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戏剧与电影:谁是谁大爷?


□ 李 然


电影诞生于十九世纪末,那个时候的电影与杂耍无异,只能是些下里巴人在闹市游乐场所里观看的新奇玩意儿,有点身份的人要想去看“电影”,还要压低帽檐。而在这之前,戏剧已进入自己的全盛时期:现实主义、自然主义、表现主义……流派纷呈;挪威的易卜生、法国的左拉、瑞典的斯特林堡、俄国的契诃夫……,大师迭出。观众们成群结队地进入剧场,看戏也成为身份的象征和品位的表现。
可是今天呢?电影工业早已经成为我们这个社会最主要的娱乐方式、艺术手段,甚至经济行为,而戏剧却似乎越来越成为小众关注的领域。
其实,电影作为一种艺术形式,能有今天的成就,也是从其他各种艺术领域吸收养分的结果。而戏剧,应该说是和电影亲缘性最强的门类。
早期的电影只能是杂耍。卢米埃尔兄弟在咖啡馆里实验成功之后,就派遣摄影队伍到处拍摄纪实画面,作为奇观提供给人们消遣。但是这种纪录性质的影像作品只是截取一段生活的原貌照搬到银幕上而已,并无艺术加工的成分。
直到梅里爱的出现,电影才正式带有了“戏剧性”。然而梅里爱的做法是什么呢?他在镜头前搭建了舞台,变换灯光和舞美,让演员在舞台上表演,摄影机也始终固定在剧场乐队指挥的位置,从不更换。说到底,他无非是用镜头纪录下演戏的过程。虽然他的固执和保守让他再无进步,但是,是他第一次将电影引向戏剧。而从此之后,随着格里菲斯等人的出现,电影才逐渐找到自己的语言。
用镜头来记录戏剧,这可以看做是最原始地电影改编戏剧的方式,而这也是早期的电影所能采取的唯一的方式。我们还能联想到当年谭鑫培老爷子在丰泰照相馆摄影机前不能唱念只能做打了自己的招牌菜《定军山》,成就了中国摄制的第一部电影。
最早的电影无非是戏剧的翻版,这是一个必然的过程,只有通过模仿戏剧,进而发展出属于自己的“戏剧性”,电影才能找到自己的合法地位。
即使当电影发展了自己的语言,她也依然继续着从戏剧吸取养分的过程。早期的电影编剧都是舞台出身,而电影对戏剧作品进行改编,也成为一种必然的选择。只是人们摈弃了照搬舞台的做法,以电影化的摄制方法,从内容上向戏剧进行取材。事实上,说电影在依靠戏剧的影响力来宣传自己也毫不为过。
最简单的例子:在无声电影时期,就已有四百部左右莎士比亚的戏剧被搬上银幕。进入有声片时代之后,以莎剧里的戏剧情节为蓝本进行改编的电影也为数甚多。欧内斯特·刘别谦的《生存还是毁灭》;罗伯特·怀斯的音乐片《西区故事》……这些远的咱们可能没看过,但最近几年,好莱坞又出现了好几出莎剧电影,比如里奥那多主演的后现代版《罗米欧与朱丽叶》。这些还仅仅是莎剧,其他根据戏剧改编的电影更是多如恒河之沙,比如《温柔地强暴我》、《偷心》等等。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话剧》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话剧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