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忏悔


  图拉罕·托乎提(维吾尔族)

  刮了三天的沙尘暴,把整个县城笼罩在褐色的雾土之中。

  我的心情也像被雾土包围了一样,感觉非常难过。我走到窗前将窗帘稍微拉开一条缝往街上望去,看到街上人迹稀少,匆忙走过的几个人的脸色也像刚出土的木乃伊一样黯然,一点表情都没有,迎着雾土艰难地行走着。

  “不知又是谁激怒了真主,真是造孽呀!”

  躺在床上的奶奶又开始嘟哝了,她不停地在嘴里念叨着什么,好像是在祈求真主息怒,改变这种让人心发毛的气候症状。

  “奶奶,您说得很对,就是有人在作孽,激怒了真主,现在的人有了钱什么孽都敢造了。我前几天听到人们在谈论那个从我们村出来的暴发户,那个叫沙拉木卡乃伊的阿吉得了那个叫什么的怪病,而且传染给了他那可怜的老婆,她老婆原来就是知道得了这种病自杀的,听说这个病还传染给了……”

  “好了阿姨,少说两句吧,别再让奶奶伤心了,你怎么成了多嘴婆了。”我听到保姆又开始乱说自己在外面听来的小道消息,看到病榻上的奶奶又要激动起来了,我不耐烦地将了她一军,她也很抱歉地住了嘴。

  保姆叫阿依仙,是我为了照顾长期躺在病榻上的奶奶,从乡下请来的远房亲戚,她是一个四十多岁而且长得很壮实的中年村妇。因为不能生育,所以嫁了三次,最终还是这个原因被丈夫休了后成了寡妇。她永远是一个乐观的女人,我去乡下亲戚家在寻找合适的人选时,是她自己主动自荐找上门来的,她讲述自己的经历很简单,也很单纯,很幽默,而且打算后半生再也不嫁人了,她说这话时一点也没有伤心的痕迹。她听说奶奶长期以来躺在病床上,我请了几个保姆,都不到一个月就走的事,很坦然地说:“这样的病人只有亲戚才可以照顾好,外人不可信,你放心吧妹子,她也是我的姨奶奶,我又长得这么壮实,会好好照顾她的。”听到她淳朴的话,我很满意又激动地将她领回了家。说真的,她除了有点长舌之外,实在没有可挑剔的毛病,照顾奶奶,做饭洗衣全包了。尽管她比我年长几岁,但是对我非常尊重,在她面前,我好像感觉自己是一个什么官似的,好受宠。

  突然,门铃响起,保姆出去开门,叫了起来:“天哪,世界末日真的到了,说到谁,谁就到。”

  “斯拉木艾来库木,你们好。”我向来人望去,我也惊住了,来人正是刚才保姆说过的沙拉木阿吉,他以前那高大强壮潇洒的身影已不存在了,眼前是一个瘦小有点驼背,脸色蜡黄的小老头。我很茫然地请他进了客厅,并叫保姆倒茶。保姆仍在那里原地不动站着,眼神很不情愿地看着我。

  “好了阿姨,别站着,快给客人沏茶。”我又喊了一声。

  “谢谢,不用了,我在接受特殊治疗,不能随便饮水。”很显然,他在主动推辞。

  “那可不行,我们的习俗不能为此丢了,家里来客人一定得招待好,喝一点红枣水吧,对身体很有益,阿姨,来杯泡好的红枣水。”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