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最后的鲁班


□ 薛 勇

吃的是料,住的是庙

十几年前,我陪同北京杨总,到代县鹿蹄涧村寻根问祖。车进代县,一路沉默的杨说:快看,那是什么?
顺他眼光,早春尘雾里,是田垄尽头的村庄,新旧瓦屋连片,黛青、浅灰着。新瓦屋上,屋脊高耸,两端吻兽昂列,呈龙头的造型。村边,是盖新房工地。有的才打地基,有的房架已起。房架高处,正中脊檩上红布八卦高悬,映在白茬子木料上分外显眼。见杨有兴趣,急忙招呼司机停车。俩人踩过秸秆狼藉的耕地,向盖房处走去。工地上不见人,刚刚靠近,突然蹿出一条瘦狗,狺狺吠叫。正在尴尬之际,主人不知从哪个角落出来。问讯来意,递上一根白皮烟,如数家珍地数叨起这柱、这梁,那椽、那檩。杨总问:你盖这5间大瓦房,总共用了多少立方木材?
主人答:不说门窗,光房架就得松杉木材20方。他把杉木的“杉”字,说成“qian”。
杨总问:盖下来,得多少钱?要在北京,不算地皮光房子,我看没个五、六十万就别玩儿。
主人脸一急:看你说的,哪用了这么多,有你说的一勾两半也就差不多了。在俺这儿现把票子处,就材料钱。再就是管待匠人的烟酒、茶饭。粗笨杂工都是本村人,相互“撺忙”白干,管饭就行。
杨总又说:你还没说工匠钱呢,人家也给你白干?
主人答道:白干是不白干,就是不用现给钱。如今,代县起房的多,匠人也多。这不,我用的还是最有名的杨家木匠。一伙人过罢“破五”就干开了,到俺这儿是第三处。这几天,又挪到县城西关去了。
杨总问:这儿工匠的工资是怎么个行情?
主人答:木工是大工每天20到25,小工是10到15。瓦工缺,这不,我这房架起了,就等着泥瓦匠上手呢。
拉呱到此,天已近午,相别奔东而去。车上,杨总反复念叨着:怎么搞的,匠艺人的工钱,还不如北京扫厕所的?
中午在县城吃饭。饭后东行20公里,便到鹿蹄涧村。“杨忠武祠”建于700年前。祠门三间,院落两进。前院有东、西配殿及正面过殿,后院亦有东西配殿及主殿。主殿面阔五间,进深三间。这组木构古建形制森然,建于高台之上,尺度却仄小,所用木料尺寸也不大,乍看灰头土脸。显眼的物件,却是些大而无当的匾额楹联,还有斑驳不清的皇帝诰敕等陈迹。
良久,一邋遢管事人从外面回来。杨总赶忙自报家门,说明来意。
听说姓杨,又是“大老板”,那人就机灵了。将杨引入一室,撩门帘的动作很是殷勤。我知趣,没有跟进。良久,杨捧着一个类似徽章的锦锻盒子出来。对我说,这是认谱归宗的证物。又神秘兮兮小声说,人家让他看了“镇祠之宝”,是宋朝传下来的《杨氏宗卷》,绢轴在炕上展开,约有八米多长呢。他的随员小侯悄悄对我说,杨总给那人3000块钱。临走时,见对面戏台正在施工,上前搭话,修工的木匠头儿也姓杨,却说和这村的“杨”不是一个“杨”,是任家庄的“杨家匠”。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