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不再做“特立独行的一小撮”


  杨敏(化名)口述,南方周末记者 潘晓凌 采访整理

  2006年从人大新闻系研究生毕业后,在导师的推荐下,我进了北京一家事业单位。老师们很多在国外做过访问学者,但在学生找工作问题上,却更支持我们找体制内的工作。

  不进体制,就没有编制;没有编制,就没有北京市户口;没有北京市户口,孩子将来考北大清华怎么办?现在没北京户口,连房子都不让买了。

  国考肯定是参加了的,我们班90%的同学都报了,除了独立还特行的一小撮,“若为自由故,户口皆可抛”的那种。

  那几个进了发改委、人民日报和中粮的同学,最让人羡慕妒忌恨。而像南方报业集团的offer,坦白说,性价比实在不高,招人条件高,但工作地点不在北京,即使在北京,也不能解决北京市户口。

  在北京念过书的孩子,基本都想留在北京。谁让这座城市集中了全国各领域最优质的资源、财富、人才与机遇昵?

  虽然没考取公务员,但好歹在那家事业单位混到了北京户口。我的工作很清闲,闲得危机感越来越强烈地压来。

  我们单位后面是个菜市场,办公室的大叔大妈一下班就去买菜,虽然不会夸张到带菜上办公室择,但又有什么区别呢?看看周围同一批进单位的小年轻,北大的、清华的、复旦的,所有人每天都在重复着不念大学都能做的活……

  我当时感觉自己就在深潭里腐烂了,连一个泡都不会冒。

  随之而来的打击是听说单位要改制,这个再不济都可以心安理得混日子的“体制”也快要没了。

  作为一个“体制内”人,辞职的风险实在太大,和长期生活在温室中,一下子无法适应外面的台风同理。犹豫再三,男友说的一句话最终打动了我,“我们热爱婴儿是因为他们的未来是未知数”。

  当年坚决不考国考的一男同学收留了我,他就职于北京一家体制外杂志。原想着可以重新拾起新闻理想了,反正户口也解决了,哪知出差费用苛刻不算,工资还经常拖欠,稿费也少得离谱。

  雪上加霜的是,一位继续留在那家事业单位的前同事工作第二年就拿到了6万元年终奖,比我在这本破杂志一年的收入还多。

  半年后,我跳到了另一家市场化报纸,生活没规律,全国各地出差,接触的大多是些弱势群体。一次采访过程中我和基层的干部发生了冲突,换句话说就是因为他阻止我采访,我们扭打起来了。

  整天想去为别人伸张正义,其实我自己就是个弱势群体啊!工作奔波,还被人打;工作六年了也买不起房;因房东要涨租金被迫搬了几次家

  我在体制内时,我师姐当记者,她说,她去各部委采访,一眼望去长长走廊两侧都是门,推开任何一扇沉重的门,里面都有几个年轻人。体制啊,就是人肉金字塔啊,升一层就要挤掉好多人。

  从“体制内”出来前,我还喜欢去水木worklife版抱怨工作无聊,一下可以看到三十年后的自己什么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