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是个闲人


□ 马风

  苏东坡在一首词中写过这么几句:“几时归来,作个闲人。对一张琴,一壶酒,一溪云。”我不会弹琴,不能喝酒,居住的附近只有海,没有溪。但我却是个一点儿不掺假的闲人。本不想“作”,仍旧逃脱不了闲人的身份。

  早晨爬过山下来,拐到马路上,山上的清静悠闲刹那间随风而去,立刻被卷进沸沸扬扬的喧闹之中。正是上班的高峰时段。私家车一辆接一辆地从各个小区开出来,每只车轮都不甘落后地飞驰滚动。公交站台聚拢着大片的人群,不同的眼睛朝向一方,迸射出望穿秋水的共同渴盼。车门一打开,就会迅速敏捷地挤进无数身影。在近处工业区打工的小伙子小女孩,一只手举着豆汁也可能是蒙牛,一只手往嘴里塞着馒头或者面包,脚步匆匆。套在脖子上的名牌摇来摇去,像是在提醒,快点,千万别迟到,刷不了卡,拿什么给老家寄钱?

  我想起了在哈尔滨上班时的情景。住在先锋路,骑辆自行车,横跨太平道外道里三个区,两条腿不停倒腾四十多分钟,才能腰酸背痛地到达工作单位所在地的兆麟大街。后来换了单位,有了通勤车,却得通过公路大桥,转到松花江北岸,依然要四十多分钟。我的差事变过几次,可有一条没变,不必早九晚五地天天上班,这让我少遭许多奔波之苦。那么多风吹雨淋天寒地冻的日子,都可以躲在一间小屋里,舒服自在。这么有福气,还不知足,仍然把上班视为畏途。

  沧海桑田。如今,不上班了,不用奔波了,畏途彻底没了。可是,面对眼前这些匆匆忙忙的人们,昏花的两眼里,射出的目光闪烁出那么多羡慕,望尘莫及的羡慕。那颗老迈得近于麻木的心,跟着就会不住地震颤,一句感叹裹满了苦涩,在肺腑间不住地回响,上班真好。

  上班,就是站在人生舞台上的表演区,可以扮演生旦净末丑。不管是诸葛亮包龙图杨贵妃穆桂英,还是门子马夫丫鬟侍女,都有个属于你的角色。有了角色,就可以在丝弦锣鼓的伴奏下,施展你的本事,一声唱腔,一句念白,一个跟头,一阵对打,会很精彩,也会很平淡,却无关重要。一旦不能上班了,退休了,就是从表演区走到了这个大舞台的下场门,等着最终的离去。闪亮的阳光只为大舞台照明,迎接下场者的将是越来越浓的暮色。

  从下场门走出来的,失去上班资格的人,就是闲人了。我就是。

  我的闲,明显体现在穿着上。没有身份的约束,没有礼仪的需要,我告别了西装革履。只有去音乐厅听莫扎特勃拉姆斯,才正装那么几个小时。一年离不开休闲装,有六七个月的时光,只穿T恤衫,多半还是没领子的。品牌款式,没多大讲究,但一定是纯棉的,汗水淋漓,不会粘身。尺码也要大上一号的,套在原本枯瘦的身上,宽宽松松,无羁无绊。裤子比长裤短上几寸,比短裤长上几寸,吊在脚面上。脚上则是前露脚趾后露脚跟的拖鞋。外出穿的拖鞋,自然不能是二三十元的塑料的人造革的那类大路货。上千元的高档名牌,我不会买,但也要二三百元的才能上脚。即使走在坚硬的石板路上,也像光着脚、r踏在柔软的地毯上,舒服极了。这样一身行头,很有点仙风道骨的范儿,像是要脱离红尘,飘然出世。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方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方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