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骏马奔驰界无疆


□ 戴永成

奔跑的马魂

一匹马从北方深处的草原奔跑出来,蹄音悠扬着马头琴拉响的蒙古长调;一匹马从中国最大的油田奔跑出来,马魂因此闪烁着黑金子的光芒。
马驮着钻机驮着地火奔跑,驮着大庆找油汉子的风骨,驮着“铁人”的灵魂奔跑。在异国的土地上,以所向披靡的雄风与雷霆般的力度,奔跑出华夏的个性,奔跑出一种搅动血液的力量……
钻头,一粒铁性的种子,植入委内瑞拉与印度尼西亚土地;钻杆,一根铁性的马鞭,抽打着山峰与海浪;以生命的誓言与铁性的承诺,策马扬鞭,放牧黑色的泉、泥浆、热带雨林和如山的海浪。
中国大庆之马,血气方刚,血肉丰满。“铁人”的精髓,锲于马魂。
一串不舍的蹄音,踏响四十五年悠悠创业往事;一声不挠的长啸,召唤坚韧思想与科学智慧的和谐之旅。
我看见,一马当先,万马奔腾;我看见,马跃长江黄河,马跃泰山长城,一直奔跑到遥远的海外,奔跑成名叫中国大庆的马群。
一匹马,一个奔跑的大庆图腾;一群马,一群开拓人生的大庆人。

飞扬的长鬃

独领风骚的长鬃。地火的长鬃。烈性的长鬃。血性的长鬃。
骏马奔驰,从中国最冷的地方,飞到了世界最热的地方。
开拓海外。跻身印尼。热带雨林,毒蛇、野猪频频侵袭。还有汽车炸弹爆炸恐怖事件。艰难的生存环境,倔强的测井人高昂马头,对天长啸,扬起如火的长鬃,似一面猎猎旌旗。
面对市场,大庆测井人听到一种声音。竞争的声音。奔跑的声音。骨头敲打魂灵的声音。是谁在问:马的奔跑便是生命的奔跑么?马的生存便是生命的生存么?
天高任鸟飞,地远任马奔。一种理念,让马的长鬃扬起青春的活力,奔跑出一行行顶天立地的誓言。那绺红马鬃扬起一束燎人的火焰,百折不挠地燃烧成飞翔的庄严。这些奔跑的马群,背后扬起长长的尘烟,飘落在茫茫内蒙古草原、黄土高坡的大西北、新疆塔克拉玛干大沙漠……
在奔跑中生存,在生存中奔跑。眺望神州长城,踏响非洲大地,深邃的目光,没有眼泪,只有汹涌澎湃的长江;身伴泰山青松,青翠吉尔吉斯坦,透明的风骨,没有懦弱,只有顶天立地的骨气。
世界,越来越多的骏马在行走、奔跑,只有奔跑才能知道,迎风,扬鬃,蹄音是飞扬的鼓点……

穿越的蹄音

神州的一条血脉:西气东输。
一条潜龙的长度:是从新疆库尔勒到上海白鹤镇的距离,也是大庆管道人追赶太阳追赶月亮的脚印。
跫跫蹄音,穿越雄性的西部,穿越丝绸之路的起点,穿越黄河长江,穿越大唐文明洗礼的风水宝地,穿越千军万马纵横驰骋的峁梁沟壑……
西气东输的战场,奔跑的蹄音是春雷炸响么?
谁在四千公里的山山水水中,书写骏马奔驰之粗犷?
马的蹄痕印在沙漠戈壁,倔强成一排胡杨;马的蹄痕印在黄土高原,悠扬成一首信天游;马的蹄痕印在太行山上,豪迈成一代伟人的思想;马的蹄痕融入黄河长江,澎湃成民族生命的血脉。
倾听骏马在西气东输中的蹄音,就是倾听一种穿越沧桑穿越禅界的旋律。蹄音落在大地的琴弦上,时而跳跃成黄土高坡上的《蓝花花》,时而跌宕成淮北平原的缠绵小曲,时而流泻成江南水乡的《高山流水》……谁能读懂大庆管道人此时的心境?谁又在打捞灵魂里的故乡与梦境里的东北民歌?
马的蹄痕凝重,马的蹄音悲壮。从北方到西部是一种坎坎坷坷的穿越,从西部到东部又何曾不是一种曲曲弯弯的穿越?
骏马,用蹄音穿越沸腾的岁月,奔蹄的尘土掩埋一座地下长城

仰天的嘶鸣

黑马,在长白山下嘶鸣。
蹄音,在黑水两岸踏响。
路魂,在马背上奔跑成“神州第一路”,奔跑成山海关高速公路的骨气,奔跑成智慧与人格、信誉与信念。
路碑,刻着血凝的孤独与沧桑的爱情,刻着汗铸的灵魂与平凡的日子。
大庆路桥汉子,一匹用铁骨开路路魂架桥的黑马。黑马最早腾起在长白山的时候,仰天嘶叫,不知何处是路,也就无路可言。独奔他乡,黑马靠一种坚韧的信念活着。一边是筑路的喧器竞争,一边是架桥的激烈竞争。市场的潮汐响在内心深处。黑马在白山黑水里奔跑,以自信的蹄印踏碎虚伪,以仰头的长啸痛斥嘲笑,以坚定的蹄音跃过陷阱,以飞扬的长鬃扫破炎凉……
奔跑的路泥泞、寒冷、荒凉、寂静,而血液穿过路魂里的泥土、石头、白灰,像奔腾的江河,无法阻挡。用钢筋、铁板、焊条、水泥,还有梦、理想、智慧、汗滴架起的桥,像天空的星辰,都于仰天的嘶鸣中熠熠闪光。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2006年第02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