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唱给一只小乌的安魂曲


□ 莫永忠(瑶族)

我不知道那是冬天还是春天,空中斜斜地密织的雨帘,分明是春雨的模样;而被连日雨泡得软绵绵服服帖帖的金黄衰草,又分明是冬天的馈赠。

  天气是寒凉的。通往茅厕的小径,瓷实光滑得像面镜子,三姐带着我,小心翼翼地走着。虽然担心摔跤,雨帘中一只扑闪扑闪挣扎着向空中飞翔的小鸟,还是牵动着我们的视线。在这油画般明亮的雨天里,它实在太孤单了。而且它好像受了伤,或者生了病,它孤凄的叫声却得不到任何一位亲朋好友的回应。等我们上完厕所出来,它还在雨帘中挣扎。它飞得令人相当揪心,而且终于无声地摔倒在松软的草地上,再也没能飞起来,它好像被雨淋湿了羽毛,冷得直打哆嗦。如果不想办法帮它烘干羽毛,它可能会冻死,或者因为飞不起来最终成了别的动物嘴里的美食。我们决定把它捧回家,屋里母亲在煮粥,灶火可以让它暖和起来。

  母亲低声惊呼:“呀,一只小鸟!”眼神里满是慈爱,便郑重其事地叫我们让出一个位子给小鸟。小鸟俨然成了我们家的贵客。父亲回屋的时候,小鸟已经可以叽叽叽满屋子走了。但它望望外面令人犯愁的天气,并不打算飞出去。这让我们有点犯难。如果一直让它在并不宽敞的茅草屋里自由走动,保不准被谁不留神一脚踩死。母亲便暗示我央求父亲给小鸟钉个笼子,把鸟挂起来,人踩不着,野猫也够不着。

  向来因生活的艰辛板着个脸的父亲,居然被我结结巴巴的话语打动,笨手笨脚操起木工家什,钉成了个丑陋的鸟笼子。但是我们还是高兴极了,小鸟终于有了个安身的地方。我记得开始的时候,我们用粥米喂它,它吃得高兴;后来,茅屋前草全都变绿了,红彤彤的日头一尘不染地从蓝湛湛的天空升起来,草叶上滚动的露珠美丽极了,各种幼嫩的小昆虫,在草尖儿上蹦来跳去,门前的草地俨然成了它们的儿童乐园。我们便捉拿虫子,大个的喂鸡,极小个的就拿来喂小鸟。小鸟活得更开心了。每天冲我们叽叽啾啾唱歌,换来全家人的笑脸。

  夏天,屋外鸟多起来,呼朋引伴。屋里笼子里的鸟耐不住寂寞,上蹿下跳,烦躁不安起来。我们就把丑陋的笼子拎出去,搁草坪子上。起初,那些鸟以为是我们下的陷阱,只远远地同笼里的小鸟作着应答,而绝不凑近。经过几天的试探,发现我们几个小孩子一直只趴在几米远处纹丝不动地观察,并没有丝毫诱骗他们的意图,有几只小鸟儿,胆子便大起来,一步一步跳近笼子,每跳一步,便用滴溜溜转的小眼睛望我们一眼,有趣极了。后来终于相信我们没有因为它们的唾手可得而产生丝毫恶意,便放心地同笼里的小鸟叙起家常,同情着它,安慰着它。也有的小鸟异想天开地用小嘴啄那活动的笼门,想还同类一个自由。但我们这会儿已经舍不得这只笼里的小鸟了,我们自私地没有趁机放生它。不过它在笼里仍然过得不错,养尊处优,只是不能自由飞翔,自由地亲近蓝天白云。

  寒冷的天气又降临了。屋外绝了鸟类的踪影,屋里的小鸟只能与一只旱鸭做伴。天气冷得出不了门了。屋内须终日烧着火。小鸟虽然养在挂着的笼子里,旱鸭子养在屋角安放的笼子里,但是有趣的是,小鸟叽叽啾啾叫的时候,鸭子偶尔也呷呷两声,鸟和鸭之间,就好像是一个多话的孩子,终于得到大人的应答。不仅人与小鸟、鸭子的心灵是相通的,小鸟与鸭子之间好像也处得其乐融融。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