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风里风景(散文,外二篇)


□ 崔俊颖

  文 崔俊颖

  曾经在一个有风的午后走进山林。

  发丝飘扬,裙裾飘扬,心绪也飘飘扬扬。

  鸟儿在头顶欢快地鸣唱,风追着鸟儿,绕着树跑,绕着我们跑,所过之处,留下一路喑哑的旋律,仿若欲与鸟儿唱和,却又难离流浪的伤感,那乐音似在告诉山林:我的夙愿在远方啊,我不能停歇,不能停歇……而就连林中的枝叶都在挽留它:就在这里吧,看我们舞蹈,听鸟声啁啾,莫去远方,莫去远方!

  而风终究还是离山林而去了,带着它流浪的伤感,还有它远方的夙愿。

  空寂的林间,消失了音乐,消失了舞蹈,也消失了想象与灵性,只剩下来看风景的我们与树木站立无言——

  风里才有风景啊!

  风里才有飞鸟翩跹,风里才有花香阵阵,风里才有树影婆娑,风里才有天籁和弦……

  而哪怕是风大至狂时的涛起云集、飞沙走石、电闪雷鸣、暴雨如倾,那也该是大自然舞台上演的壮阔啊!

  风与花与云与月,总是传达出娴美与安谧;风与霜与雨与沙,又总是渲染着悲壮与动荡——风里寻得见各样的人生!

  无论是细雨江南般婉约的“独立小楼风满袖”,还是莽莽中原般沉雄的“大风起兮云风扬”,风在它流浪的行程里,带给大地多少说不尽的景致,又直抵多少颗逆境中流浪的心灵与之相互撞击荡涤唱和千年!

  且听,羁旅异乡,“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晚境凄凉里,“三杯两盏淡酒,怎敌它晚来风急!”游子在外,“春风又绿江南岸,明月何时照我还?”亡国之痛中,“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喜怒哀乐、悲欢离合在风里不停地翻转,世间便有美丽的故事久远流传。人的一生不会永远是小桥流水,真的景致在风里。而迷旅中人,不只是风中的慨叹,更是风里的抗争。如果你的心甘愿随风漂泊,无论周遭鸟语花香的和婉,还是狂飙巨澜的豪迈,那么在浩瀚的长天里,你总会体验得到真正的人生。

  置身此刻宁静的山林,我的心境仍如鸟儿般在随风飞舞。我看见了远方有流云,有飞花,还有海燕,有苍鹰。当然也有风。

  柳色年年

  在重重山岭的背后,有一个偏僻的小村,外婆家就住在这里。因了这一脉相承的因缘,我也理所当然地把它看成是我的故乡。在妈妈的印象里,故乡永远是低矮的土坯房,高高的大柴垛,就是没有树,没有“小雨纤纤风细细,万家杨柳青烟里”这样让人感觉诗意存在的景象——那本是一个没有诗意的年代。

  而故乡之存于我记忆中的,却只是树。

  那是村头一片与我们一起长大的柳林。小时候常去外婆家,春天的柳笛,夏日的飞絮,风中的鸟歌,雪里的雀跃,它还只是一片柳毛甸子时就已是我们的乐园。后来,柳树毛子一年年长大长高也更多更密时,柳林便很深了。柳林很美。晨霭里染柳烟浓,夕阳下柳翠摇金。当有风相拥,一片浓浓的碧色就悠悠地荡漾开来,几若化进了青天;细柔的柳条就与风热情地舞蹈着,探戈,或者桑巴。风与树在一起时总是柳林最快活的时刻,而这一刻,便也是我眼中关于故乡的最美风景。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