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普法该先普谁


□ 陈寿昌

  前两年我在《山西文学》发了一篇散文《东直门的遗憾》,感叹有数百年历史、雄伟壮丽的北京古城墙,在人为的作用下消失殆尽。我为失去这样重要的文物古迹而感到遗憾,文中提到了北京重建永定门一事,我认为那是一种劳民伤财的行为,因为文物是不可复原的。写时我只是凭着直觉表达一种疑惑和不满,现在看来,我实在是太肤浅了。
  因为,最近读了肖复兴先生的《蓝调城南》一书,他在永定门一节里写道:
  “最近,我看到有文章提到1964年在威尼斯通过的《国际古迹与修复宪章》,明确反对任何文物与古建的复建。我国的《中国文物法》也明确规定全部毁坏的文物不得重建。”
  《国际古迹与修复宪章》可能难看到一些,但《中国文物法》应该比较容易找到的。读了这段文字后有如五雷轰顶,原来这些重建行为不仅仅是一种不明智行为,而且是一种违法行为。可是人们似乎根本没有意识到这一点,最近在各地的报纸上仍然可以看到重建某某某的报道。改革开放以来,大江南北,从东到西,修复遗址,重建庙宇之风盛行,对这种大肆复古行为,他们都有一个冠冕堂皇的说法:搞活经济,扩大旅游。可是他们就是没有想到这种作法是一种违法行为。
  据说重建永定门是一个政协委员提出的,还是经过了充分讨论重重论证之后,政府才拨款修建的,可见重修永定门惊动的人一定不少,上至领导干部下至专家学者,左论证右论证,这么多人就是没人提出从《文物法》的角度去论证一下,看看这种行为合法不合法?
  山西南部的鹳雀楼重建也是这样。鹳雀楼与湖南的岳阳楼,湖北的黄鹤楼,江西的滕王阁同属我国古代四大名楼,始建于北周(公元557~580),毁于元初的战乱中(公元1272年)。这楼因为唐朝诗人王之涣的一首《登鹳雀楼》而名闻天下,流芳千古。谁也没有想到此楼毁后七百多年。居然又被人提出重建,历时几年终于耸立在黄河岸边。我不知道重建这楼有何意义,这样的“古迹”有何看头?但我想花费的资金绝不在少数,不知道此地还有没有辍学的儿童,还有没有解决不了温饱的贫困人家,如果用这笔钱花在别处,肯定能为老百姓解决不少实事。
  我国是一个具有五千年历史的文明古国,历史积淀非常厚实,被毁坏的文物古迹非常多,全国如果都像这样大兴土木,大复古迹,真不知道中国将变成什么样子。
  普法活动在我国已经开展了许多年,中国的法律也越立越多逐渐建全,但真正懂法、依法办事的人又有多少呢?毋庸讳言,普法是非常必要的,因为只有让广大人民群众懂法守法,我们才能有一个和谐的社会,经济才能蓬勃发展。但是普法到底该先普谁?如果说人民群众不懂法,会给社会带来一定的危害的话,那么领导干部不懂法,特别是那些有一定实权的领导干部不懂法,就像闹地震一样,这儿震一下那儿震一下,对人民对国家产生的损失和危害无疑是巨大的。
  所以我认为普法应该先普领导干部,让我们的干部懂得在决策一件要办的事情时,首先应该考虑考虑合不合法,这样才能达到真正依法治国的目的。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