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裸行


□ 柏祥伟

●柏祥伟

  十一长假的第一天早上,陈大雨就决定开始实施预谋已久的计划了。刘青草从厨房里端出两碗肉丝面的时候,陈大雨已经换上了一双半新的运动鞋。刘青草说,马上吃饭了,你换鞋干嘛?陈大雨瞄了一眼饭桌说,我想自己出去走两天。

  刘青草把两碗面条拽在饭桌上,撇嘴说,你真去啊?我敢说,你是天底下大拿级的神经病!陈大雨没接她的话茬,去洗手间洗洗手,坐下吃面条时,对着饭碗含糊不清地说了一句,我就想做一只特立独行的猪。

  上个周末,陈大雨在把这个计划告诉刘青草以前,颇动了一些脑筋,他知道贸然说出来,如果刘青草死缠烂打不答应,他还真就去不成。那天陈大雨花费了多半天的时间,以公司老总发了红包为理由,耐着性子陪着刘青草逛遍了小城里的各大超市,‘出出进进了数不清的时装店。陈大雨提着大包小包在她身后强装笑脸,最大限度地满足了刘青草的购买欲以后。又咬牙让刘青草在一家川味餐馆吃了一顿肥牛火锅。

  刘青草吃得腮红如桃,大呼过瘾。说陈大雨跟你结婚这些年,还真是第一次见你这么出血,莫非你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亏心事?听到这句话,陈大雨刚张的嘴又合上了,连说,哪里哪里,老婆劳苦功高,我这不是在实践咱们结婚以前的恩爱誓言嘛。刘青草哼了一声,陈大雨从刘青草惊鸿一瞥的警惕眼神里,感觉到开口还欠火候。一直到晚上,陈大雨对坐在电视机前对着韩剧唉声叹气的刘青草说,老婆,洗洗睡吧。等刘青草钻进被窝,陈大雨扳过刘青草,使出浑身解数做了一番运动。看着娇喘吁吁的刘青草软成一把棉花。陈大雨才不失时机地说,感觉要老了,体力不行了。刘青草摸着陈大雨的胸膛说,还行,哪天你真不行的话,我打算红杏出墙的时候,就提前告诉你。

  陈大雨故作忧患说,还是防患未然吧。我想等十一长假里,出去走一趟。

  刘青草说,走一趟?怎么走?

  陈大雨说,我不带手机,不带一分钱,我想绕着市区周边来一趟裸行。在外住一夜,第二天就回来。

  刘青草笑,不带一分钱?你伸手要饭吃?

  陈大雨说,对,我就想做一回乞丐,我想看看我有没有勇气朝陌生人伸手要饭吃。

  刘青草说,那你晚上住哪儿?

  陈大雨说,地为床,天做被,多浪漫啊。

  刘青草扭过身子,背对着他说,靠!陈大雨你真属于没事找抽型的贱人!

  陈大雨嘿嘿笑,扳着刘青草的肩膀自问自答说,你答应了啊老婆?你答应了就好。

  刘青草甩开他的手说,你爱去不去,我才懒得理你呢。

  现在,陈大雨扒拉一碗肉丝面,抹抹嘴巴真要出门的时候,刘青草又显出不甘心的样子问,你真走啊?

  陈大雨说,走啊,这还犹豫吗?

  陈大雨走到门口,快要拉门的时候,走了啊,还要来个拥抱吗?

  刘青草说,不来,该走就走吧。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