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燃烧的水(外一篇)


□ 陈娜娟

燃烧的水(外一篇)
陈娜娟

  它就这样,在一片辽阔的视野中,霸占了我整个视野,拽住了我的眼球。阻断了我流浪的脚步流浪的意志。它在我的眼前燃烧,在我的眼前摇曳,在我眼前波涛汹涌。它迫使我停在它的静观之中,我甚至无法选择不被它静观。
  重逢。回忆。
  它裸露整个身躯,完全彻底地裸露。在四月,在阳光明亮的午后。在江西上饶茅家岭。一棵妖冶疯狂的樟树,它凝视我覆盖我照亮我观照我。
  整棵树像燃烧着的巨大火焰的形状——底部较小中间呈极度撑开的圆形,然后慢慢缩小着向上延伸延伸。黑色的长满绒毛般黑色苔藓的树干上盛开了无数的水绿色长椭圆形的嫩嫩的叶片,它们像乐曲的每一个音符那样错落有致地排列着。叶子是嫩绿色或说是水绿色或者说粉绿色,好干净的那种绿,仿佛浸在水中。它们水灵着,透明着,细腻着,柔弱绵软,放肆纵情!叶片薄薄的,你甚至可以看到它的血管和流动着的血液,那血液就这样流淌,不遮不掩。微风徐来,整棵树开始摇曳,黑色的树枝摇曳,嫩绿轻盈的树叶摇曳,摇曳如水一样洁净温柔深不可测的嫩绿,波涛荡漾涟漪漫过涟漪。
  一个巨大的如水的火焰就这样在春日的每一时刻燃烧着欢歌着舞蹈着,并凝视着我。
  它不可遏制地对我静观,迫使我静观。它看见了我血液中想念的东西,它是一面镜子照见了我。我是它,四月的它,燃烧起来的它,在四月里燃烧的是樟树,而正是它同时也点燃了我的燃烧,燃烧是可以传染的。
  它们竟是从“在死”的枝干上生长起来的,它们挥舞着无数只小手,歌舞着亮丽的灵魂。树的热情被点燃了,这是树生命中最盛大的节日,它极尽奢侈向空间喧哗扩张着它们的意志。是什么使它们被如此点燃?是春天?春天是怎么到达的?是树唤来了春天?还是春天唤来了树的节日?是春天将它点燃还是它点燃了春天?
  在这样一种静观中,我极力回想着什么,我可以回想到很多很多,并且深入到了逻辑的和意识的心理更远更远之处。你如何阐述春天?你到过春的灵魂里去过吗?这棵古老的樟树在我的眼前,烙刻进我的脑海心田灵魂。它圆圆地燃烧,熊熊大火,光芒四射,还光照四方,它这朴素的妖冶具有一种神秘的穿透力。我即使不凝视它也是在凝视它,因为我曾经凝视过它。它没有柳树柔软的细枝条可以使整棵树婆娑起舞,绵软无骨,它的枝干坚硬暗黑苍老,然而它的叶却比柳叶更水,它不会婆娑它只会摇曳,于是它火了燃烧了,以它坚硬的柔软。苍桑的枝干毫不吝啬地将它的生命汁液源源不断地给了叶,让叶在这个时节完全彻底纯粹不二地盘开。
  春是什么?
  春来的时候是极薄极薄透着清亮,绵软的。你绝不可以对她用力,即使你噘着嘴呼叫她的名字,你也不可以喊或叫,你只能像亲吻孩子一样对待她,轻轻呼出一口气,之后极其温柔地吸附在嘴边唇边,这便是春了。嫩嫩的软软的薄薄的气气的,似有若无,逶迤铿锵,然而它的使命是使觉醒觉醒。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