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旅游民俗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野性的呼唤——记浙江天童山


□ 胡瑾瑾

  天童国家森林公园位于浙江省宁波市鄞州区的东南部,地处北纬29°48’,东经121°47’,介于山地和滨海平原之间,距海岸约10千米。在这里,一年四季都有高等院校的老师和研究生驻扎并持续开展野外工作。华东师范大学在此处建立了天童生态实验站,对森林生态系统进行了长期、系统的野外观测和实验。每年四五月份,来这里实习的学生络绎不绝。曾就读于华东师范大学生态学专业的我,也因此与天童山结下了不解之缘。大学期间,我利用假期跟随王希华站长及其研究生在这里做野外调查,度过了3个多月的美好时光。如今我已大学毕业,与天章山也阔别数年,但是关于天童山的记忆却历历在目,那段经历已经成为我生命中最美好的一部分。

  缤纷多姿、个性鲜明的植物朋友

  天童国家森林公园的植物种类丰富,植物区系以热带、亚热带成分为主,同时含有一定数量的温带成分。常绿阔叶林为该地的顶级植被类型,可分为木荷-栲树群丛和长叶石栎-云山青冈群丛。壳斗科在天童地区占有优势,该科的栲树、石栎和青冈是这甩的优势种。另外,在长势良好的阔叶林下遍布着古老的真蕨类植物——里白,其郁闭度高达90%左右。里白的地下茎横走,喜阴,使林下其他灌木和草本植物难以生长。

  我在天童山实习期间的主要工作是协助赵亮师兄在五个50×50平方米面积样地(分别为落叶灌丛、常绿灌丛、马尾松林、木荷林和栲树林)做一个演替系列的群落调查。我们要对五个样地里的乔木和灌木进行每木调查,记录每株植物的高度、胸径和基径,工作量实在不小。我们总是一大早便上山,背包里装着一天的干粮,一整天都在样地里奋战,直到夜幕降临才踏上归程。我印象最深的是调查落叶灌丛样地。这块样地位于山顶,我们每天要爬山近一个小时才能到达目的地,下山的时候经常是走到半路天就黑了,我们只能在朦胧的月色中摸黑下山。那条崎岖的小山路我们已经了如指掌,纵使天黑得完全看不清路,哪里石头多要走慢点儿,哪里树根多容易绊脚,我们都一清二楚。暮色中树影横斜、轮廓依稀,林间明月时隐时现、一路陪伴,美妙的景致让我们忘却了一天的劳累。

  在与天童山朝夕相处的日子里,我认识了很多植物朋友,一个个别有寓意的名字引发了我无尽的想象。进山不久我就见到了仰慕已久的深山含笑。它枝干挺拔,叶子光滑圆润,如同亭亭玉立的少女,从容典雅、笑意盈盈。深山含笑,我品味着这个名字——仿佛见到一位独行者穿梭于深山老林中,正在干渴劳顿时,忽见前方一女子笑容可掬,双手捧来一碗清泉。甘洌的泉水下肚后,旅人顿觉神清气爽,再定睛一看,刚才的女子已无影无踪,唯一树姿态优雅挺立于前,恰似那女子含笑而立,便称呼它为深山含笑。

  我还认识了木荷。之前这个名字就给过我无数想象,这次见到庐山真面目,顿感又惊又喜。它的叶子修长,环生于枝头,恰如莲花的神韵。天下之物果真阴阳相生、刚柔并济,有柔美灵动的凌波仙子荷花,就有苍翠挺拔的木荷相配,奇哉妙哉!还有野茉莉,名字虽好听,但模样可谓平平无奇,远不及茉莉那般清新灵动,反倒有形状粗犷之感,或许因此即被冠以“野”字。还有“米饭”,这个名字着实有趣。它叶子小巧而圆润,可爱至极,但我实在想象不出它跟米饭有何渊源,后来才知道它的果实可用来染米饭。

  在天童山, 像这样有趣的植物不胜枚举,若都仔细推究名字的来源,一定妙趣横生吧。大自然多么奇妙,无论多么微小的植物都有独特的不可忽略的特色,许多我们司空见惯的植物同样隐藏着很多鲜为人知的个性或秘密。与它们接触越多,想要认识它们的愿望就越强烈。

  天章山的植物不仅名字有趣,性状也是千姿百态、各有特色。且不说树形、叶、花和果的缤纷多样,仅树皮就个性鲜明。那些常见的树根据树皮就能辨别出来,尤其是那些长得太高看不清叶子的乔木,树皮就帮了我们大忙。其中最有趣的当数四川山矾的树皮,上面的皮孔酷似一只只眼睛,“眼眶”、 “眼珠”甚至连“鱼尾纹”都活灵活现、惟妙惟肖, 令人叫绝。

  我总觉得,每种植物都跟人一样有它自己的性格。譬如红楠,它给人的感觉就是十分秀气。曲线优美的叶片、整齐清楚的叶脉,明净的绿色微微带着一抹红色,干净清秀的气质赫然眼前。又如石斑木,就像一个温婉柔美的小姑娘,身形纤秀,平时平淡无奇,一旦换上春装便惊艳无比。木荷的性格则比较多变,它的叶子有的带锯齿,有的呈椭圆形,有的又是披针形,令人眼花缭乱,怪不得有“百变木荷”的雅号。山矾的性格似乎比较随和,叶子也很容易辨认,开花的时候一层白花如雪状覆盖于树顶,树下洒落一地的花朵似乎渴望与人亲密接触,让人忍不住停下来多看它几眼。而里白的性格就比较霸道,在栲树林和木荷林下,里白可谓肆虐横行。人走在林下,半身已淹没其中。其他植物慑于里白的威力大多乖乖地退出这片竞争舞台。赵师兄曾戏言:“我在毕业论文的后记里一定得写上:感谢里白,大大减少了我的工作量。”引得我们大笑。而大青就是那种不鸣则已、一鸣惊人的角儿,一般情况下它们总是毫不起眼地长在乱草丛中,但是有一次我见到一棵三四米高的大青,着实吃惊不小。赵师兄感叹道: “要是大青是动物,那这株简直就是个怪物!”大青的花也同样,浅浅的绿色,不起眼也不漂亮,但是又很特别。还有热情洋溢的马银花,低调的白花苦灯笼,刚毅粗放的苦槠,以及清高的隐君子六角莲,不一而足,都带给我别样的感悟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大自然 2012年第04期  
更多关于“野性的呼唤——记浙江天童山”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