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丽江刻度(组诗)


□ 人狼格(纳西族)

  马 贼
  
  寒风把我从残墙角落里的梦中刺醒
  拍拍后背
  落下的尘土就是我能留下的一切
  
  仰天一曲情歌
  四野一阵惊鸟
  
  我是穷鬼有时连
  自己的影子都不愿跟在自己的身后
  但我什么也不要
  一生就是看准了那匹燃烧的黑马
  
  狂风把落叶吹聚在哪里
  今夜
  我就在哪里做窝
  
  那片含有剧毒的绿叶
  不愿枯去
  叶面上曾居住过霜雪的承诺
  我把它采来
  吞进空腹
  
  假如活着
  我就要在铜铃的喧嚣声里
  把燃烧的黑马盗走
  然后把马贼的传说
  留下给养马的人
  这是我倾其所有了
  假如死去
  我自己的躯体就会埋住自己的心
  回 去
  被爷爷种了一百年黑麦的大地
  今早天亮时
  也被昨夜的东巴经熔化为
  创世时的一团白雾
  爷爷说
  这个黑人自称的纳西人
  又黑了一层
  
  这个小小的族群
  一直在一朵花的创伤面上劳作
  并且在蜜蜂长出翅膀之前
  酿造出蜂蜡
  封住了自己远古的名字
  和羌笛的第八个音孔
  让羌笛无法吹奏钻心的俗气调
  让东巴的吟唱像黑色的旋风
  自己绕紧自己直冲天空
  甚至把躯体和尘埃一起
  举过乐神的头顶
  
  无所事事的玩鹰人
  在历史的棘丛里
  放鹰撵出一只三千年前的雪雉
  并对我说:
  双臂粘上羽毛就不要以为是飞鹰
  骑上凹背老马就不要以为是勇士
  我知道这是许多纳西歌谣的首句唱词
  
  我终于看见了
  在东巴神路上
  左边是古语右边是古歌
  连在天神的族谱
  供奉在一个黑色的石头里
  这个早晨
  爷爷让我把他扶上
  吃饱了蔓菁的白马
  他说他要回去了
  他已经射出了那支
  会从背后将自己射死的暗箭
   我知道作为苍天的子民
  一个真正的纳西勇士
  他只有在暗箭的追杀中
  才能回到天上
   一条恶狗
  云团一点一点地
  从故乡的顶空盖了过去
  雨滴落下来
  天上的凉意
  
  我贴在温饱生活的窗框上
  听到毒蛊在村庄里尖唱
  但不知道是谁的骨头就要变黑
  
  东巴在一间幽暗的老屋里
  用最古老的石卦
  占卜一些名字的枯干过程
  
  在无所事事的某些时光里
  我在村庄的背后
  干了许多没心没肺的缺德事
  我只是一个不算深爱故土的人
  现在我请求那些被我所负的人
  在一年中最漫长的这个冬至寒夜里
  把我拴在村头或村尾
  让我像一条恶狗
  守一夜故乡
  起一个叫做“春天”的名字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