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青年视点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误读与文学经典的修正和重构


□ 王 宁

  摘 要: 在当今的英语学理论界,哈罗德•布鲁姆尽管被有意识地“边缘化”,但他依然以其具有修正主义特色的批评理论与实践发挥着重要的影响。布鲁姆不同于德里达以及耶鲁学派批评家的地方主要在于,他更注重英语世界的文学传统而非一味引进欧陆理论,布鲁姆主要关注和研究的是浪漫主义诗人,因而他的批评理论更加注重主体和个人。他认为,强者诗人要想得到生存并流芳于世,最好的方法就是对前人进行“弑父”式的误读和修正,通过这样的误读和修正,他才有可能脱颖而出,进而跻身经典的行列。布鲁姆在对传统的经典进行颠覆和修正的同时,也作了新的建构。尽管他反对文化研究和文化批评的实践,但他在去经典化和重构经典方面仍与后者殊途同归。布鲁姆在中国也很有影响,随着钱钟书的去世,当代中国像布鲁姆这样才华横溢和学识渊博的文学批评大家再也不复存在,但是他的批评理论却给了我们这样的启示:通过对前人和西方理论的误读和修正,我们完全有可能达到创新进而向世界输出理论的境地。在这方面,布鲁姆的批评理论和实践的成功无疑值得中国的文学理论家和批评家所参照和借鉴。
  关键词:布鲁姆 修正主义 影响的焦虑 经典的形成 经典的重构 
  
  在当今的欧美文论界乃至整个知识界,哈罗德•布鲁姆的名字确实十分显赫,招来 的非议也很多。早在上世纪80年代初,也就是布鲁姆的批评生涯进入高峰之际,一方面,“布鲁姆的著作被人们贪婪地阅读,并经常受到热烈的评论。诸如肯尼斯•伯克、爱德华•赛义 德、海伦•凡德勒 (Helen Vendler) 这些颇具洞见的评论家以及布鲁姆在耶鲁的同事德曼和米 勒都高度赞扬他的著述是对当代思想史的极为卓越和重要的贡献”。但另一方面,也有一些批评家在承认他的才华和渊博学识的同时却对他的激进观点和著述风格持尖锐的批评态度。①近十多年来,随着文化研究和文化批评对文学研 究的挑战的日益明显,布鲁姆引起的争议就更多:坚持文学研究的精英立场者把他看作是当代精英文学研究的旗手和最后一位捍卫者,而介入后现代理论及文化研究的学者则认为他是一个十足的保守派和“过时的”人文主义者。在中国,布鲁姆的名字常常和德里达以及耶鲁“四人帮”放在一起讨论,其实并不然。2001年9月,德里达来北京讲学时,我曾有幸拜访了这位哲学大师。当我们谈到他当年离开耶鲁的不愉快经历时,不禁提到布鲁姆这位老朋友的名字。我无意说了一句,“布鲁姆现在名气可大了”(Bloom is now so well-known)!而善于玩弄文字游戏的德里达 却淡淡地说道,“是嘛?他倒是十分走红,但不能说著名”(He is indeed popular, but no t famous)。这倒是说明了成为一位显赫的公众人物的布鲁姆从另一方面说来失去了学术界的一大批老朋友。但是究竟应当如何评价布鲁姆的批评理论及其对当今的文学和文化研究的意义?这正是本文所要探讨的。
  
  布鲁姆:从弑父到修正主义诗学
  
   为了全面地了解布鲁姆的批评理论的发展轨迹及重要影响,我们首先来看一看他的学术批评道路的独特性。正如格雷厄姆•艾伦 (Graham Allen) 所坦率地承认的,“与诺斯洛普•弗莱和艾布拉姆斯这些老一辈浪漫主义文学研究者所不同的是,哈罗德•布鲁姆属于这 样一代批评家,他们的批评生涯似乎进入一种‘先于’(before)和‘后于’(after)多样 性发展的叙事中。然而,与他先前的耶鲁同代人,杰弗里•哈特曼(Geoffrey Hartman)、保 罗•德曼以及希利斯•米勒形成对照的是,上述所有那些人都通过在自己的解释风格和批评实践中出现的深刻变化而流露出欧陆理论在英美批评界的影响,而要解释布鲁姆批评观念的转向则似乎很难。”②言下之意就是,布鲁姆的耶鲁同事大多师从 某一位欧陆理论大师,或者是某种欧陆理论在北美的主要代言人或阐释者,而布鲁姆的理论发展脉络则十分复杂,在他身上很难找到某个欧陆理论大师的独特影子,也很难说他师承的是哪一位欧陆理论家。有人认为他的修正主义理论可以在弗洛伊德的俄狄浦斯情结说中找到源头,而他本人则在承认弗洛伊德对他的影响和启迪的同时,断然否认,“我决不是一个弗洛伊德主义文学批评家,我也不承认有这样一类文学批评家。在我的书中我列举的那么多玩笑话中,我最喜欢的一个而且经常重复的一个就是,弗洛伊德主义文学批评就像一个神圣罗马帝国 (Holy Roman Empire):既不神圣,也不罗马,又非帝国;而且既不具有弗洛伊德的特色,也非文学,又非批评。我对弗洛伊德的兴趣来自这样一种与日俱增的认识,即弗洛伊德是威廉•莎士比亚的编码者或抽象者。”③众所周知,莎士比亚也是弗洛伊 德最喜欢的作家之一,因而布鲁姆试图证明的是,他和弗洛伊德都直接受惠于莎士比亚(文学),而决非受惠于某种理论。可以说,布鲁姆是一位植根于美国文学批评传统之土壤的天才,或如有人所称的“怪才”。他在经历了多次“弑父”的实践后发展了一套自己的批评理论,也即一种具有“修正主义”特征的文学批评理论。这种理论并非那种指向理论本身的元批评理论,而更是直接指向作家及其作品的实践性很强的理论。这也许正是他颇受正统学院派理论家非议的一个重要原因。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