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风里风景(散文,外二篇)


□ 崔俊颖

  文 崔俊颖

  曾经在一个有风的午后走进山林。

  发丝飘扬,裙裾飘扬,心绪也飘飘扬扬。

  鸟儿在头顶欢快地鸣唱,风追着鸟儿,绕着树跑,绕着我们跑,所过之处,留下一路喑哑的旋律,仿若欲与鸟儿唱和,却又难离流浪的伤感,那乐音似在告诉山林:我的夙愿在远方啊,我不能停歇,不能停歇……而就连林中的枝叶都在挽留它:就在这里吧,看我们舞蹈,听鸟声啁啾,莫去远方,莫去远方!

  而风终究还是离山林而去了,带着它流浪的伤感,还有它远方的夙愿。

  空寂的林间,消失了音乐,消失了舞蹈,也消失了想象与灵性,只剩下来看风景的我们与树木站立无言——

  风里才有风景啊!

  风里才有飞鸟翩跹,风里才有花香阵阵,风里才有树影婆娑,风里才有天籁和弦……

  而哪怕是风大至狂时的涛起云集、飞沙走石、电闪雷鸣、暴雨如倾,那也该是大自然舞台上演的壮阔啊!

  风与花与云与月,总是传达出娴美与安谧;风与霜与雨与沙,又总是渲染着悲壮与动荡——风里寻得见各样的人生!

  无论是细雨江南般婉约的“独立小楼风满袖”,还是莽莽中原般沉雄的“大风起兮云风扬”,风在它流浪的行程里,带给大地多少说不尽的景致,又直抵多少颗逆境中流浪的心灵与之相互撞击荡涤唱和千年!

  且听,羁旅异乡,“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晚境凄凉里,“三杯两盏淡酒,怎敌它晚来风急!”游子在外,“春风又绿江南岸,明月何时照我还?”亡国之痛中,“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喜怒哀乐、悲欢离合在风里不停地翻转,世间便有美丽的故事久远流传。人的一生不会永远是小桥流水,真的景致在风里。而迷旅中人,不只是风中的慨叹,更是风里的抗争。如果你的心甘愿随风漂泊,无论周遭鸟语花香的和婉,还是狂飙巨澜的豪迈,那么在浩瀚的长天里,你总会体验得到真正的人生。

  置身此刻宁静的山林,我的心境仍如鸟儿般在随风飞舞。我看见了远方有流云,有飞花,还有海燕,有苍鹰。当然也有风。

  柳色年年

  在重重山岭的背后,有一个偏僻的小村,外婆家就住在这里。因了这一脉相承的因缘,我也理所当然地把它看成是我的故乡。在妈妈的印象里,故乡永远是低矮的土坯房,高高的大柴垛,就是没有树,没有“小雨纤纤风细细,万家杨柳青烟里”这样让人感觉诗意存在的景象——那本是一个没有诗意的年代。

  而故乡之存于我记忆中的,却只是树。

  那是村头一片与我们一起长大的柳林。小时候常去外婆家,春天的柳笛,夏日的飞絮,风中的鸟歌,雪里的雀跃,它还只是一片柳毛甸子时就已是我们的乐园。后来,柳树毛子一年年长大长高也更多更密时,柳林便很深了。柳林很美。晨霭里染柳烟浓,夕阳下柳翠摇金。当有风相拥,一片浓浓的碧色就悠悠地荡漾开来,几若化进了青天;细柔的柳条就与风热情地舞蹈着,探戈,或者桑巴。风与树在一起时总是柳林最快活的时刻,而这一刻,便也是我眼中关于故乡的最美风景。

  是当年的一群知青栽下了这片柳。他们在每天的劳动之余,从村东边的大山里挖来柳树毛子,一棵棵栽到村西的这片空地上。没有人知道他们为什么要在这里栽下这么多的柳树。也许他们觉得一个村庄缺少了树的掩映就不像一个完整的村庄吧,也许他们尝过了太多的离情别绪觉着村头该像古时一样有一片柳就可以任人折柳相送聊表情意吧,也许什么原因也没有,他们只为打发夕阳下的空闲时光吧,总之,村子西边就有了很大一片柳毛甸子。

  可是,村头的柳苗还未及长成林时,知青们就已陆续离开了小村。不知当年他们当中最早和最后一个离开的人在走过村头时,可否有人会为他或她吹一曲哀婉的《折杨柳》?

  他们走后不久,村里就有人叹息,要不是这些学生瞎折腾,这片地兴许还能种点地瓜哩。其实,这片地从没有人种过什么,而除了极易成活的柳,以这里的瘠薄,即便种了地瓜,结出来的没准也就是花生那么大。贫苦总是让人首先想到果腹之虞。

  于是,曾有一段时间,渐渐长大的柳树总是难逃厄运。每到冬天就有砍柴的人折断枯枝、砍去桠杈,甚至将它们拦腰截断。只是顽强的它们总是在等待春天的降临,春风一来,它们就又藏了疤痕,挥起纤细的手臂,轻拂小村不醒的梦……

  多年后,这些柳树尽管饱受折磨,枝干粗短而盘曲,但它们终于成了很大的一片林,而且在风里别有一番坚韧的娇柔。

  今年春天,柳色格外新,我也又有机会重回故里,而最让我盼望的,总是那片柳树林…

  车从乡道驶下,未见村庄,就已先见了那片林。远远望去,柳阴堆烟,帘幕无重。如一块温润的碧玉从天而落,还浸透着阳光的色彩。几年不见,愈加丰茂的林子好像有了变化。是什么变了呢?进得村中才知,因着这片柳树资源,村里早已发展起了柳编工艺。即使是留下这片柳林的知青们也不会想到,今天这万缕柔丝经一双双巧手的抚弄,早已变成了一个个精美异常的大小花篮走进了大雅之堂,甚至漂洋过海。谁又能说香港回归这样的世纪庆典上就不会有来自家乡的柳编花篮呢?当年被村民们认为不如种地瓜的柳林,今天却给小村带来了莫大的声誉和收益。于是再也听不到从前曾有过的叹息了,再也看不到柳林寂寞地独立于村边的晚风中了。如此碧柳,真的已走进了村人的生活并且直人人心。夕阳下,柳林静候着牧羊人赶着白云般的羊群从林间飘回;黄昏正盼着月上柳梢,那是林间佳人有约;“为报行人休尽折,半留相送半迎归”,不管当年的知青们是否为此而植柳,今日村头的柳枝下可是已不知上演过多少幕送送迎迎的悲喜剧。那些知青们也许无法想象,今日这因柳而饱含诗意的村庄就是当年他们曾试图改变而未果的穷乡僻壤,但村里的人们早已明白,他们留下的,又何止是一片柳树林?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2012年第06期  
更多关于“风里风景(散文,外二篇)”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