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天堂


□ 于怀岸

  我看着那三个人上的车。两男一女。男的是个外地佬,黑矮、肥胖,肚腩鼓出老高,像个孕妇,因为他不是一个妇女,所以更像倒扣了一口锅。从他稀疏的几根头发梳理得一丝不乱,油光水滑,蚊子站上去也要打撇脚,我判断他不但上了点年纪,而且是个商人。他要是个公务员,手里得有一只人造革公文包做道具。当然,看他那派头就不是我们这里的小公务员,甚至不是科局长之类的。为什么不是?我还是从他内容丰富的肚子上判断的,那里鼓出太高了,鼓得和他的肥胖不相称,我明白他肚子上不是扣着一口锅,而是捆了一条大肚兜。他是个广佬。我到广东打过工,晓得广佬们阔哉阔哉的,钱多得口袋里装不下,人人腰上缠一条大肚兜。但我不喜欢广东,我到东莞的第一天在大街上走得好好的,被治安联防队逮去,问我要暂住证,我没有,关了我三天,罚了四百元,相当于我后来一个月的工资。
  我看着那个广佬上车,接着跟在他身后的那两个女孩也上了。我扔掉烟屁股,晃晃荡荡地站起身,走过去。那个广佬坐在车窗边,整个脑壳露在外面,我来到车窗外,盯着他看。他也看着我,微笑了一下。典型的商人式的笑容,有讨好的成分,又不过分谦卑,恰到好处。我真想冲着他吼一声,你他妈的有暂住证吗?那年我在东莞大街上就是被这样一声断喝弄进去蹲了三天黑房子。可惜我不是治安联防队员,据我所知,我们县城里也就没有这个机构,所以我问出来的是:去哪?
  声音不那么友好,有些干巴巴的凶狠。但我普通话说得还算过得去,他听懂应该是没有问题。
  去天堂啦!
  他一开口我就晓得我猜得半点没错,真是一个广佬。普通话生硬,吐字不清,尾音咬得重,还拖腔拉调。我没听懂他说的什么,再一次问他:去哪?
  去天堂!这车不是去天堂吗?他说。
  我一本正经地说,你上错车了。
  我听明白了,他说他去汀塘。汀塘是我们县一处刚开发出来的旅游风景区,跟猫庄正好方向相反,本来我是不想提醒他的,错就错呗,到猫庄下车时他敢不付老子车费,但我没有那样做,我善意地提醒了他。当然,这种善意要是放在平日一个上错车的老把式或者老太婆身上,基本上就是诚心的,但这次显然不是。我之所以要表达我的善意是因为王乡长坐在我的车上,而且就坐在广佬的前排,我们对话他肯定听到了,我不想让他对我有什么看法。事实上,在广佬第一次说去天堂时,我就看到王乡长的脑壳往上顶起来了,他是想转过身来提醒广佬,被我及时地拦在了他前面。
  没错啦。广佬一点也不感激我的提醒,似笑非笑的,语气很自信,车牌上明明写着去天堂嘛。
  我懒得跟他笑,有点火了,骂道:你他妈的爱去哪里去哪里。我一起火骂出来的就是我们猫庄话,记得在东莞被治安联防队关在黑房子那三天里,我就天天用猫庄话骂娘,喉咙骂哑了,那些人嗓子也笑嘶了。他们听不懂我是在骂娘。这个广佬也一样,他也在笑。笑得有点迷惑,我想他看到我脸色不好吧。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