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观望或聆听檐滴


□ 憨 仲


夏日,多雨的季节。一些雨总是抢在天气预报之前提前赶到故乡,这是些放纵而毫无节制的雨。敞开宽阔的胸怀,浑身的毛孔淋漓着欢乐和伤 感。
坐在门前的板凳上,凝视着这些由天水孕育成的小精灵,她们像一群玲珑剔透、纯洁晶莹的女子,有着柔情的骨肉,清丽的灵魂,第一声啼哭总是欢愉而响亮的。她们居高临下,沿着麦秸杆儿或鳞次栉比的瓦槽,以水银的速度打击如注。这是一种纯粹的打击乐,天然的毫无雕饰,总令人想像某些重金属铿然落地的瞬间。
檐滴们井然有序地排着队,一滴接着一滴,像断线的珍珠,又似密集的液体子弹,穿过空间隧道,从高处垂直地自由滑落,有些砸在门前的石头台阶上粉身碎骨了,有些掉进檐下的草丛中匿影潜形了,还有些不偏不倚地注入我空洞的内心,叩问我的灵魂。巨大的落差是通向追忆的惟一途径。面对着眼前这空旷而明亮的音乐背景,某些渐次隐去的亲人面孔折在襁褓里的初恋,凌乱凋落的笑声,还有悲哀哭泣的青草,以及腐烂如泥的苹果,暗香一样四处浮动游走,仿佛像一根火柴擦过黑暗的鳞片,一下点亮了我灵台的蜡烛。这些片段都是我成长的重要组成部分,是我生活轨迹中的蛛丝马迹,它们都沉睡在某个隐秘的角落很久很久了,是敲打的雨滴唤醒了它们,使它们在上下的落差中笔直地站立起来,陪伴我重新将过去的历程游走了一遍。
也是这么二个落雨的日子,翠儿身披一蓬蓑衣,头戴一顶苇笠,踏着飞溅的雨水跑进俺冢。娘锄地去了,哥割草去了,小妹们也不知哪儿疯去了,反正家里就俺自个儿在搓茅草绳。俺见翠儿颠过来,急忙站起来却不知所措,可是,当她站在门口瞅见屋里就俺一个人时,却愣怔在了屋檐下,更漏似的檐滴过着数又落到翠儿的苇笠上,形成了两次落差。俺心里明白,翠儿是一个容不得别人说闲话的人,虽说过去那些长舌婆曾说出过许多风言风语,俺对天发誓完全是捕风捉影,没有的事。不过从那以后,翠儿却竭力地回避着俺,说句真心话,俺打心底喜欢她,从某些事上俺也隐约感觉到翠儿也喜欢俺,比方说她给俺纳的那双鸳鸯戏水的鞋垫儿,针线密得叫那些巧手们自愧不如,到现在俺还藏在箱底舍不得穿呢。当然,咱的思想那时也不够开化,见了翠儿亦不知说些啥好,就这样叫翠儿站在屋檐下呆呆地站立着,任凭雨滴无情地打击着她那颗悲伤的心灵,我在屋里怅然若失之时,她那窈窕的身体已消失在茫茫的雨天之中。
翠儿从我的灵魂中走失后,不,应该说是我被翠儿从她的视野里丢弃后,有点魂不守舍,然而却始终挽不回她那颗看似温柔的心。每每落雨的时候,那敲击心头的檐滴总会在我近于死寂的状态之下,时常唤起我对一段曾经美好而又苦涩的回忆。有时我也戴着斗笠像翠儿那样站在屋檐下去体味当初她的心情,她的感觉。并反复地提醒自己:生活不仅在遥远的别处,有时也居于头顶举手可及的面处,就像眼前这檐滴一样给人带来的落差和唤起的回忆。
在某一个夏天或者秋天的夜晚,刚刚挨近梦乡的尾声,清脆的雨点轻轻地打在树叶上,伴随着“唰唰唰”的声音骤起,一下连一下的檐滴紧追其后。在土炕上翻一个身,支楞起耳朵,院子里仿佛涌进了千军万马,热闹得有些翻腾,聚精会神间去聆听檐滴的打击乐,那是它点击在屋檐下那丛美人蕉叶的声响。在天地合一的雨夜中,我明白惟有天籁之音,自然的造化才会孕育出如此的玄妙,此时此刻,只有用心去聆听方才能感悟到与其的共鸣。有时候我也会不由自主地产生出一种恐惧,两眼直盯着黑黝黝的窗外,幻化出无数双鬼怪的眼睛,在我忐忑不安地辗转反侧之际,它们又蓦地隐藏得无影无踪。与此同时,屋外四下潜伏的檐滴醒了,耳畔又响起了她那亲和的节奏声。
前些日子回乡下去,有幸又看见和听到了一次檐滴声,:当我重新把檐滴搂在怀里时,才体味到了自己生命的依然存在。将那份音乐驻扎进心灵深处,体内弥漫起一股荡气回肠的归属之感。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