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旧街风景


□ 荆淑英


我每天出门上下班都要经过这个街道。这个街道是时下这个城市里最陈旧、最不堪入目的街道了。近几年,城市拼命地修路修路,可是修来修去,却始终没有修这条街。
这条街是专门卖杂货的。一家挨一家的杂货店,把街道挤得满满当当的,有点水泄不通的态势。街上的人很多,是些衣着朴素的人们。达官显贵们不光顾这里。这里是平民出入的地方。我喜欢侧目看每家杂货店的内里。每天经过每天都看。每天看跟每天看的收获都有所不同。今天看了是这种感觉,明天看了又是那种感觉。我把这些不同的感觉牢记在心,一点点地变成对这个老街的回味。店铺里的光线很暗,东西杂七杂八地堆得很多,从外面看一眼,什么跟什么都分不清了。但当顾客说出他们想要购买的物品时,店主总是会很熟练地把顾客要的物品准确地抽出来,递到顾客的手里。这是很神奇的事情。说神奇其实也不神奇,店主对他们所经营着的店铺是太熟悉了!内里的一角一落,都铭记在心。而且,他们天天摆弄这些玩意,什么东西放在什么部位,不用看就能知道。我总是很钦佩他们这种对自家店铺的熟知。这种熟知满含着店主对店铺的心血。我还爱观看各家店铺的店主们。他们长的样子各不相同,但看上去却有几分相象。不是模样像,是神情和动作像。他们脸上的表情都差不多,是那种安然的,与世无争的,不贪大财只为有口饭吃的淡泊样儿。有时候我很羡慕他们这样一种生活。早晨不用起得太早,也不用把自己打扮得人模人样的。他们总是睡够了才起,起来了也不用慌着洗漱刷牙,去赶什么点儿。他们完全可以把昨天夜里的好梦坏梦回味个够,才开始吃饭或打点自家这点成年累月都一样的小本生计。他们老是神态安然地在他们的店面附近荡来荡去,悠哉悠哉。街上和我一样匆匆行走的人,谁也不能与他们这种随心所欲的生存方式相媲美。我猜想,他们这种活法,肯定会比我们这些匆匆对付人生的人群好,起码能够更长寿些吧?谁知道哩。
我不用进他们的店铺,就知道店铺里陈设着些什么东西。平素我没事了就会溜达到这个街上来,走到这个店里那个店里看看。有时并不想买什么东西,就是有一种进去晃悠晃悠的欲望。里面并不干净,物品像店主一样灰头土脸的,没什么看头。可是很奇怪,我却经常看得有滋有味的,并能感觉到其间的许多微妙境界。杂货店给人的表象是乱七八糟,但我知道,这里面有很多深邃的东西我还没有洞悉。我除了羡慕他们,对他们还有种莫名其妙的神往和敬服。这神往和敬服来自何处,连我自己都说不清楚。说不清楚的事就不去说吧,有时混沌反倒是一种很美很高的境界哩。
杂货店的店主从不吆喝。他们整天就呆在杂货店内静静地守摊。有人来购买物品,他们就动一动;没人来买,他们便坐在店里沉默不语或者抽烟喝茶。日子很是重复但他们似乎并不感到乏味。
每天阳光都会光顾杂货店,把拥挤和杂乱的小店默默照亮。阳光变成流线,在杂货店里悄悄移动,使杂货店里充满生机。于是,店主的脸上也生气勃勃的。阳光还会照射在杂货店堆积在外面的一些货物身上。这些货物店主们每天都得搬进搬出。早晨从店里倒腾出来,以便顾客挑选,傍黑的时候再一样样地搬进去。锅碗瓢盆扫把拖布之类的,给阳光一照射,满身的金光,样子楚楚动人。金属闪闪发亮,塑料越加显得光艳。暂时没人购买物品时,悠闲的店主就踱到门口来,眯缝着眼睛,很有耐心地打量着属于他们的物品。这些物品在没有被顾客买去之前,就像是他们的孩子一样。所以他们看它们时的目光是温存的,有感情的。仔细品味他们的目光,带着一种真实的温度,和情意。街道上因为堆放着大量的杂品,显得很零乱。外地人或不常经过这里的人,乍到这里,肯定心里会很不舒服,并皱起眉头。像我这样经常经过这个街道的人,跟他们就会有很不相同的感受。因为常从它们的身边走过,也像是跟它们有了一些感情似的,看它们时,同样会有一种很亲近的感觉。虽然它们是杂货店老板的,今后要给他们换回钱币,但这并不影响我与它们产生一种很真实的感情。很多时候,我会放慢脚步,在阳光下眯缝起双眼,很友善地打量着它们。因为堆放的杂货过多,原本就不算宽的街道,显得更加的窄小和拥挤。街道两边种植着的槐树,它们已经很大年纪了,冬天光裸着身子,在杂货成堆的上方静静站立。夏天的时候,它们像一个个天然的大伞,为店主和货物擎起一片阴凉。碧绿的树成了杂货的陪衬,把这个拥挤得有些丑陋的街道,扮得靓丽起来。
车从这个街道经过的时候,总是挺艰难。路两边老是有许多顾客在挑选杂货品。有人推着车子,有人三三俩俩的,把路占去大半。他们不紧不慢地挑选着物品,跟店主不慌不忙地砍着价。汽车只好一声声地鸣笛。于是,街道更热闹了,也越发显得有生气。
我闷的时候,就好上这街道上来。什么也不拿,两手插进兜里,在街道上缓缓行走。眼睛这边看看,那边望望。别看人在街道中间走,其实什么购物计划也没有,就是要在街道中间走走,就是要在这个热热闹闹的地方来来回回穿行几次。因为常常在街道上过,店主们都熟识我了,见了我,或者打个招呼,或者轻轻笑一笑。那笑当然很友好很温和,就像我们是多年的朋友。我想设若我不是个女人,兴许他们会把我招进他们的店里,递支烟给我,或者在闲暇的空间,跟我杀盘棋也说不定。有时我就驻足,站在街道中央,看店主跟顾客交易。买卖其实是很好看的一个场景。买主竭力压价,店主一个劲地把价码上扬。遇到吝啬点的顾客,他们就使劲说赔钱赔钱。有时买卖双方因为某件物品成不了交,还会相互叫嚷和红脸。这样的时刻,我就觉得很是好笑。想起那句“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的古训。人活着,拼命挣钱,却总是不舍得花钱。为了块八毛的,居然这么相互计较。刚笑完了人家,一检点自己,便又觉得不那么可笑了。其实平时自己买东西的时候,跟他们大体一样。都是往自己腰包装钱痛快,往外掏的时候,就十分之艰难。小小的街道,就像浓缩着一个社会
分享:
 
摘自:海燕 2005年第05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