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没有源流的通俗类儿童文学,究竟能走多远


□ 徐妍

  一、通俗类儿童文学:由历史性缺席到当下一路飙升

  儿童文学通俗化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即便不相遇市场化时代,仅从儿童读者的需求与特点出发,通俗化也是儿童文学创作的题中之意。因为儿童读者无法如成人读者一样被划定为各个不同的小圈子。追求儿童文学的普及性,可谓是儿童文学作家的分内事。但是,不得不承认,与中国成人文学相比,中国儿童文学的通俗化进程相当滞后。换言之,如果从文学史的视角来看,通俗类儿童文学缺失源流。

  对于这个判断的获得,我们不需要提供过多的依据。除了正视儿童文学自身创作状况,只需翻阅一下在学界颇有声誉的范伯群先生的《中国现代通俗文学史》,就可以获得确证。这本厚重的中国现代通俗文学史,全无儿童文学通俗化的踪迹。言情、狭邪、市井、讽刺、黑幕、谴责、传奇、武侠、侦探、都市、乡土等等通俗小说的类型化因素,竟然与儿童文学的通俗化全无关系。而现代文学史上通俗类儿童文学的缺席,固然源自启蒙、救亡、革命、政治等主流现代文学观念的支配。但无论什么原因,在现代文学史上,通俗类儿童文学并没有生成,虽然鲁迅,周作人反对将“儿童”理解为“缩小的成人”,并在“人的文学”的旗帜下主张“儿童本体论”,但借“儿童形象”来承担儿童文学难以负载的各种使命,使得整个现代儿童文学充溢着悲凉的审美精神。思想教育优先于审美教育是那个时代中国儿童文学的集体创作观念,而儿童文学的通俗性受到集体性漠视。即便现代经典童话《稻草人》(叶圣陶)、《大林和小林》(张天翼),也都承载了沉重的现实重负。就连创作于异域环境中的《小坡的生日》(老舍),也在听凭儿童想象力飞翔之途又折返到现实中来。到了建国十七年文学,中国儿童文学更是被规定在主旋律的话语之下。革命浪漫主义规定下的红色“小英雄”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成为中国儿童文学的少年主人公。原本可以因战争题材而推动中国通俗类儿童读者进程的历史性契机,却因单一写作模式而抽空了几乎所有通俗性的因素,而惟独剩下训导主义观念,新时期之后,儿童文学与成人文学一道迎来了“八十年代”。受到“八十年代”纯文学创作观念的影响和引导,八十年代的中国儿童文学迫切地追求中国儿童文学的文学性。中国儿童文学的通俗性并没有纳入思考范畴。由此,在二十世纪即将过去之时,通俗类中国儿童文学依然没有获得身份的合法性。

  九十年代,中国儿童文学与成人文学一样相遇了市场化时期。通俗类儿童文学由此获得了身份合法化的历史性契机。加上新媒体的铺天盖地、大众化文学的兴起,通俗类儿童文学的影响力一路飙升。首先,通俗类儿童文学改变了“纯文学”类儿童文学一家独大的格局。传统的文学批评界尽管漠视它们的存在,但并不妨碍它们做大做强。相反,强大的出版界一直都在通过运作、发行它们而获利,它们也自然而然地在这个真实的“现实关系”中发挥作用与影响。特别是,新世纪最初几年,搞笑、奇幻、恐怖、冒险、侦探等通俗类儿童文学作品在少儿图书市场强行扩张,而强调唯美、诗性、文学性的儿童文学作品,如成人纯文学作品一样,急速退出少儿读者视野,被少儿图书市场边缘化。直到新世纪最近几年,“纯文学”类儿童文学才开始逐渐调适以往的文学观念来摆脱这种被动的状况,并以高品质、多种类的儿童文学作品赢得市场与读者的双赢。即便如此,通俗类儿童文学依然领衔图书畅销榜,文学界终于默认了这一格局的改变。其次,通俗类儿童文学分化了儿童读者群。通俗类儿童文学因取悦了当下儿童娱乐化的阅读趣味,也暗合了当下儿童受到现行教育体制压迫后试图放松的心理,轻而易举地获得了大众的儿童读者群。再次,通俗类儿童文学培训了当下儿童图像化的阅读方式。当下儿童与以往儿童的阅读方式不同:他们是新媒体培训出来的一代。远离文字,依赖图片,迷恋网络,是他们共同的阅读习惯。通俗类儿童文学正是借助于影视剧,动漫、卡通、电玩、网络等时尚因素和新媒体资源,来满足当下儿童读者群的阅读需求。如果说“纯文学”类儿童文学为儿童读者提供的是阅读耐心、文学根脉、审美教育等文学美感,“通俗类”儿童文学则为儿童读者提供的是娱乐化、快餐化的感官快感。总之,通俗类儿童文学属于一种全新的缺少文学源流的产品样式。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