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泉州本土化与全球化的经典磨合


□ 陈水德


当全球化的浪潮扑面而来时,泉州人仿佛又获得了某种最亲密的记忆。那是一千年前“涨海声中万国商”的繁盛情景,多让泉州人动情感慨!对于泉州人而言,恐怕再也难以寻回那份缺乏本土化观念的以泉州为中心的全球化的情怀。但现在,泉州人又的确非常渴望重新回到那个全球化的时代。在迅速发展的新时代里,泉州全球化的热情已重新燃起。在整个世界的全球化过程中,或许泉州少有再度格外显眼的机会,但这又有何妨?
本土化与全球化概念,对于泉州人来说,本无须感知其存在。历史上的泉州人并没有提炼此类概念的必要,他们在感性的状态中追求自适的生存方式。其实,泉州本土化的概念又岂有源头?“处溪谷之间,篁竹之中”的闽越族人能成为泉州本土化的主体吗?晋唐之后,不断南渡的汉人虽大规模地淹没了闽越原住民,但留寓泉州的所谓中州族人或“太原衍派”等,又岂是本土化的代表?事实上,本土化观念在泉州的历史上是十分淡化和模糊的。泉州本来就是一座移民城市,他们正是缺乏本土化观念,最终真正缺失固守本土价值的心态,以致当他们不自觉地卷入自身全球化的核心地位时,也依然心满意足地追逐着自己不设防的兴盛世界,而使缺乏本土化的本土人与并非全球化的外来人产生了完美自然的交融与磨合,并由此激发出无限的辉煌,形成了历史性的经典之作,迎来了“海上丝绸之路”的极度繁盛期。其时,九日山上举行隆重祈风典礼的泉州地方长官和市舶司官员,宋元鼎革之际而有幸执掌泉州大权的蒲寿庚,为护送蒙古阔阔真公主远嫁波斯而从泉州启航的意大利著名旅行家马可·波罗等,他们无论是本土人,还是域外人,无论是上流官宦,还是贩夫走卒,都在不自觉地共同营造着一个泉州全球化的氛围,在此氛围之中又有谁会以本土化自居而产生对外盲目排拒的鄙陋心态呢?在泉州,本土化观念本无根底,一个开放与容纳的时代,自然不会有自我观念的执迷固守。
然而,泉州本土化的观念最终形成了,此缘于泉州区域全球化的终结。于明清之际,泉州港口经济衰落,容纳于本土之中的那种全球化的盛大风光不再。随之,安逸于旧日全球化的那种惯性心态亦渐渐失落,失落的后果自然是本土化观念的增强,因为当无缘再与多色人种频繁交往时,自己似乎难以服输的自尊心便会油然而生,从自尊心走向本土化的观念形成,仅为一步之遥。在衰微后的时代里,为求生存,必然需要强化自身的意志,由此首先从本土化的历史满足中得到弥补。在这过程中,以往区域全球化的人种,却也实实在在地留寓于泉州,便也最终成了本土化的队伍。当然,这也不分是洋人,还是汉人。但“海滨邹鲁”的美誉,却也越发荣耀起来。因为此时此刻的本土化观念全都统归于民族主导意识的洪流之中,并有了十分牢靠的根基。于是,就有了明代泉州大儒李光缙站在清净寺墙头振臂一呼,发出那一通激情论调,那是十足的本土化观念的落实。然而,本土化的观念只能算是历史的无奈和追求生存的权宜之计,它无法承受泉州永久的希望和未来。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企业文化与管理》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