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火车上的邂逅


□ 程 青

火车上的邂逅
程 青

我上车刚两三分钟,这一家人就上来了。他们风风火火的,往行李架上放了好几个大箱子。他们行李很多,出出进进的人也很多,后来我知道有七个,其中两个是送站的,放好行李之后他们就下车了。本来包厢里有一个男人坐着,看到他们进来他就出去了。我坐着没动,和他们打了个招呼,因为下铺是他们的。他们很客气,也很友善,让我坐,说着就都到隔壁包厢里去了。
不久他们中有人回来,先是一个女孩,然后是一位女士。两个人都去换过休闲的衣服,回来舒服地坐着。我暗自感叹她们可真讲究,这么一点对自己好的机会都不放过。女孩动作麻利而敏捷,拿东西、倒水,很活跃的样子,在火车上看上去就像是在家里一样。女士看不大出年纪,一时我无法判断她们是姐妹还是母女。
车厢里只剩下我和女孩的时候她主动和我闲聊。因为我在看一本催眠术的书,她以为我的学术背景很高深。我告诉她不过是临出门时胡乱抓的一本书,而且这本书写得一点也不深奥,都是些入门的知识,是否科学也完全说不上。聊了几句之后我趁机问她和女士的关系,她说是她妈妈,还说有不少人都这么问过她。不一会儿她妈妈进来了,笑着问我们在说什么。女孩也笑着告诉了她,当妈妈的自然很开心,就自然地转向我,问我回去的目的。一说大家都是清明节回家扫墓。然后就相互问是做什么的,很快清楚了各自的职业包括姓名和工作单位。女孩是一所大医院的医生,姓吴,她上班的医院和我们单位的第二工作区相当近。北京这么大,两个单位靠得这么近,我跟她们之间的距离也好像一下子拉近了。小吴医生的妈妈开玩笑地要我叫她阿姨,这样我就不好让吴医生叫我阿姨了,不能乱了她家的辈分。于是小吴大夫就被我称作吴妹妹。

吴妹妹热情地给我介绍了她家此次一块儿旅行的人。除了她的爸爸妈妈,还有一位叔叔(嫡亲)和一位伯伯(表亲)。她叔叔三十多岁,他来我们包厢的时候吴妹妹就亲切地拉着他的手,两个人说说笑笑的,就像兄妹一般。看得出来这一家人相互之间的关系非常好,是那种真正的至亲骨肉。听吴妹妹说她是14岁从江苏到北京父母身边的,后来又去重庆上大学,她说已经有五六年没有回过老家了。”再回去又不知是哪年了。”她这样说。所以他们带了许许多多的礼物回家,我想这些礼物无疑会使他们和久未谋面的亲戚之间的感情升温。
一路上吴妹妹看着车窗外的景色一直在说特别喜欢家乡的油菜花,回去一定要拍照片。她的小叔叔自告奋勇要做她的摄影师。他们两个人话语间的亲昵令人羡慕。我也特别喜欢油菜花,虽然那几乎是一种称不上花的花,但的确是让人印象深刻。尤其是我们家乡这样的平原上,金黄灿烂,一望无际,美丽得令你心动。在我看来,油菜花也仿佛成了游子思乡的一个标志物。记得多年以前有一次我乘飞机回家,机场好像就在一片菜地里,当时正是初春,油菜花开得正旺,我爸爸来接我。他站在太阳地里,手里悠闲地拿着一支点燃的香烟。而现在他已经再不能来接我了,他也永远看不到油菜花盛开了。
吴妹妹的叔叔允诺她:我保证给你拍一张特别漂亮的照片!吴妹妹很高兴,他们一家人都很高兴。吴妹妹的叔叔跑到隔壁包厢里把自己的笔记本电脑拿了过来,他得意地说自己拍了好多好照片,要大家欣赏。他在小茶桌上打开电脑,把屏幕对着我们,让我们看他拍的“很好的照片”。那些照片显然不是一次拍的,而是好几年间的作品。照片上大部分是老家的亲戚,孩子、老人、年轻人、中年人都有。都是最最自然的面对镜头的姿势,知道要拍照了,一二三站好,看镜头,笑。也有不笑的,脸比不拍照的时候要僵硬,人板板的。还有抱孩子的,夫妇两人合抱着一个孩子,身体向不同的角度歪斜着,极不舒服的样子。好在是拍照,如果再抱时间长一点,孩子就可能出溜下去了。大部分照片好像是过年的时候拍的,作为背景的大门上贴着新崭崭的春联,能看到“吉祥”“富贵”等等喜洋洋的字眼。吴妹妹一家人看着照片,兴奋而热烈地用他们的家乡话讨论起来。这个是谁,这个是谁家的孩子,这是谁家新娶的媳妇等等。吴妹妹的叔叔一张一张地翻着篇,一遍遍地重放着。
我坐在一边默默地跟着他们看。他们没有把我当外人,他们也没有把自家的照片当隐私,我也就糊里糊涂把自己当成了他们家里的人。我忽然发现我不仅邂逅了吴妹妹一家人和她的叔叔伯伯,而且邂逅了他们的家族。我看着照片上的一个个人,一点也不感觉到陌生。我想象他们就是我的亲戚,生活在老家,等明天火车到站后,我就会在人群里看到他们一张张笑容满面的脸。
有意思的是我发现这一类的家族照片中,最土的总是姨妈们,没有出嫁的姐姐们,伯伯和伯母,而且年纪越大的越土气。最时髦的是小叔叔或者哥哥的媳妇们,没过门的最洋气。那些娶进门和尚未娶进门的年轻女人面对照相机镜头,穿着她们想象中城里女人的衣服,不分季节脖子里肯定要扎条丝巾,而且还是标准的蝴蝶结,手上一定要提一个从城里买回来的颜色和式样比较惹眼的皮包,说不定是未婚夫送的定情物,然后把身体拧成极别扭的姿势,脸上堆出电视明星那种俗套的发嗲的笑容,自己肯定觉得妩媚得要死,别人看着却是俗气得很,而且和张家大姐李家大姐没什么区别。在吴妹妹的家族影集中我同样有幸欣赏到了这样的照片,不过可能没我说得这么典型吧。看到有小孩子的照片,吴妹妹一家人便特别地兴奋起来,他们会非常惊讶或者非常开心地说:“呀,他怎么戴了个小眼镜呀!”或者:“她长得真好看啊!”我探过身细看,真是这样,一个小姑娘,才五六岁年纪,已经显出一种老成的端庄了。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