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关于《那里的生活》


□ 周鹿

  

  文/周 鹿

  我区壮汉双语作家蒙飞今年新作频出。1月,小说《塑像》在《广西文学》刊发;4月,长篇小说《组委会》获网易首届原创文学大赛优秀作品奖;5月,长篇小说《那里的生活》出版;7月,小说《卢长火传》得到《民族文学》特别推荐刊发;9月,壮文长篇小说《山重水复》将出版。在讲壮话的人越来越少的今天,蒙飞始终坚持壮汉双语写作,一写就是二十多年。

  坚守:学会壮文是幸运,壮文写作是自信

  蒙飞来自马山县一个叫周鹿的古镇,那里壮汉两族杂居。1983年,17岁的他没有按照父亲的期望报考政治系,而是选择了广西民族大学首次开设的壮语言文学专业。“这个选择决定了我这辈子与民族语言文化,与壮文打交道。”蒙飞说。大二那年,他开始在报刊上发表壮文和汉文作品。

  大学毕业后,他先后在广西民族报社和广西三月三杂志社工作。二十来年间,许多同行或离开这个领域,或下海经商,他却始终坚持壮汉双语写作,出版了汉文长篇散文诗《歌墟》、散文集《温润的微笑》《侗情如歌》《边陲画廊》《旧梦新月》等著作。他和黄新荣合作创作的壮文长篇小说《节日》是壮族作家用母语创作的第一部长篇小说,填补了这一领域的历史空白,获得2008年第九届全国少数民族文学创作骏马奖、2008年第三届广西少数民族文学创作花山奖、2011年第六届广西文艺创作铜鼓奖、2011年第二届壮文文学奖等奖项。

  “用母语写作是每个作家的情结,我比其他壮族作家幸运,学会了壮文。”蒙飞在谈到壮语写作时说, “使用母语创作是我手写我口,不存在语言和思维的转换障碍。”他认为,坚持母语创作是民族自信和文化自信的一种体现。

  欣慰:8l岁的妈妈听得懂我的小说

  “母亲能听懂我写的小说,这让我很高兴。我将继续为我的民族而写作,书写我的民族。”每出版一部壮文作品,蒙飞就高兴地念给81岁高龄的母亲听。

  对当下农村的关注,对民族文化的思考,渗透在<那里的生活》的细节中。这部作品所描写的,正是一个壮族村庄当下的状态,小说围绕“出”与“入”、 “逃离”与“回归”两大主题,通过覃树文等人鲜活生动的故事,反映留守青壮年的情感与性需求、隔代抚养教育、养老、学校撤点并校、新读书无用论、传统文化断代、进城务工者的蜕变、农民工二代生存状态等诸多问题。在蒙飞笔下,农村人在城镇化浪潮下的喜怒哀乐真实可触。

  对于壮文小说影响力大小的问题,蒙飞认为,壮文推行50多年来,经历了萌芽发展壮大的曲折过程,涌现出了一批有影响力的作品,历届的全国少数民族文学创作奖和“骏马奖”都有壮文作品获奖。壮文文学作品拥有了一批固定的读者,如壮文专业学生和老师、壮文工作者、壮族文化文学研究者和国外一些语言学家、文学家、民族研究者等。他的文学作品成为壮文学校师生的教辅材料。

  至于作品影响力的大小,有时候不在于作品本身,更多的是与机制、机遇和展示平台等外在条件有关,这其中需要壮文作家的更加努力,需要更为平等的机会。目前,他正在极力呼吁《民族文学》创办壮文版,为壮文文学提供更广阔的空间。

  探索:作家改善生活,影视是条路子

  如果说坚持壮文写作让人觉得蒙飞比较“乡土”,那他也有“潮”的一面。他以“周鹿”为笔名创作的长篇小说《组委会》参加了网易首届原创文学大赛,从2000多部作品中脱颖而出,在28部获奖作品中占据一席。这部反映城市和官场生态的小说不仅拿回奖项,还售出了影视和漫画改编权。

  蒙飞表示,作家上网写作和在网络上发布作品,是一种必然的趋势。 “它所带来的机会无限大,发布也快捷、有效。网络的评奖从某一角度来说,更为公平。”网络好作品因为拥有大量的读者群,纸质版一旦出版,销量应该不错。

  影视剧热衷于改编自文学作品的潮流早就风行,去年4月,广西女作家辛夷坞的小说《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由赵薇拍成电影,获得很好的反响。莫言的<红高梁》又由金牌导演郑晓龙拍成电视剧,引起观众极大的关注。谈到这个话题,蒙飞说: “文学和电视电影的结合是好现象。如果有好的机会,我也会参与电视电影的活动中,两者不存在排斥。目前刊物和出版社的稿酬还是偏低,影视的成功能够迅速改变作家的生活水平。”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麒麟 2014年第02期  
更多关于“关于《那里的生活》”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