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孔雀


□ 王秀梅

  她打开办公桌所有抽屉,翻动那些年深日久的障碍物。因翻动而搅起的尘霾,让她忍不住打了几个喷嚏,眼泪也流了出来。这该死的灰尘,侵犯的不仅是她的鼻腔,还有她的泪腺。

  一共四个抽屉,全都像阳台一样探出来,装着她五年积累的东西:出席各种会议的照片和证件、大大小小的荣誉证书、没有归档的文件、散乱的名片。大多无用。她要找一部手机。从昨天早上到今天早上,整整24小时了,很难判断它丢失于其中的哪一个时刻。还有地点,也无从知道。她有两部手机,这恰恰是她此刻仓皇的原因:她丢失了一部不该丢失的手机。

  桌上还有一部手机,单位配的。她拿起它,再次拨打丢失的手机号。依然是拨通后的持续响铃声,无人接听。从一个小时前发现手机丢失开始,她一共往那个号码上拨打了十多次,每次都是无人接听。值得庆幸的是,手机没关。

  她摁掉电话站起身,往外走的时候膝盖被拉开的抽屉绊了一下,痛意立即传达到脑部。她站了一分钟,等那阵锐利的痛意过去。然后她有些愤怒地抬起腿来,把最上面那只抽屉踹回桌洞。滑轨轻便地把抽屉送回去,到达终点时发出刹车一样的撞击声。她又接二连三让剩下的抽屉都发出这样的声音。“处长,没事吧?”干事小吴推开门,小心翼翼地体察着她的脸色。

  “当然有事。”她应该这么说,脱口而出的却是另一句话:“没事,好像有只抽屉不太好用,我试试。”“等等。”她等小吴快要退出去的时候又把他叫回来,问:“昨天会议室是你收拾的?”

  “是,有事吗处长?”小吴说。

  “没事,你去忙吧。”她笑笑,摆摆手。

  脸盆架上方的墙上挂着一面镜子,她踱到镜子前面,看着里面那张微笑的脸。这张瞬间微笑起来的脸没有丝毫破绽,很让她满意。她带着这没有破绽的微笑走出办公室,穿过一条笔直幽深的走廊,来到楼中心的环形走廊上。银白色的不锈钢栏杆旁边摆着翠绿的植物,十步一盆,有规律地贴着栏杆围成一个圆形天井,仿佛簇拥着一个将要横空出世的伟大事物。

  她喜欢这座大楼的设计:圆形天井向四周辐射出几个笔直的走廊,仿佛一轮光芒万丈的太阳,令人想起一些欣欣向荣的词语。她有时不得不承认,是因为生活给的灰暗太多,她才这么处心积虑地向往光明。

  会议室在圆形走廊上。她推开两扇虚掩的门,走进去。椭圆形桌面上厚此薄彼地铺着窗外照进来的光线;几个清风牌纸巾盒以相同的间距列队站成椭圆形,每一个都向外探着褶皱不一的半张纸,像努力要挣脱束缚的白色烈焰。她走向昨天坐过的位子。椅子底下躺着一个小弹簧,应该是从某一支笔的笔芯上掉下来的;桌洞里扔着几张没有用过的信笺、一小团带有墨水痕迹的纸巾、一张折到很小的纸。她展开那张纸,欣赏着不知谁画的一幅漫画。漫画里的人显然是这大楼里的某位领导,她熟悉他那粗得像两截黑炭一样的眉毛,还有刺猬毛一样扎向天空的头发。画这幅漫画的人很有天赋,也很胆大,她想。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