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忆在西安吃羊肉泡


□ 周同宾


贾平凹著《西安小吃小识录》,凡二十四篇,开篇便说羊肉泡,说得形神兼备,有滋有味,说出了诱惑力,叫人嘴馋,引人想吃,好似不吃一次就辜负了短暂的人生。
丁卯秋,游西安 ,没登旅程,就想着羊肉泡,想了一路。一下车,碰上东北风,老阴天,顿觉衣裳单,腹中饥。别的事先不办,径直去找羊肉泡。
踅进一条小巷,见两旁排满一间间饭馆,水蒸气和香辣味冲冲地直往行人身上扑,鼻里钻。抬头看招牌,竟一色儿写着“老赵家羊肉泡”、“老钱家羊肉泡”、“老孙家羊肉泡”、“老李家羊肉泡”……一条街都泡在羊肉里,羊肉都泡在这条街里。招牌的位置、大小、字体、颜色全同,只姓氏各别,莫非百家姓也全被羊肉泡了。
既然是百家姓,必然有老周家,何不找到三千年前的族人,吃一顿本家的羊肉泡。周族的老根,在陕西周原,西安的周姓应当更正宗。很容易就寻得,我在门口一出现,就听到一声热乎乎的吆喝:“来呀,屋里坐呀,羊肉泡馍呀。”嗓音圆润、悠扬,每个字都像谱了曲,简直是在唱,不禁想起一千三百年前“旗亭画壁”故事里,那个最漂亮的歌妓唱王之焕的《凉州词》。店主却并不老,像是小两口,男的当厨,女的叫卖。小伙子长身阔背,浓眉大眼,很像秦始皇陵前的武士俑。小媳妇微胖,圆脸,小口,我揣测当年的杨玉环也应是那副长相。忙转身进店,他朝我一笑,她朝我一笑,真像是一家子。店房不宽,迎门砌炉灶,烟熏火燎,烧出古意,桌椅都陈旧,仿佛前朝留下的文物。已有七八个食客比肩而坐,皆呈现饕餮状。付了钱,女主人递给我两个饼馍,一只蓝边海碗,交代道:“自己把馍掰碎。”。那馍,扁扁的,圆圆的,白白的,恰如十五的月亮,长安的月光下,李太白曾饮酒赋诗。那碗,三号瓦盆那么大,颇有盛唐的大气。我便净了手,学着别人的样子掰馍。从掰馍中倒可以看出食客的不同性情。那个小子,风风火火地撕拽,掰得大小不匀。那一对像是恋人的男女,相向坐着,碗放中间,慢悠悠掰,掰得细小,弄成了相思豆,掺和一起,不分你我。那个汉子,三下五下掰成七八瓣儿,就算了事。吃别的馆子,桌边一坐,只等饭来张口。独独这羊肉泡,食客还须动手。吃是文化,中国的烹饪更是艺术,是美;吃饭,也是艺术的体验,故有人可以成为美食家。美学书里讲,审美主体也参与美的过程,只有参与,才能感知美的底蕴。羊肉泡便要食客也参与美味的烹调。这是西安人的创造,好比云集长安的诗人创造了律诗、绝句。
我掰完了馍,两轮圆月碎成了一碗星星,长安的星辰曾渲染李商隐爱情诗的朦胧,诗中的她却不知是谁。端给厨师,那后生操刀切肉,一阵嚓嚓响,羊肉如纸片,羼入馍粒,倒进小锅,加汤,加料,烈火烹之,转瞬即沸,咕嘟嘟响得热闹,水珠儿飞,油珠儿溅,馍粒儿蹦跳沉浮,更若繁星闪烁。又加进葱丝、姜丝、辣椒、胡椒及少许菜叶,红红绿绿,在锅里明明灭灭。顷刻间,热气蒸腾,香味四溢,把人的胃口就吊起来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