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孔雀


□ 王秀梅

  她打开办公桌所有抽屉,翻动那些年深日久的障碍物。因翻动而搅起的尘霾,让她忍不住打了几个喷嚏,眼泪也流了出来。这该死的灰尘,侵犯的不仅是她的鼻腔,还有她的泪腺。

  一共四个抽屉,全都像阳台一样探出来,装着她五年积累的东西:出席各种会议的照片和证件、大大小小的荣誉证书、没有归档的文件、散乱的名片。大多无用。她要找一部手机。从昨天早上到今天早上,整整24小时了,很难判断它丢失于其中的哪一个时刻。还有地点,也无从知道。她有两部手机,这恰恰是她此刻仓皇的原因:她丢失了一部不该丢失的手机。

  桌上还有一部手机,单位配的。她拿起它,再次拨打丢失的手机号。依然是拨通后的持续响铃声,无人接听。从一个小时前发现手机丢失开始,她一共往那个号码上拨打了十多次,每次都是无人接听。值得庆幸的是,手机没关。

  她摁掉电话站起身,往外走的时候膝盖被拉开的抽屉绊了一下,痛意立即传达到脑部。她站了一分钟,等那阵锐利的痛意过去。然后她有些愤怒地抬起腿来,把最上面那只抽屉踹回桌洞。滑轨轻便地把抽屉送回去,到达终点时发出刹车一样的撞击声。她又接二连三让剩下的抽屉都发出这样的声音。“处长,没事吧?”干事小吴推开门,小心翼翼地体察着她的脸色。

  “当然有事。”她应该这么说,脱口而出的却是另一句话:“没事,好像有只抽屉不太好用,我试试。”“等等。”她等小吴快要退出去的时候又把他叫回来,问:“昨天会议室是你收拾的?”

  “是,有事吗处长?”小吴说。

  “没事,你去忙吧。”她笑笑,摆摆手。

  脸盆架上方的墙上挂着一面镜子,她踱到镜子前面,看着里面那张微笑的脸。这张瞬间微笑起来的脸没有丝毫破绽,很让她满意。她带着这没有破绽的微笑走出办公室,穿过一条笔直幽深的走廊,来到楼中心的环形走廊上。银白色的不锈钢栏杆旁边摆着翠绿的植物,十步一盆,有规律地贴着栏杆围成一个圆形天井,仿佛簇拥着一个将要横空出世的伟大事物。

  她喜欢这座大楼的设计:圆形天井向四周辐射出几个笔直的走廊,仿佛一轮光芒万丈的太阳,令人想起一些欣欣向荣的词语。她有时不得不承认,是因为生活给的灰暗太多,她才这么处心积虑地向往光明。

  会议室在圆形走廊上。她推开两扇虚掩的门,走进去。椭圆形桌面上厚此薄彼地铺着窗外照进来的光线;几个清风牌纸巾盒以相同的间距列队站成椭圆形,每一个都向外探着褶皱不一的半张纸,像努力要挣脱束缚的白色烈焰。她走向昨天坐过的位子。椅子底下躺着一个小弹簧,应该是从某一支笔的笔芯上掉下来的;桌洞里扔着几张没有用过的信笺、一小团带有墨水痕迹的纸巾、一张折到很小的纸。她展开那张纸,欣赏着不知谁画的一幅漫画。漫画里的人显然是这大楼里的某位领导,她熟悉他那粗得像两截黑炭一样的眉毛,还有刺猬毛一样扎向天空的头发。画这幅漫画的人很有天赋,也很胆大,她想。

  没有她的手机。她早该想到。就算昨天她真的把手机落在这间会议室,并且被人捡到,谁会跑来送还给她?倘若真有人这样做了,那就存在着这样一个事实:失物的部分或全部内容——至少通讯录和通话记录——势必已被此人翻阅。当然,短信视频照片能更直观地昭示失物的主人是谁。

  在这栋光芒万丈的大楼里,她确信没有人会做出送还手机这等傻事。就像确信阳光总是会从朝南的窗户照进来。

  她站在从窗户照进来的阳光里,一块斜长的桌面立时暗淡了。她久久地凝视着似乎被阳光施了魔法的自己那狭长巨大的影子,思索眼前这件棘手的事。昨天她像往常一样在7点45分出门,以平均每秒一米的步速,从小区出发,穿过那条长着悬铃木的人行便道;八分钟后她走进单位大门,乘电梯,到达五楼,走进属于她所在的那条直廊;差三分钟8点,她经过千事小吴办公室门口,跟小吴互道早安,进入自己的办公室。她是一个生活在秩序中的人,每天,这条固定的路线耗用她误差不超过一分钟的时间。

  8点25分,她拿着一个黑皮笔记本走出直廊,来到位于环形走廊上的这间五号会议室,作为众多处长之一,参加一个例行会议;会议在学习了两个红头文件之后,于9点10分愉快地,结束;回到办公室后她喝了半杯水,稍事休息。这期间接了两个简短的电话;9点半,她和小吴准时来到楼下,由司机老王开车,去下属单位参加一个揭幕仪式。揭幕仪式10点钟正式开始,她微笑着倾听了三个下属单位领导的总结和汇报发言,然后上台发表了贺词,为一件做成杂志形状的黄铜雕塑揭掉红布,站在它旁边带领大家喝了半杯红酒;宴席开始后,她在觥筹交错声中礼貌性地拾起筷子,吃了几口色彩斑斓的菜肴,11点40分,在一千人的簇拥之下她得体地提前离席。

  似乎,一个问题应该首先搞清:在7点45分从家里出发到11点40分的相关行程中,准确地说,到接下去的中午、下午、晚上、今天早上,她的手机放在哪里?显然这是打破目前这种焦虑局面不可忽视的一个环节,而恰恰就是这个环节出了问题:她关于此环节的回忆陷入模糊不清之中。她多次努力进入回忆,却顶多只能忆起前天晚上她曾使用那个倒霉的手机,跟她的情人通过一次电话。说到手机——跟多数领导一样——它是她不可或缺的贴身伴侣,如果一天有25小时,它一定得兢兢业业地保持25小时畅通,不可有丝毫差池。就是说,回溯到前天晚上,那倒霉的手机还没有丢失。她记得那天晚上参加同学聚会,结束后又去了KTV,回到家已经半夜。她去卫生间冲了个澡——即便喝多了,她也没忘像从前那样把两个手机带到卫生间。她记得很清楚,自已是在卫生间接的电话。她情人也在别处喝了点酒,话语中带着热烘烘的情欲的味道。“明天是情人节,”她情人热烘烘地说,“我给你买玫瑰花。”他们约好第二天晚上,也就是昨天晚上见面,这个她也记得。

分享:
 
更多关于“孔雀”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