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回首《当代》创刊时


□ 叶冰如

  往事二十年前,《当代》在新时期的号角声中诞生了。从此,多少双眼睛注视着它,多少颗心儿向往着它。许多作者希望把自己心血凝成的作品印在《当代》上,千千万万读者企盼着《当代》能及时反映时代的声音,用优质的精神食粮来滋润久已枯涸的心田。
  初创时期,百废待兴,千头万绪。筹备小组连我在内只有三个人。我们全凭一股热情,在包括外文编辑室在内的各部室编辑的支持下,在众多领导的带领下配合着工作。资深美编沈荣祥(柳成荫)设计了典雅、美观、庄重的《当代》封面;老出版家卞祖纪一笔一划地为每一页《当代》稿件作了版式设计。而我,一个刚刚编发过几部颇有影响的科学文艺作品和儿童文学作品的新编辑,便负责《当代》的各种编务乃至杂务,一会儿转送领导审定好的稿件到出版部门,一会儿到校对科取校样,一会儿跑印刷厂,当然还要登记、处理来自四面八方的、堆积如山的来稿,还要接传各种各样的电话……真是忙得不亦乐乎。事繁人少,又没有办刊的经验,不周之处,时或有之,于是有理没理的批评训斥乃至讥讽挖苦便在所难免。真是身累心也累呵。
  一天,我跑到外文部请教什么事情,临走被资深编辑王寿彭叫住了:“叶冰如,别着急嘛,你搞《当代》,可得好好干呀!”他那友善的微笑让我感到好温暖。事后躲在我家里那间没有窗户的黑屋子里想了很多,朦朦胧胧中,在大学学的那一点外国文学知识竟让我想起了俄国作家陀思妥耶夫斯基。眼前仿佛看见这个贵族出身的年轻人穿着囚服,被押送到风雪迷漫的西伯利亚去服劳役,刑满后又当了几年兵。这样过了九年的苦役和军营生活,恢复了贵族身份后,他又回到了彼得堡。
  在这些年里,他不但写了《被欺凌与
  往事二十年前,《当代》在新时期的号角声中诞生了。从此,多少双眼睛注视着它,多少颗心儿向往着它。许多作者希望把自己心血凝成的作品印在《当代》上,千千万万读者企盼着《当代》能及时反映时代的声音,用优质的精神食粮来滋润久已枯涸的心田。
  初创时期,百废待兴,千头万绪。筹备小组连我在内只有三个人。我们全凭一股热情,在包括外文编辑室在内的各部室编辑的支持下,在众多领导的带领下配合着工作。资深美编沈荣祥(柳成荫)设计了典雅、美观、庄重的《当代》封面;老出版家卞祖纪一笔一划地为每一页《当代》稿件作了版式设计。而我,一个刚刚编发过几部颇有影响的科学文艺作品和儿童文学作品的新编辑,便负责《当代》的各种编务乃至杂务,一会儿转送领导审定好的稿件到出版部门,一会儿到校对科取校样,一会儿跑印刷厂,当然还要登记、处理来自四面八方的、堆积如山的来稿,还要接传各种各样的电话……真是忙得不亦乐乎。事繁人少,又没有办刊的经验,不周之处,时或有之,于是有理没理的批评训斥乃至讥讽挖苦便在所难免。真是身累心也累呵。
  一天,我跑到外文部请教什么事情,临走被资深编辑王寿彭叫住了:“叶冰如,别着急嘛,你搞《当代》,可得好好干呀!”他那友善的微笑让我感到好温暖。事后躲在我家里那间没有窗户的黑屋子里想了很多,朦朦胧胧中,在大学学的那一点外国文学知识竟让我想起了俄国作家陀思妥耶夫斯基。眼前仿佛看见这个贵族出身的年轻人穿着囚服,被押送到风雪迷漫的西伯利亚去服劳役,刑满后又当了几年兵。这样过了九年的苦役和军营生活,恢复了贵族身份后,他又回到了彼得堡。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当代》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当代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