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因为自信


□ 李 锐

  看完成一兄的长篇小说《茶道青红》之后,在被吸引、被打动、被感染的同时,不由得想起一件身边的事情。
  最近,太原人有个热门的话题,就是“动车组”,动车组一开,太原到北京的行车时间从八个小时骤减到三个小时。大家在赞叹现代科技的效率和速度的同时,不免也为乘坐了多年的长途大巴惋惜。谁都知道,动车组开动之时,就是长途大巴停业之日。就像当年汽车代替了马车,拖拉机代替了老黄牛一样,新的不来旧的不去,事物的消长就这样自然而然无动于衷地在我们面前发生。许多年之后,如果有人秉笔书写山西运输史,动车组的开通,当在必然的记录之中。在被称为历史的事物中,消亡的东西,淘汰的事情,总是人们首先遗忘的对象。关于辚辚的马车和悠远的牛铃,关于乘坐大巴去北京的种种旅途见闻,也同样会很快被人们忘记,描述这种情形有个专用的词汇——湮没。面对这样的湮没和巨变还有一个词——沧桑。
  上个世纪初,1903年,贯穿中国东北的东清铁路(也称中东铁路)全线运营,紧接着1904年西伯利亚大铁路全线贯通,中俄两国间的陆路贸易即刻改观。原来依靠帆船、驼队北上运输茶业、药材、丝绸的贸易,当下彻底改变。一两百年间,奔波于万里茶道上创造了辉煌业绩的山西茶商们,也随之从人们的视线里消失,被历史所湮没。在世界文明史上,最早让他人了解、知道中国的,不是三皇五帝,也不是孔子、老子,而是三样最实用的产品:瓷器、丝绸和茶叶。至今中国和瓷器在英文书写中还是同一个单词:CHINA。而喝茶已经成为许多欧洲人不可更改的日常习惯。可是如今端着精美的瓷器在温馨的客厅里怡然饮茶的男女们,恐怕很难知道“西伯利亚的汉堡”“沙漠中的威尼斯”是什么意思,更遑论恰克图买卖城中的“晋省人”都曾经做过什么,都有过怎样的创业经历和喜怒哀乐。不知为什么。对于经通西域连接欧亚的丝绸之路,和通过海路进行大宗交易的海上丝绸之路,广为人知;可山西商人历尽艰辛穿越草原、大漠北上恰克图,所开辟的这条万里茶道却很少被人提起。而当年,正是这条茶道为欧洲人提供了最上等的“陆路华茶”。
  所幸。湮没来临的时刻,也是小说登场的时刻。
  时隔八年,我们有幸在《白银谷》之后,又读到了成一的新作《茶道青红》。
  八年前,成一出版了他九十万字的长篇巨著《白银谷》,当时我曾写过一篇书评,在那篇文章里我反复提到《白银谷》“稳如泰山的自信和大气”。《白银谷》是一个转折点,是成一“天命之年”的变法之作。此前,成一的小说大都是以消解情节、心理铺陈、反复咏叹为特色的。成一在大家都还不怎么“先锋”的时候就早已经独自一人先锋起来,却又在文坛纷纷以各种“后主义”为标榜的时候,转而回到了写实的白话。平日里沉默寡言、深思熟虑的成一,做事也一向脚踏实地,用心专注。“经过这十五年小心、耐心的掘进和积累”之后,他才开始了自己的转折,开始了自己的“弃农从商”,而起因却只是一个非常朴素的想法:“想努力写一部好看的小说。”为了完成这个朴素的想法,“语言,也尽力做了‘净化’,借鉴旧白话,加现代口语,滤去‘欧化’痕迹。总之尽力使小说好读。”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