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北大荒”酒催诗忙


□ 聂鑫森

  屈指算来,我不觉六十有四。自少及老,有两件事是我最喜欢的,一是作文写诗,于是忝列作家、诗人的队伍中;二是饮酒,自谓是古语中所界定的“酒人”。二者最完美的结晶,是去年由金城出版社出版的拙著《杯光酒韵一中国酒文化探秘》,为一本散文随笔式的文史专著。封底印上了我自作的一首七律:“煮文嚼画此生缘,杯盏相随未许闲。痛饮几曾留醉态,微醺多是仿先贤。品勘野史倾陈酿,考探宴风拜谪仙。元日忽惊颓两鬓,且浮大白染酡颜。”

  酒类中,我最喜欢的是白酒;白酒中的各种名品,我大多品尝过。此中的“北大荒”酒,结缘虽迟,却极为赞赏。翻一翻我的日记、诗词习作本,吟咏此酒的诗就有数首,每一首都与难忘的旧事相系,酒香飘袅其间,不饮自醉。

  2003年冬,应《章回小说》之邀,我与一群文友,从各地来到哈尔滨,前来采风和参加《章回小说精选本》的签名售书活动。我来自湖南株洲,老友中有北京的野莽和石钟山,沈阳的孙春平,郑州的孙方友等,哈尔滨的阿成、孙少山也闻讯前来聚会,此乐何及!

  正是此次来访,我欣然结识了“北大荒”酒。因每次公宴和私宴上,白酒类总是此酒响亮登场。“北大荒”这三个字,在中国早已闻名遐迩,因为它与当年数十万转业官兵及内地支边青年,一部战天斗地的英雄乐章息息相关,并升华出令人敬佩的“北大仓”美称。我每宴必喝“北大荒”酒,入口有劲道,夹带一股雄豪直率之气,正如东北人的性格;痛痛快快下喉后,热力直抵五脏六腑;接着,周身便暖烘烘的,血液也似乎奔跑有声,真是好酒呵。久居江南,风景也柔媚,思维也纤弱,这酒顿使人心雄万夫、豪情倍增,便口占七绝一首:“好饮早闻‘北大荒’,冰城寒冽意飞扬。江南久住诗思弱,胸胆开张且尽觞。”

  主人安排我们去“威虎山滑雪场”滑冰,山如银塑,树似玉雕,气温在零下二十多度。蹬滑雪板,对于我们来说,真是“大姑娘上轿——第一回”。在教练的指导下,我们滑得开心,但也摔得痛心,哎哟声和欢笑声此起彼伏。刊物负责人李凤臣说:“别怕痛,等会儿一喝‘北大荒’酒,啥事也没有了。”

  午餐安排在一个开敝的木棚子下,烧烤的新鲜鹿肉是主菜,再斟大杯的“北大荒”酒,三杯下去,身暖心热,摔痛的感觉也迅速化解。我们一边喝酒、吃菜,一边大声谈文论道,美不胜收。我便有了《威虎山滑雪后野餐》一诗的构思:“雪满征衣雾幕开,滑冰摔倒又重来。野餐豪饮三杯酒,骨未痛伤情未衰。”

  几天的快乐告一段落,我们各返故里,登上了黄昏时由哈尔滨开往南方的列车。临行前,阿成知道我们都好酒,送了一瓶“茅台”和一些俄式红肠、面包,让我们在车上享用。一上车,年轻的乘警刘凤国便热情地为我们提行李和安排铺位。他说:“你们签名售书时,我在场,你们都签了名哩。你们的许多作品,我都读过。我是哈尔滨人,和阿成老师很熟。”

  不一会儿就到了晚餐时间,小刘说:“我做东请你们吃个晚饭,好吗?请随我到餐车去。”

  小刘太热情了,陌路相逢,素无交道呵,可拒绝又有违情理。孙春平说:“咱东北人就是这样。大家回去后,把自已写的书签上名寄给小刘,不就得了。”于是,我们都去了餐车。

  菜已摆满桌,还有两瓶“北大荒”酒。石钟山说:“小刘,我们先喝阿成送的酒,再喝你的酒,好吗?”野莽说:“这符合旧雨新知的况味。”小刘说:“好。我不能陪你们喝酒,在车上就等于上班,请原谅。”

  “茅台”很快就喝完了,接着喝“北大荒”。我们边喝边聊,小刘也间杂着问些文学上的事儿,真是酒醇文香。

  晚上九点来钟,车停沈阳,孙春平挥挥手,揖别而去。于是,小刘引我们回卧车厢休息。

  第二天清早,到了北京,野莽和石钟山又走了,只剩下我和孙方友。小刘处理完公事,来车厢和我们谈文学,我们很佩服他的博览和好记性。他说他订了好几种文学期刊,还有不少文学方面的藏书。他还特意带来一瓶“北大荒”酒,备了两个杯子。因我与方友昨夜的酒意未消,故暂时不喝。

  午前,孙方友在郑州下了车。我刚草草吃过午饭,小刘又来了,问我可要午睡?我说没这个习惯。他很高兴,忙给我斟上酒。这趟车晚上十点才抵达长沙,然后我再转车去株洲。小刘算了算,说这趟车停靠长沙时,正好有一趟去株洲的车将开,中间的时间差有十来分钟,届时他把我送过去。这一天,我除用晚餐外,都由小刘陪着浅斟慢酌,文学的话题跟着列车一直向前飞奔。我对小刘说:“车上你无法与我共饮,将来有机会到株洲来,我在湘江边的‘玉楼东’酒家为你接风洗尘,我们喝个尽欢尽兴。”他说:“好!”

  回家后,当夜在日记里我即兴写了一首《列车上遇小友刘凤国》的诗:“归家千里有知音,雪色酒馨伴昼昏。公事囿君余独饮,何时共醉玉楼东?”

  在以后的岁月里,我又应邀访大庆,访沈阳、抚顺、宾东等地,宴席上的白酒,多是“北大荒”。我访赫图阿拉城时,主人桌陈满族“八大碗”,邀饮“北大荒”酒,我曾作七律为纪,最后两句是:“乘醉城头凭远眺,天高云淡草青青。”

  去年春,本地的中年作家刘云波,到东北访友归来。有一个晚上,满城灯火,窗外一钩新月。云波忽来我家叩访,并赠我一箱“北大荒”酒。我大笑,说:“宝剑赠壮士,好酒赠酒人,知我者刘君也。来,我们先喝酒,然后我要给你作画为谢。”

  喝酒时,我口占七绝《谢云波小友赠“北大荒”酒》:“知我钟情‘北大荒’,叩门携得酒盈箱。如钩凉月窗边语,欲与诸君醉一场。”

  呵,将进酒,杯莫停!

  责任编辑 付德芳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北大荒”酒催诗忙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