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瓦瓦


□ 段锡民(蒙古族) 阿依努尔·毛吾力提(哈萨克族)译

把最后一袋猪饲料扔进拖拉机后厢,他习惯地抹了一把满是灰尘的脸。这时听见有人喊:“任满堂。”

  可有几年没人直呼自己名字了,听起来怪怪的。在家媳妇叫他“哎”,出门大家喊他“任师傅”。他是只会瓦(读wà,做动词,即用青瓦、陶瓷瓦铺屋顶)屋顶的瓦匠,可大人小孩都客气地尊称他师傅,没人会大咧咧地喊他名字。

  他有些恼怒地转过身,可马上咧着大嘴笑了:喊他的是当年初中的同学徐燕子。

  “正想哪天去东洼子找你,嘿,碰上了。哪天得空,给我家新房子瓦瓦去呗。”徐燕子从提着的塑料袋里抓出几个“香水梨”递过来。

  “咋,房翻盖了,费一回事,咋不起栋小楼?你又不差钱。”满堂接过梨,在衣襟上蹭一下,张口就咬。

  “小楼是平顶,不都说尖顶换平顶是‘掐尖’,犯忌吗?”

  “你还信那个?瓦屋顶,行,等忙过这几天……”

  “哟,可借你王八盖子驮石灰了,咋,拿把?我不管你忙不忙,就明天!”

  “唉,你呀,那狗跳蚤脾气还没改,”满堂笑了,“我是真有事,这样吧,大后天吧,阴历十三,别的活儿我都撂下,先紧着你,行了吧?”

  满堂还真有事,拉着猪饲料回到家,他马上让媳妇宝香去请杀猪匠黄大下巴。

  “不年不节的,杀猪?”黄大下巴拎着杀猪刀、铁钩子和猪毛刮子进来,“想卖肉,可得找笪继业啊,我杀的不让上集市,定点屠宰嘛。”

  “让你杀你就杀呗,”满堂笑眯眯地递过一支烟,“别扯那些用不着的。”

  其实满堂宰猪是为送礼,当天晚上他把猪后鞧、整扇排骨、猪腿和猪尾巴分别装进两个编织袋,拎一拎足有七八十斤。媳妇宝香帮他装完,担心地说:“这么多,赵校长家的冰箱能搁下吗?”

  满堂“扑哧”一声乐了:“你呀,真是操心不怕老。”满堂给镇上初中管总务的赵校长送礼是看上了学校的老青瓦片,白天赶集就听说中学后排二十间旧瓦房要拆,他就动了心思。青瓦不怕老,说起来早先年的老瓦质量更好,处理一下比新瓦还强。他是专门瓦瓦的掌作师傅,这一趟川上下十六村新盖的瓦房都要请他瓦屋顶,有些懒惰的东家还会让他捎带买青瓦,所以那些看上去不起眼的旧瓦片在他眼里可是宝贝疙瘩。

  满堂趁着夜色把猪肉送进了赵校长家门,当然重点的还有用信封装着的一千元“小意思”。赵校长果然“给面”,答应只要一千元就把瓦片卖给他。

  从满堂的角度看,这二十间房顶的优质瓦片几乎是白送,经他手过一遭,折腾成几万块都是小菜一碟。笑眯眯地送走满堂的赵校长心里也美滋滋的:抛开自己实惠不说,仅从学校角度看,也合算,如果是工程队拆,瓦片都糟践了不算,处理垃圾也得花一笔钱。雇几个人往家拉旧瓦,忙活了两天才弄完。十三这天,太阳刚升起一竿子高,任满堂就开着拖拉机“突突”地来到徐燕子家门口。徐燕子扎撒着两只满是面粉的手迎出来:“哈哈,你来的可真是时候,我正和面呢。”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