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不敢自己睡觉的小女孩


□ 张国立

  张国立*生于台北市,现任时报周刊社的社长,也写旅游散文和小说,曾出版《匈奴》、《鸟人一族》、《一口咬定意大利》等书。
  
  朋友小丁夫妇的儿子刚满两岁,原来由丁妈妈照顾,最近被丁妈妈“退货”,倒不是说她不爱孙子,而是她“觉悟”了,决定好好过自己的日子,到处去走走玩玩。她对小丁说,被孩子绑住二十多年,被丈夫绑三十年,好不容易熬出头,不能再被孙子绑另一个二十年。
  老太太想得那么开,享受人生,绝对是好事,只不过搞得小丁手忙脚乱,到处找托儿所找保姆,他们夫妻都上班,没法子专职带孩子。小丁还这么消遣我:
  “你不是作家嘛,每天坐在家里闲着也闲着,要不要顺便当干爸?”
  那晚我开了瓶酒,坐在窗前望着台北的夜色,挺感慨的,想起我在十岁那年当保姆的历史。历史,上面尽是灰,翻开扑鼻而来的潮味,酒精是唯一能帮心情消毒的工具吧。
  小时候住在一个村子里,大部分的住户都是从南京中央造币厂迁来台湾的员工,说起话来,上海话、四川话、南京话、福建话、山东话交杂在日常生活里,造成日后我学习外文的一大潜在障碍──对不起,想起老妈骂我的话:功课不好,别乱找理由。
  村子里每家的关系不仅是邻居,也是同事,还同事多年升华为朋友,有的互结亲家,更成亲戚,关系复杂,感情深厚。每到黄昏,一辆交通车把所有的爸爸送到村口,他们脱下衬衫长裤,穿着背心又聚在巷子里喝茶聊天,真是公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人生几乎全拧在一块儿。
  父亲早逝,我妈也在村子内邻居的奔走下进了造币厂,那时我才小学一年级,放学回到家尚早,老妈经常加班,我又饿不得,每到晚饭时间,各家的妈妈都唤我去吃饭,我也老实不客气捧个碗,拎双筷子,从村子一号的沈伯伯家,吃到巷底四十四号刘阿姨家。
  我是晚饭的流浪民族。因为大家的感情好,彼此照顾,我从没饿过一顿,甚至在十岁那年被同学起了个轰炸机的绰号,村子里居民的感情,凝结成为我肚皮上的丰富脂肪,经数十年的健身运动,迄今仍未完全消除。
  村子是人的社会,有好事有坏事,有感情有爱情也有悲情。十岁那年林伯伯出了点意外住进医院,据说可能要住上半年十个月的,林伯母在餐厅当会计,每天工作分两段时间,中午和晚上,虽较自由,但总得到深夜才能回到家。林伯母的个性强,不肯找邻居帮忙照顾五岁的女儿珊珊,下午五点弄完珊珊的晚饭,赶着去餐厅,要珊珊乖乖在家早点上床睡觉。
  珊珊真的很乖,从来不烦林伯母,直到有天晚上大约九点多,我妈发现珊珊抱着娃娃坐在巷子的路灯下,一问才知道,小女孩怕黑,得要有人陪着才能睡着,于是我妈回馈乡里的机会来了,她对我说:
  “林伯伯和林伯母平常待你不薄,从今天起,你负责陪珊珊睡着觉才准回来。”
  老妈交待的事一向没什么周年庆、年终回馈、跳楼大甩卖之类折扣可打,也不像菜市场能讨价还价,我只好乖乖抱着白话本《三国演义》去珊珊床头陪她睡觉,等她睡着再回家找我温暖可爱的被窝。如今回想,珊珊可能是唯一听“屯土山关公约三事、赵子龙单骑救主”当睡前故事的小女孩吧,真委屈她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风尚周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风尚周报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