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服装就是一种高明的政治


□ 鞠惠冰 赵元蔚

  朱天文的名作《世纪末的华丽》写于一九九○年,故事讲述的是职业模特米亚与情人老段的耽美生活,探讨商品世界中的怀旧和真切经验的求索。米亚在二十岁之前就已经出尽风头,就其职业而言,目下二十五岁的米亚已经有点过时了,她因此做好了走下坡路的准备。在故事情节上,这篇小说没什么特别之处,米亚与一位年龄可以做她父亲的已婚建筑师老段保持着情人关系,这种关系一如既往持续到故事结尾。《世纪末的华丽》的文本张力不在情节,而在于其中透露的“肤浅美学”和“琐碎政治”,它甚至给读者传授了一种幽秘的“知识”,使我们了解服装和化妆等其实一点也不琐碎无聊,恰恰相反,里面充满了现代性和拜物教,以及服装政治和两性权力等“大学问”。
  朱天文在创作《世纪末的华丽》时或许牢记了张爱玲的一段话:“衣服似乎是不足挂齿的小事。刘备说过这样的话:‘兄弟如手足,妻子如衣服。’可是如果女人能够做到‘丈夫如衣服’的地步,就很不容易。”王德威评论说,朱天文似乎想借着《世纪末的华丽》来“证实”张爱玲的观点。手足是身体的有机部分,而衣服只是附属品。对身体而言,衣服是可替换的并且经常以复数形式存在。米亚与老段的关系即类似于衣服与身体的关系。老段热爱米亚,但他并不打算与老婆离婚。老段在事业及家庭两方面都显得春风得意,对他而言,米亚并非不可或缺的身体要件;米亚不过是一件额外的漂亮衣服,是老段生活中一项浪漫的点缀。小说中有这样一段描写意味深长:
  等她出嫁的时候,老段说,他的金卡给她任意签,倾家荡产签光。米亚静静听,没有说什么。隔天老段急忙修正,不应该说嫁不嫁人的话,此念萌生,灾况发生时,就会变成致命的弱点阿奇里斯脚踝,因为米亚是他的。隔不久老段又修正,他的年龄他会比较早死,后半生她怎么办,所以,听天由命吧。米亚低眉垂目慈颜听,像老段是小儿般胡语。
  米亚倒似乎并不因为自己与老段的露水关系而烦恼。她在意的其实是自己的服装。王德威就此说道:“她是个自成一格的情妇。尽管她了解老段感情上的隐私,她却从不介入他的婚姻;尽管她生财有道,但她却从不拒绝老段的资助。我们因此很难认定米亚这样的人究竟是特立独行的女权主义者,还是莫名其妙的寄生虫。”
  老段初次上来米亚家里坐时,桌子尚无,茶、咖啡皆无,唯有五个出色的大垫子扔在房间地上,几捆草花错落吊窗边……他们席地而坐,老段问她垫子是否在三处不同的地方买到,米亚惊讶说是。“那两个蜡染的是一处,那两个郁金香图案进口印花布的是一处,这个绣着大象镶钉小圆镜片的是印度货,还有这两只马克杯颇后现代。”米亚真高兴她费心选回的家当都被辨识出来,她的屋子是如此吃喝坐卧界限模糊,所以就那么顺水推舟地把他们推入缠绵。
  只从这一点来看,老段也是米亚“合格”的情人。他对“小物件”的敏感、对细节的关注、对审美的直觉、对形式的耽美,都符合模特出身、并且拜物的米亚的口味。而且我们不要忘了,老段的身份是一个“建筑师”,这是一种鉴赏力的符号。小说里特别提道:“贝聿铭说,风格产生由解决问题而来。如果他没有一批技术人员帮他解决问题,罗浮宫金字塔上的玻璃不会那样闪闪发亮而透明,老段说。”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