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解梦者


□ 安昌河

  1
  
  在土镇并不漫长的岁月中,诞生了数不尽的奇异人士,他们与生俱来或者后天练就的奇异能力和行为,成就了他们至今都还在广为流传的亘古奇闻。解梦者就是其一。
  解梦者是土镇秦村人,先前是有过一个姓氏的,只是后来都不叫他们那个姓,而是给改了,改成了梦姓,他们也坦然接受了这个新的姓氏,大家也都觉得很贴切。
  梦姓人家并非天生就具有那解梦本事的。也不晓得是从他们哪一位先人开始,他们就拥有了解析梦境预言未来的能力。他们曾经想要把解梦作为养家糊口甚至兴家立业的技能来发挥,而且也轰轰烈烈搞过一段时间,可惜的是行不通。前来寻求他们帮助的人们说出的梦境真是形形色色,千奇百怪,就像变幻莫测的星云难以捉摸,他们中的一部分人很容易就被搞得失去了解析能力,另一部分人解析的准确度大大降低,还有几个由此惹下可怕的麻烦。
  梦姓人家在最鼎盛时期,在土镇支摊摆点十几个,光是一个土镇码头,扯出的幌子都有三个。他们还把解梦的营生做到了爱城。这光凭嘴皮子就能挣钱的生意的确一本万利,这叫他们很兴奋。他们荒废了土地,梦姓家族里头的妇孺老幼个个都能口若悬河,那么天下的金银将会东流水一样,源源不断地淌进他们家的门槛,不些年头就可以广厦万间,牛羊无数。但是很快他们就觉得这样的想法缺少依据,起码没有一个可靠的梦境支持。前去爱城的人除一个腿脚利落的完整地跑回秦村,其余的无一例外地都遭受了重创,丢掉了身体的某个部分,比如指头或嘴唇,因为他们集体解错了梦,坏了一个大户人家女娃子的名声。
  梦姓人家当家的背着钱袋子去了爱城,磕头作揖好不容易求人家饶了他们。在上船回土镇的前夜,当家的做了个梦,解析出来的意思是,不能行船,怕有凶变。于是改坐车。老牛破车,一路艰难,回到土镇已是半月后。谁晓得登上码头就不得不面临一件更可怕的事,梦姓人家当家的长子——一位最擅长解梦的几乎百分之百准确的能人。还要再次被处以割掉舌头的刑罚,因为他给人解梦的时候,散布了一条与黄姓人家老爷有关的谣言。
  尽管梦姓人家当家的四处打点,指望能保住那条能说会道的舌头,大笔的银钱花费下来,杜姓人家行刑官答应帮忙,不过舌头还得割,只是会争取给他留长一点。梦姓人家当家的长子后来还为人家解梦,只是说话不清楚,啊啊哦哦,如果不是他的老婆担当了翻译的角色,在一旁重复和解释,别人就休想听清楚。
  一个偶然的机会,黄姓人家老爷看见了梦姓人家的长子还在重操旧业,觉得很稀奇,一个没有了舌头的人,怎么磨嘴皮子呢?叫了过来,开玩笑地问他是不是又在制造黄姓人家老爷的谣言。那能人吓坏了,拼命解释,说没有,绝对不敢。通常嘴巴里有整条舌头的人,会在紧张的时候往里头缩,短半截,说出的话语含混不清。但是能人一紧张,那短半截的舌头却突然变得长了,自从被割掉半截舌头后就再没说出个囫囵话,却意外的在这天字句清晰了。黄姓人家老爷问,你说什么?怎么?梦姓人家当家的长子,那被人称能人的说,不敢,老爷,不敢。黄姓人家老爷立马叫了杜姓人家行刑官来。杜姓人家行刑官吓得不浅,赶紧将事情经过一五一十说了,黄姓人家老爷大怒,说,你懂规矩,怎么处置你赶紧办来!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