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鄂伦春人,搁浅岁月中的寻根之路


  撰文/丹民

  供图/王昭武等

  在茫茫的兴安岭上,鄂伦春族创造的游猎文化曾是中国历史画卷中神韵独特的一笔。今天,鄂伦春人已经走出了山林半个多世纪了,在向“定居”和“农耕”的转变过程中,鄂伦春人的生活发生了怎样的变化呢?

  讲述者

  白英

  鄂伦春族画家,中国民族博物馆研究员,主要作品有《四方山的神祗》、《鄂伦春少女》、《森林骄子——鄂伦春》、《老猎人肖像》、《根》、《渐渐消失的阳光》等,获“民族杰出美术家”称号。

  走进白英老师的画室,迎面看到了一幅一人高的画作。画中是一位微笑着的美丽的鄂伦春少女,她身着狍皮装,头戴狍皮帽,脚下摆着桦树皮箱——鄂伦春人典型的生活用具。当然,最醒目的是,她背着一杆猎枪,牵着马,在悠远的白桦林背景的衬托下,真是一幅“英姿飒爽”的图景。

  白英告诉我,这幅画的名字叫《少女与神话》。

  这张貌似凝结着鄂伦春族现世之美好的画,为什么被称作“神话”呢?我不禁有点费解。

  原来,这幅画的创作灵感来自一张上世纪80年代拍摄的照片——照片的来历已经不太清楚了,大概是一位好奇的外来者到了鄂伦春人聚居地,遇到了这位女孩,便想给她拍张照片,又因为“游猎民族”的身份,便想当然地让她背上了枪。这个淳朴善良的姑娘也没有拒绝,于是便留下了这张照片。

  “可是,鄂伦春女性是不背枪、不打猎的,这是男人的事。”白英说,“只有在鄂伦春的远古神话里,才有女人打猎的传说。”

  “现在对鄂伦春文化的描述,夸张、改编、戏剧化得太多了,有的说得都神乎其神了。这张照片是30年前拍摄的,现在类似这样的‘想象’和篡改更多,到处都是‘现代神话’。”

  这是白英第二次画这幅画了,“第一幅画现在在香港,当时画了很久,也想了很久。虽然灵感都在第一幅画上,但我觉得还是有必要再画一遍,这是工作和责任。”

  鄂伦春人是天生的画家

  被称为“鄂伦春族第一代画家”的白英在内蒙古鄂伦春自治旗出生并长大。层峦叠嶂,林莽苍苍的兴安岭和生活在其中的鄂伦春人,是他童年和少年的记忆。

  作为我国人口最少的少数民族之一,鄂伦春族居住在内蒙古自治区呼伦贝尔市鄂伦春自治旗、黑龙江省大兴安岭地区和黑河市一带。“鄂伦春”的释意之一就是“山岭上的人”,自古以来,他们以游猎为生,游离在主流社会的视野之外,山林是他们的家园。

  早在少年时代,白英就痴迷于绘画。对于自己的这一才华,他认为来自民族的血液。“森林很安静,不打猎的时候,还有漫长的冬天,都是思考和创作的时间,鄂伦春人是天生的艺术家,从小就会刻刻画画,画得都很有感觉。”

  在白英的画室里,我看到了很多画——《老猎人肖像》、《四方山的神柢》、《少女与神话》、《走出森林》等等,画里有苍茫的草原、静默的远山、寂静的森林、或沧桑或温厚的鄂伦春人,在所有的画中,都弥散着一种相似的气韵——沉静、质朴和神秘。“鄂伦春人不喜欢很热烈的颜色,我们这个民族从骨子里喜欢安静,因为森林是很安静的,除了偶尔的枪声,在山里几乎没有什么声音。”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中国国家地理》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