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所谓神圣的名义


□ 筱 敏

所谓神圣的名义
筱 敏

  筱敏 著名作家,一九五五年生,现居广州。主要散文作品有《喑哑群山》《理想的荒凉》《女神之名》《风中行走》《阳光碎片》《成年礼》《捕蝶者》等。
  
  红卫兵砸教堂的那天,有无所畏惧的少年爬到尖顶上抡锤砸十字架,终竟把那上帝之物摧毁了。当时荞荞正在通往穹门的台阶上清点查抄的物品,她不大认得那些东西,因此她手下的清单就是一串价值模糊的数目字:金戒指七枚,金表三个,珠链四串,绸缎八幅……如此等等。这时候,一块石头凌空而下,就砸在她的腰上了。
  据医生说,更大的麻烦发生在同伴把她从地上抬起来,一个一个接力跑似的把她背往医院的路上。医生说,正确的方法是用一块平板去抬,然而那些狂奔的少年不知道使用平板,于是一切都无法挽回了。
  荞荞后来听同学们讲述她离去以后的情形,说到他们把那些经文典籍,那些精神鸦片堆在大堂里焚烧。神像,神龛,条案和条凳也扔进去焚烧。火焰冲天而起,连天都是暴烈的。消防车赶来灭火,却有什么可救?水龙拼了命往高处一喷,这一热一冷,倒把那个绞花石柱给拦腰迸裂了。
  荞荞细问下去,得知那些裂纹像枝形闪电,便说,我也是这样拦腰迸裂了。
  这时候的荞荞从早到晚躺在床上。所谓起床,就是移一个被垛过来,把身子支成斜角,斜在被垛上。所谓睡觉,就是把被垛移开,身子在床上放平。她一天的事情除了看天就是看书,而窗子框定的天空是不会扩大的,可能扩大的是书。书多是违禁物品,不好找,但如果你锲而不舍地找,如果它是你维持生命必需的物质,你可能就会找到一个秘密通道。所以荞荞的枕头底下,被垛底下,褥子底下总是有书。每次去她那里,她都会给我讲一个故事,这天她讲的是十字军的故事。
  那时是公元十一世纪,荞荞说,那时是中世纪,荞荞说,我说中世纪的时候,就是在说黑夜里的事情。
  这是教皇和国王的世纪,是双重黑暗的世纪。在国王和王公贵族的黑暗里面,人民除了自己身受的苦难,再就是永世的苦难,此外是一无所知,一无所有。而在教皇的黑暗里,尘世的苦难更压上宗教的苦难,两山相叠,苦难深重。但是宗教点一枝蜡烛,许诺驯服的人们来世能得到光。这一点烛光装饰了黑暗,把人们安顿在黑暗里了。
  起先是朝圣。那枝蜡烛非常遥远,于是需要到非常遥远的地方朝圣。然而那枝蜡烛是永远走不到的,于是需要一个非常遥远、险阻重重,却又可能走到的圣地,代替蜡烛,激励人们朝圣。那个地方就是耶路撒冷。朝圣者像罪人一样背负着苦难痴痴地跋涉,也像蚁群一样相互跟随着急急地跋涉,仿佛他们的主还在那个圣山上向他们招手,还在那条圣河边为他们汲水洗去身上的罪孽,以自己的受难赐福于他们。
  虽然圣地非常遥远,然而但凡人能走到的地方,主必不在那里。朝圣者便在主驻足过的圣地寻觅一切传说中的圣迹。他们用瓶子汲施洗河的水,用篮子驮受难山的泥,以及当年耶稣受难的十字架上剥出的木片,当年圣母流下的眼泪……一年比一年汹涌的朝圣人潮,使生息在耶路撒冷的异教徒惊恐,日益的惊恐会积聚而成仇恨,日涨的狂热也会一泻而成仇恨,仇恨和仇恨在圣地上擦过,便是冲天的圣火,一场宗教战争就爆发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