甚至把从锡管中挤出的颜料直接拖过画面,颜料浸润着画家因爱而放歌的激情,忙不迭地跳出来,助她歌唱。当我们走到她的作品面前,一个花团锦簇的笔触世界将把我们包围起来。这时,我们会突然觉得,洋溢在画家心中是母子之爱,不再有隔膜,而是我们也能分享到的幸福。
  在这几个例子中,我们即可看到,笔触不是笔墨的游戏,而是创作主体的生命激情结合自身艺术修养自然迸发的产物,是艺术家对事物充满深情的理解,是对心灵呼唤的忠实倾听,是艺术天性释放的记录。
  可是,当我们把目光落到一幅具体绘画作品上时,我们认识到这样一个事实:绘画不仅是一种精神形态,而且是一种物质形态,不论是创作还是鉴赏,都离不开对媒介物质的体验与思维。笔触的表现力也始终与材质性能的发挥密切相关。这时,我们将自然想起16世纪威尼斯画派的提香。尽管调油技术诞生于15世纪的荷兰,但我们却有理由把提香视为真正的“油画之父”,因为他创立了一种色彩技巧,把绘画从以构图和素描为基础的造型中解脱出来。他以直觉的感悟推崇色彩,代替了过去一直支配绘画创作的冷酷的理性设计。他的色彩技艺不仅包括“色彩”本身,还包括油性颜料、画底材料、用笔方法,以及肌理与笔触互动的材质关系。所有这一切,使人们第一次看到了真正的油画。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文艺研究》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文艺研究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