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吼夜


        一场透雨,又被伏天里的阳光一蒸,糜子就疯了。一同疯了的还有草,才锄过几天,又蹿出一拃多高,夺糜子的力哩。垄间的草用锄一拉就解决了,可糜子缝里的草得佝腰下去拔才能解决。巧红做活细致,就连才破土出来的毛毛草也不放过。因此,更多的时候巧红佝着腰,整个人就淹没在墨绿的糜子中,只能看到那水红衫子在风中一漾一漾的。


  青木松椽一样的臂膀有的是劲,一把大板牙锄一抡扎进土里一拉,就发出哧哧的破裂声,板结得坚硬的土疙瘩都被拉了起来。在齐腿深的庄稼地里干活真是一种享受。青木锄了很远,却没了巧红的气息。巧红的气息很浓,青木不用看,就知道巧红的远近。他回头看看,见巧红拄着锄左顾右盼,就说糜子长得多喜人,还拴不住你的心?巧红不应答,捋了一把头发,又佝下腰去拔草。青木不锄了,点了一根烟。他要等巧红撵上来一块儿锄才有劲。一根烟快吃完了,巧红还没撵上来。这不是巧红的风格,巧红干活不弱给他。青木嗷嗷了两声,巧红还是没理会他,他便索性唱了起来:
  心肝肉来小妹妻
  你想我来是假的
  去年从你门前过
  屁股一扭脸朝西
  生怕哥哥到屋里
  谣曲是男女对唱,他唱一段,巧红最爱接下一段。可巧红没吱声。他把“生怕哥哥到屋里”这句又唱了一遍,巧红非但没接,又跳下沟崖去了。青木就冲着那沟崖说,没一顿饭工夫你就跳了三次,小心把龙王庙冲了。说完就笑,自己接着唱下一段:
  心肝肉来小哥哥
  怪我怪我错怪我
  我家门口是大路
  村子大来人又多
  叫我怎么喊哥哥
  一个大男人唱女声,嗓音就得往细里憋,再往上提,听上去就滑稽得很。青木唱女声,巧红就会接男声。可巧红蹲在沟崖下不接应,青木就没心思再唱了。谣曲一共十二段,他能一字不落地唱下去。他就是想和巧红逗上一逗,巧红没心思接应,他也觉得没意思了。
  巧红的老毛病又犯了。结婚后巧红一直怀不上,急得心都要跳出来。五年了才开怀,巧红整天两只手护着个肚子,像抱着个瓷瓶。谷雨一生下来,巧红就像抓住了命根子,生怕有个闪失,眼睛耳朵嘴巴手脚心思全都集中在了儿子身上。出月后正赶上黄豆熟麦的季节,这季节暴雨、冰雹、狂风多,哪个都是灾难,龙口抢黄,月婆下炕,闺女出阁,秀才出庄,何况那年雨水广庄稼好。巧红也下了地,可是一下地,干不了几把活,就说青木,你听是不是谷雨在哭。青木说疑神疑鬼,就是谷雨哭,离得这么远能听得见?巧红说我咋老听见谷雨在哭。青木说那是你灌上了耳音,风吹草动都像儿子哭哩。一个上午,巧红往沟崖下跳了七八次,中间又跑回去一趟。巧红红着脸说我老听见谷雨在哭,老想尿,可蹲下又尿不了几滴。青木嘻嘻一笑说你就地蹲下尿你的,又不是没见过没用过。巧红就捣了青木一拳头。夏庄稼进仓,巧红就落下这毛病,干活干得正起劲,只要一支起耳朵听,下一步准往沟崖下跳或往豆垄麦垛后面跑。青木心疼女人,五年才开怀,村子上不是没有看笑话的人,压力有多大,爹娘对他已经说过再不生就得离了的话。头胎就是儿子,她耳朵里当然灌满了儿子的哭声。他带巧红去看过大夫,巧红死活不去,说臊死人了,这毛病又不是啥大病,谷雨大点就好了。......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小说月报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