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三番的岁月


□ 赵光鸣


三番那时候没有想到参加械斗的事。事前连一点打架斗殴的迹象都没有。
就是有这样的迹象,三番也未必知道。他是马莲窝子的局夕队,是个不容易被人想起来的人。他家的独门独院在村子南边,距最近的王祥家至少也有半里地,他喜欢这个离群索居的独门独院,院子坐北朝南,出门就是大荒滩,荒滩上长着稀稀拉拉的红柳、梭梭、骆驼刺、芨芨草、马莲、芦苇、铃铛草、艾蒿等沙生植物,虽然稀疏,但是往远处看,这些植物却慢慢汹涌成了一片灰绿的海,天山的蓝紫色的山脉就亘在这片灰蒙蒙的海上。天气晴朗的时候,能清晰地看到天山的冰峰雪岭,像玻璃一样闪闪发光。三番喜欢门前屋后的荒滩,烧柴方便,不像他的定西老家,连秸秆都得省着用。再有,荒滩上的五更鹚、百灵、阳雀子叫得非常悦耳,只要来一场雨,等到放晴,四周围准能挖到大芸和锁阳,还能捡到阿魏菇,这可都是些好东西,拿到镇子或县城去,是可以立马兑换成钞票的。
三番这天没有到地里去,他的婆姨程养花也没下地去。三番知道她不舒服,他昨夜里想和她亲热一下,女人拒绝了,还让他看了一下她的骑马布,果然见红了,他就只好作罢。听到娘又在西屋里呻唤,他就过去给娘揉了一阵关节。他把七十多岁的老娘从老家接了来,给自己接来了个累赘,三年了,老婆子一到晚上,浑身的关节都喊疼,边呻唤边埋怨三番不该把她接到马莲窝子来,定西的穷山恶水再不好,也只是让人肚子吃不饱,没有让人挥身刮骨扯筋地疼。这个塬上的老太婆一点都不喜欢马莲窝子这地方,人被儿子接来了,心还留在几千里地外的黄土大塬上,时时刻刻怀念着生养她的那远天远地。夜里呻唤累了,白天就像猫一样圪蹴在墙根予下晒太阳,枯井一样的眼睛总是朝着东方。她在马莲窝子生活了三年,墙根下圪蹴了三年,跟谁也不说话,跟儿媳、跟孙子没话,甚至懒得跟三番说话,她就像个散了架的活尸,手上没有力气,腿上没有力气,连笑一下的力气都没有。
现在,老太婆就这么在门口旁边的墙根下圪蹴着,袖着两只枯瘦老手,浑身灰扑扑的,好像睡着了的样子,稀疏的灰白头发就像一丛衰草;两只鸡在她脚下扇翅膀,扇得尘土乱飞,其中的一只还朝她射了一泡糖稀一样的稀屎,老人家完全是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这时候孙子芒种风风火火回来了,双手捧着几只野鸽子蛋,让奶奶看,说是放学路上在芨芨滩杂树窝子里摸的,老太婆略略动了一下,好像想笑一笑,却没有笑出来。芒种就有些扫兴,朝着牲畜圈奔过来,有些取悦于他爹的意思,往干打垒院墙上伸出脑袋,大声说,“爹,三舅四舅他们要打架哩!跟老祁家的打,三舅到处唤人哩!”
三番正在起圈里的积粪,他把牛马,还有一头驴、七只羊统统圈在一起,在干打垒院墙上留一个洞,粪积多了,他就从这个洞口把积粪往外面掏,现在掏出的粪在院墙外面已经堆得像座小山,空气里蒸腾着陈年黑粪呛人的气味。他干这活儿干得很起劲,连屁股槽子都在淌着汗。他听见了芒种朝他说话,但他装作没听见。芒种就又喊了一声爹,讨好地说三舅四舅要跟老祁家打架的事。这消息很是爆炸,但他就是不想让唤他爹的这半大小子的词好献媚得逞。就故意不说话。他不想看芒种的尿眉眼,越来越不想看。他觉得芒种的尿眉眼越来越像一‘个人。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十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十月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