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多余


□ 宋晓杰


他们俩是怎么好上的,好像连他们自己都不一定能讲得清楚,总之,是在一次朋友聚会上,很多人那种,聚会的原因他们也记不大真切了。但是,他们俩都记住了那个细节———对聚会来说有点儿多余的细节,可是,这个细节对于他们来说,不仅不多余,而且太重要了。
说了半天,其实就是一点儿小事。
聚会是在一个大酒店当中一间幽暗的大厅里进行的,与精美的装修同时存在的还有潮湿、阴霉的气息。所有与年轻、与时尚、与生存状态相关的人物、情景全都一一就位,单单等待着预料之外却又是情理之中的情节展开。
酒酣耳已热,曲终人将尽。聚会己接近尾声。有人正在悄悄地退席。
他巧妙地绕过零乱的桌椅和满地空酒瓶,朝出口走去。他腋下夹着公文包,哼着流行小曲,脸有些潮红,看得出他的心情不错。
“喂,你的通讯录落在桌子上了。”他对着走在他前面袅袅婷婷女子说。
她转过身,看一眼他正指着的餐桌,又看一眼他,笑笑说,“那是多出来的,我这里还有。”她边说,边拍拍自己腕上的黑色手提包。
直到他们走出大酒店各奔东西,这是他们唯一的对话。
可是,都是俗人,谁能拒绝俗套呢?但是,他们的故事怎么俗的,或者是谁落进谁的圈套,就没有人能讲得清了。总之,在那不久之后,他们就互相清楚了对方的单位、家庭状况,以及与之相关的一系列数字。再之后,就是有礼貌的问候、适度的闲聊,秘密的约会,直到他把她带到“情人俱乐部”。
情人俱乐部多设在城郊,这样既浪漫,又“安全”。情人俱乐部应该是灰色的,也应该是紫色的,隐晦而神秘。
不知不觉,他们去“情人俱乐部”的次数越来越多了,他们也觉得相互之间像熟悉彼此的身体一样彼此熟知了。
有一天,他在临下车的时候忽然说,我们应该租个房子。
她明白他的意思,时间长了,这样的奔走是够疲惫的,也足够“危险”。他们都是有家室的人。
她说,有这个必要吗?你想得太远了。
他说,有必要,我是认真的。
她不能说自己不认真,但是,相对于婚姻这道正餐,他们的关系应该算作开胃的甜点,或者一点点辣椒,或者一点点山楂片,永远也端不上台面。但私下里吃过的人都知道,它们对增进食欲有一定的好处。
她说,等等吧。
他说,不能等了。
她忙追问,为什么?
他说,我离婚了。
与他交往那么久,当然能说明他的吸引力,但是,让她头疼的是他的说一不二,讲得好听点叫执著,讲得不好听叫固执。比如,他说一天要打给她三十个电话,如果有兴趣记一下,你会发现,电话不会是二十九个,也绝不会是三十一个;比如,他说要请她吃饭,即使她上天入地或找出什么堂皇的理由,终是逃不过他的追踪;再比如,他说午夜将在她家的楼下等候,看她如何熄灭卧室的灯。午夜,他果然就在空旷的楼下晃动,让躲在窗帘黑暗中的她不寒而栗。她拿他没办法。
那一天,她真正地不寒而栗了。
他曾说过,要租她家邻居的房子,等到她下班回家的时候,果然看见他正在邻居的房间里里外外地倒腾东西。
见她上楼,他放下正在搬动的东西,用袖子抹一把额上的汗,叉着腰说:您好,我是您的新邻居,请多关照!
她有些气愤,一股无名之火从胸中升腾。这个不可理喻的人!说他什么好呢?这不是存心找事吗?
她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并同样恶狠狠地摔上自家的房门。她摸着自己狂跳的心,觉得胆怯似乎比气愤来得还要强烈。她暗下决心,我要装作从来都不认识他。
她与丈夫的感情不坏,也并不很好。一对结婚十年的夫妻,再好又能好到哪里去呢?她用耐心和责任坚守着家庭这块土地,从没想到要去亲手拆掉这块土地四周的篱笆。但是,孤傲的心性又不能放任自己过一种庸常而寂寞的生活。所以,她希望丈夫最好永远在公司里忙,忙得忘记她的存在,忙得顾及不上她的细微变化。这样最好了。她为丈夫的每一次出差高兴,她高兴那份介于家庭和独身之间的特殊的生活。可是,现在的情形就不一样了,她害怕丈夫把她孤零零地留在家里,真心地害怕。
那天下班后,家里的电脑出了问题,丈夫抱着主机准备去修理部,恰好在走廊里遇上他。他说我搞过电脑,我看看问题大不大,去修理部花钱费事不说,修不好还修不坏吗?丈夫是个爱联系人的人,他说好吧,好吧。他们就又抱着电脑回来了。她看见丈夫没走出去,又把他拐回来,心中不悦,却只能面带笑容。
这是咱的新邻居。这是我媳妇儿。
我们认识。他笑嘻嘻地来一句。
她的心里一惊,不知道他又要冒出什么出格的话。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