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旅游民俗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鸟奴(下)


□ 沈石溪

  这天,帅郎和贵夫人外出觅食去了,两只幼雕并排站在巢前的横枝上,不知为什么事情争执起来。雄鹩哥一敛翅膀,降落到武大和丸小两只幼雕之间,用自己的身体将打斗的双方分隔开。武大正在兴头上,哪肯轻易鸣金收兵,仍蛮横地用肩胛顶撞过来,丸小也鏖战犹酣,恨不得斗它个天翻地覆,也横走一步,用钩嘴来啄咬。雄鹩哥挤在它俩中间,无处躲藏,也无法避让,成了出气筒和活靶子。两只幼雕用钩嘴在雄鹩哥脖子上疯狂啄咬……
  从那架势看起来,活像是两只蛇雕在合伙宰杀一只鹩哥。
  被打得头晕目眩的雄鹩哥本能地双腿在横枝上用力一蹬,随即扇动翅膀。丸小本来就金鸡独立,没站稳当,便被带出了横枝:武大的脸被雄鹩哥扇动的翅膀“啪啪”左右开弓扫了两个耳光,一个趔趄,重心偏仄,也从树冠上掉落下去……
  雄鹩哥失魂落魄地飞回巢,不停地发出撕心裂肺的叫声,一会用头撞着树干,一会身体在枝蔓间挤来挤去,显得十分痛苦后悔的样子。这时,“呦”——天空传来一声高昂的雕啸,帅郎和贵夫人猎食归来了。帅郎爪下攫抓着一条脑袋已被啄烂的百花锦蛇,一落到树顶网络状枝林间,便“呦呀呦呀”呼唤幼雕前来啄食。它当然不可能听到幼雕回应的叫声,也不可能见到急不可耐前来抢食的幼雕的身影。“嘎呦”?它发出长长一声疑问,竖起脑袋瞪起眼睛四下顾盼。贵夫人刚吊起双翼、垂直双腿准备降落,见帅郎如此神情,复又腾飞起来,怒啸一声,扑向鹩哥巢。
  贵夫人伸出一只雕爪,在雌鹩哥身上扫了一下,将它扫出巢去。四只小鹩哥暴露在外,随后扑下来的帅郎伸出一只爪子在鹩哥巢里捞了一下,攫抓住一只小鹩哥,飞到空中,使劲一捏,“吱”——可怜的小鹩哥在雕爪下发出一声急叫,便被捏得气绝身亡,帅郎一松爪子,小鹩哥像枚山核桃般笔直坠下深渊……四只小鹩哥都已经命丧雕爪。但暴怒的贵夫人好像还不解恨,又用强有力的雕爪将编织得十分精巧的元宝状鹩哥巢撕扯成碎片。
  被逼得走投无路的雄鹩哥一只翅膀耷落,一只翅膀高翘,身体在空中滴溜溜急旋了半圈,带着雌鹩哥朝我飞了过来。我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两只鹩哥已落到我面前的岩石上,并跳飞过我的肩头,迅速钻到我背后的石坑里去了。
  我打开采集植物样本用的小布袋,将袋口移到两只鹩哥面前,柔声说道:“来,别怕,钻进去,相信我,我这是在帮助你们!”
  它们犹豫了一阵,雄鹩哥终于先钻进了布袋,雌鹩哥也壮起胆子跟着跳了进去。我收紧袋口,将袋绳套在我的脖子上,将小布袋揣进我的怀里。
  我跨出石坑,取下挂在山壁上的那只强巴天天用来给我吊送食物和水的竹篮子,手抓草根树枝,脚踩石缝岩角,慢慢往下爬。太阳偏西时,我好不容易来到山腰的灌木丛。我发现有两个黑影在树根后面蠕动,光线很暗,看不清楚是什么。我扭亮旅行小电筒,一束光亮照射过去,哈,就是两只幼雕!
  我爬过去,先扯了几根藤蔓,横七竖八捆在竹篮上,将竹篮编织成一只临时鸟笼,然后动手解开幼雕身上的藤蔓,将它们塞进竹篮子里。
  贵夫人眼尖,我刚爬出灌木丛,便看见被我关在竹篮里的两只幼雕了,它惊喜地长啸一声,迅速降低高度,就在距离我头顶两三米的低空盘桓,眼睛死死盯着竹篮子,“呦呀呦呀”柔声呼唤着。我注意到它的两只爪子都缩进腹部,表明没有要攻击我的动机。
  贵夫人和帅郎已找回摔下树去的幼雕没理由也没必要再对两只鹩哥实施狂慕的复仇了。
  翌日晨,我吃·晾地发现,雌鹩哥正吃力地拖拽着刚从树缝中拔下来的一团草丝,往旧巢废墟搬运。贵夫人用鄙夷的神态瞄了鹩哥巢一眼,便扇动翅膀,飞上蓝天寻觅早餐去了。
  雄鹩哥和雌鹩哥这才如蒙大赦似的松了口气,继续筑巢。世界很大很大,它们有自由的双翼,哪儿不能栖身,哪儿不能安家,干吗非要赖在这里与凶猛的蛇雕为邻?
  这时,帅郎和两只幼雕也醒了,相继跳出巢来。雄鹩哥立刻振翅飞到树冠顶,栖落到一根枝桠上。幼雕将排泄孔对准枝桠间的空隙,尾羽一翘,将一泡粪尿撒下树去,用特殊的身体语言向雄鹩哥表明——它们讨厌它,它们不需要它了。
  雄鹩哥和雌鹩哥突然扇动翅膀,飞离了大青树,朝我飞来,栖落到离我仅有两步远的一块石板上。我伸出一只手去摸雌鹩哥的背,它轻叫一声,双腿弯曲蹲了下来,全身羽毛蓬松。可我仔细打量,却发现它双眼紧闭,身体不由自主地在一阵阵颤抖,显示出其内心的极度恐惧。
  一只野生鹩哥,是不会愿意和人亲近的,更不用说喜欢人用手去抚摸它了。它克制住对人的天生惧怕,让我随意摆布,究竟为的是什么呀?
  雄鹩哥飞进石坑,这儿看看,那儿瞧瞧,像在找寻着什么。我刚好抽完一支烟,将烟蒂扔在地上,踩灭了火星。它眼睛突然一亮,立刻跳到我脚跟前,叼起那个烟蒂,嘴壳一扬,将烟蒂甩下深渊去。
  我心里“咯噔”了一下,难道它……
  那谄媚的表情,是为了讨取我的欢心,抑制我的攻击冲动。
  我明白了,它们卖身为奴,把我当成了新主人。我曾两次摆弄过活蛇,在它们眼里,我也是蛇的克星,投靠我,也能像投靠蛇雕一样,免遭蛇的侵袭和毒害。大青树上那家子蛇雕嫌弃它们了,它们要继续为奴的话,不得不改换门庭。它们要向我证明,它们和我共生共栖,是能给我带来生存上的好处和利益的。它们固执地认为,共栖的一方若无法向对方证明自己的存在价值,就无法将这种共栖关系长久保持下去。
  真是标准的鸟奴。我心里充满了同情与怜悯。我决计答应它们的请求,同意它们与我共栖。
  (完)
分享:
 
更多关于“鸟奴(下)”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